都在写钟南山,我说说他的父亲钟世藩吧

都在写钟南山,我说说他的父亲钟世藩吧

拾遗物语

有其子,必有其父。

1

都在写钟南山,我说说他的父亲钟世藩吧

2003年,清明节,

钟南山站在钟世藩墓前,

双手紧握胸前:

“父亲,怎么办?我要说出真话吗?”

此时,“非典”正向全国蔓延。

中国疾病研究中心宣布:

“非典是衣原体造成的,

而不是病毒,

疫情会很快得到控制。”

但钟南山心里很清楚:

“元凶不是衣原体,而是病毒。”

钟南山站在钟世藩墓前,

“父亲,我要说出真相吗?”

2

都在写钟南山,我说说他的父亲钟世藩吧

▲ 钟世藩从协和毕业时与老师及同学合影

1901年,钟世藩出生于厦门。

未及9岁,父母便以双亡。

9岁那年,他被人带到上海,

给一户有钱人家做仆人。

寄人篱下的钟世藩,

一边给人家做工,

一边刻苦地学习,

终于考上北京协和医学院。

协和医学院由美国人创办,

实行严格的淘汰制,

钟世藩这一届,

考入协和的学生有40人,

但只有8人拿到了学位,

钟世藩就是其中之一。

1930年,钟世藩从协和毕业后,

又去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留学,

拿到了医学博士学位,

是当时中国绝少的医学博士之一。

3

都在写钟南山,我说说他的父亲钟世藩吧

抗战胜利之后,

钟世藩出任广州中央医院院长。

1949年全国解放前夕,

国民党中央卫生署高官,

一夜3次登门,

让钟世藩携带全家及医院现金,

连夜撤往台湾,

钟世藩没有答应:

“我是中国人,我留在这里。”

他不但人没去,

还把13万美元现金保存了下来。

广州解放后,

钟世藩将医院所有财物,

都上交了当时的军管会。

如今广东省人民医院档案室里,

还保存着一份已经发黄的档案——《1950年中央医院财产移交清册》。

在这本410页移交清册里,

从医疗仪器到药品,

从一本书到一分钱,

都写得清清楚楚。

4

都在写钟南山,我说说他的父亲钟世藩吧

▲ 钟南山的父亲和母亲

1953年,院系调整后,

钟世藩调任广州中山医学院儿科主任。

大家应该都知道,

儿科是医院最忙科室之一。

很多时候下班回家了,

钟世藩还得不到休息,

有些家长会带着孩子到钟世藩家看病,

钟世藩总是不厌其烦,

有时甚至还会上门出诊。

那时,年纪尚小的钟南山十分不解:

“爸爸,你没必要这样啊?”

钟世藩对钟南山说:

“所谓医者本分,就是治病救人。”

这句话,打小就刻在了钟南山心里。

5

都在写钟南山,我说说他的父亲钟世藩吧

在中山医学院任儿科主任期间,

钟世藩有两个习惯。

第一个习惯:抽查病历。

谁写的病历不规范不整洁,

就会遭到他的严厉批评。

当时,钟世藩有一句名言:

“病历是写给病人看的,

人家都看不懂,你写来干嘛呢?

病历是一个医生的名片,

也是一个医院的名片。

从一个医生所写的病历,

就大致可以看出他的医学水平,

看一个医院的质量,

也要先看它的病历。

病历能反映一位临床医生的临床思维和学识水平,

这是临床医生基本功之一。”

都在写钟南山,我说说他的父亲钟世藩吧

▲钟世藩书写的病历

第二个习惯:喜欢查房。

中山医学院的儿科医生,

最怕钟世藩查病房,

因为钟主任查房时,

要求医生把病历和检查报告先交上,

医生必须脱稿作报告。

如果作报告时结结巴巴或言不及义,

钟世藩立马就会中断查房,

然后掉头而去。

所以,没有一个医生敢粗心大意。

6

都在写钟南山,我说说他的父亲钟世藩吧

钟世藩是中山医院的一级教授。

现在中山一院的老教授,

很多都是他的学生。

“中山一院老教授开的处方里,

低于10元的有8万多张。

他们看病有一个习惯,

能够吃药就不要打针,

能够打针就不要输液,

能够用便宜药就不要用贵药。”

这样的看病习惯,

来自于钟世藩的教导。

有学生曾问:“老师,什么是医德?”

