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鸽了六次,欧盟上个火星怎么这么难?

十年鸽了六次,欧盟上个火星怎么这么难?最近欧洲航空局( ESA )又了他们的火星探测器发射计划。

这已经 ESA 第六次推迟了这个名为 ExoMars 的火星探测任务,从 2009 年项目立项的 10 多年以来,面临了很多莫名其妙的问题。

十年鸽了六次,欧盟上个火星怎么这么难?

至于原因嘛,更是五花八样,不是出现了技术层面无法解决的棘手问题,就是堆料堆着堆着把自己搞了

好不容易在 2016 年把火箭发上去了,着陆火星的时候又出现了程序故障,降落伞没开好,直接和火星表面来了一个无缓震的亲密接触。

十年鸽了六次,欧盟上个火星怎么这么难?

十年鸽了六次,欧盟上个火星怎么这么难?最终探测器失去联络,出师未捷身先死。

本来今年按时发射是没啥问题了, 恰巧碰到新冠肺炎爆发,就又把项目进度又推迟了两年。

十年鸽了六次,欧盟上个火星怎么这么难?

也不是他们捞( 偷懒 ),本身发射火箭到火星这个事儿就很挑时间,众所周知啊,地球绕太阳一圈是一年 365 天,而火星绕太阳一圈就要 687 天,接近地球上的两年。

这就意味着,如果想要在最短的距离把火箭发射到火星上,就必须卡准两年一次的最佳轨道,错过了就只好再等两年。

十年鸽了六次,欧盟上个火星怎么这么难?

十年鸽了六次,欧盟上个火星