钟世藩回答:“用药简单有效价廉安全,就是医德。”

7

都在写钟南山,我说说他的父亲钟世藩吧

▲钟世藩夫妇和钟南山兄妹

1950年代,中国很穷,

科研条件非常有限,

科研资金非常稀缺,

为了研究乙型脑炎病毒,

钟世藩省吃俭用,

用省下的钱买回三四百只小白鼠,

在家里建起了实验室。

当时有个笑话,如果有人问:

“钟世藩的家在什么地方?”

马上就有人答:

“你闻到什么地方老鼠味浓,那就是他家。”

这个小白鼠实验室,

给钟世藩带来了两大收获:

●首创了用胎鼠作为分离病毒的工具。

●让儿子钟南山喜欢上了医学研究。

钟南山天天帮父亲喂老鼠,

在父亲的熏染下,

他慢慢喜欢上了医学,

并把当医生作为自己的人生理想。

8

都在写钟南山,我说说他的父亲钟世藩吧

小时候,钟南山很淘气。

妈妈给他钱,

让他交学校伙食费,

他竟然把这个钱截胡了,

偷偷藏起来买零食和玩具。

终于有一天,事情露馅了,

钟南山暗叫“完了完了”,

“我当时以为大难临头了,

父亲一定会把我痛打一顿。”

结果钟世藩根本没有动手,

他把钟南山叫到跟前,只是说:

“做人,最重要的是诚实。

南山,你自己想一想,

你这么做是不是诚实?”

这样的质问,

比打钟南山一顿让他感受更深。

“这感觉比他打我一顿,

对我刺激更大,

父亲这句话,让我明白了,

人生在世,诚实比机灵重要。”

9

都在写钟南山,我说说他的父亲钟世藩吧

1955年,19岁的钟南山,

以优异成绩考上北京医学院。

在北京医学院念书期间,

钟南山体育成绩好到爆。

1958年,第一届全运会,

钟南山以54.4秒的成绩,

打破了男子400米跨栏全国纪录,

不仅如此,

他还夺得了男子十项全能亚军。

全运会结束后,北京体委找到他,

“你来我们这里做职业运动员吧!”

搞体育当明星很风光,

钟南山有点动心了,

回家征求父亲意见:“爸,你觉得怎么样?”

钟世藩回答了这样一句话:

“钟家优良传统有两个,

第一就是要永远有执着的追求,

第二办事要严谨要实在。”

听完这句话,钟南山脸就红了,

放弃了成为职业运动员的机会。

10

都在写钟南山,我说说他的父亲钟世藩吧

1960年,大学毕业后的钟南山,

正准备大展拳脚时,“运动”来了。

由于父亲在美国留过学,

还做过国民政府医院的院长,

所以成了“走资派”“反动学术权威”。

钟南山受牵连,

被下放去做校报编辑、做锅炉工……

这一做就是11年。

1971年,钟南山终于回到了广州。

钟南山回到广州后,

一度有点灰心丧气。

一向沉默寡言的钟世藩,

有一天突然问钟南山:

“南山,你今年几岁了?”

钟南山答:“35岁。”

钟世藩叹了口气:“喔,都35了,真可怕。”

这句话改变了钟南山的命运。

那天晚上,钟南山失眠了,

他知道父亲这句话的意思,

“都35了,还一事无成。”

那天夜里,钟南山暗下决心,

“我一定要把失去的时间找回来。”

11

都在写钟南山,我说说他的父亲钟世藩吧

离开医学11年,

要从头开始实在是太难了。

在广州四院上班的钟南山,

第一次出诊就出现了误诊,

将一名胃出血病人误诊为“结核性咳血”,

成了医院的大笑话。

但在父亲的鼓励下,

钟南山没有气馁,

他每天最早去最晚下班,

在一年时间里,

写下了四大本医疗工作笔记,

体重掉了12公斤,

很快就胜任了临床工作。

在“追回时间”的钻研中,

父亲的一句话奠定了钟南山的治学态度。

有一次,他跟父亲一起出诊,

遇到一个尿血的孩子,

钟南山说:“这应该是结核。”

钟世藩听了,很严肃地反问:

“你怎么知道他是结核?

尿血可能是结核,

也可能是膀胱炎,

还可能是其他炎症,

你凭什么说他是结核?”

一句话就把钟南山问得哑口无言。

接着,钟世藩说了一句让钟南山永生难忘的话:

“医者人命,没有十足的证据,不可轻下判断。”

这句话,从此成了钟南山的座右铭。

12

都在写钟南山,我说说他的父亲钟世藩吧

1970年代,中国流行慢性支气管炎。

当时全国搞了一个普查,

结果显示3.82%的中国人患有慢支炎。

周总理发出号召:“开展群防群治。”

但当时的医生都不想参与,

为什么?

“治咳不治喘,治喘不露脸。”

没有医院能真正治好慢支炎,

去做这个工作做不出成绩。

医生们都不愿去,

组织就找到钟南山。

钟南山开始也有点不愿意,

他回家征求父亲的意见。

钟世藩说:“捡难的事做未必是坏事。”

于是钟南山就去了慢支炎防治小组。

在五年研究中,他与侯恕合作,

写下了论文《中西医结合分型诊断和治疗慢性气管炎》。

1978年,第一届全国科学大会上,

这篇论文获得全国科学大会成果一等奖。

钟南山名声大振。

1979年,钟南山获得了去英国爱丁堡大学留学的机会,

这是改革开放后,

最早被国家派出去深造的留学人员。

钟南山从这里起航,

一步一步地成了中国顶尖呼吸内科专家。

选择难走的那条路,成就了钟南山。

13

都在写钟南山,我说说他的父亲钟世藩吧

1970年代,广州市图书馆,

多了一位白发老人,

他每天最早到,最晚离开,

这个人就是钟世藩。

“被退休”的他,

天天在这里查资料、做笔记。

钟世藩想干嘛?

“中国广大基层医院很难用到先进仪器,

儿科门诊还停留在很原始的症状、体征问诊上,

所以我想写个册子,

把这辈子积攒的经验留下来,

给大家提供一些参考。”

当时,钟世藩的视力已经不行了,

他两眼有复视,看东西重影,

所以只能用手捂着一只眼睛写,

累了就再换另一只。

后来视力实在不行了,

他就把整个脸贴在桌面上。

都在写钟南山,我说说他的父亲钟世藩吧

钟南山见父亲如此,非常心疼,

“爸,你不要写了吧!”

钟世藩有点生气,回答说:

“不写了干什么?等死吗?”

然后,他对钟南山说了一句:

“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

如果能留点什么东西,

那他才算没有白活。”

已经不惑之年的钟南山听到这句话,

浑身一震,

从此,这句话也成了他的追求。

14

都在写钟南山,我说说他的父亲钟世藩吧

耗时四年,

钟世藩终于完成了《儿科疾病鉴别诊断》。

钟南山看完父亲的序言后建议:

“在序言中加上一句语录吧!”

钟世藩坚决不加:

“这是医学著作,不是政治宣传。”

“有时候需要讲点政治。”

“对医生而言,做好本职工作就是最大的政治。”

这本书出版后,很快售罄,

之后再版了5次。

钟世藩也拿到了1500元稿费,

他把稿费分成两份,

一份1000元,一份500元,

多的这一份,

他给了帮他抄写手稿的人。

15

都在写钟南山,我说说他的父亲钟世藩吧

1987年,

钟世藩的生命走到了尽头。

临终前两天,

他还在跟儿子探讨磁场是否对病毒毒性有作用。

临终前,他留给儿子的最后一句话是:

“千万不要开追悼会,

不要浪费别人的时间。”

16

都在写钟南山,我说说他的父亲钟世藩吧

▲家风才是最大的不动产

2003年,清明节,

钟南山站在钟世藩墓前,

“父亲,我要说出真相吗?”

钟南山知道,

如果换作是父亲,

他一定会说出真相。

“真药救人,真话救世。

真话和真药一样重要。”

真药加上真话,中国才能度过这一劫。

2003年4月10日,

在中外记者云集的新闻发布会上,

钟南山选择了说出真话:

“什么叫现在已经控制?

根本就没有控制!”

原创文章,作者:霜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5seo.com/97ceb1021f.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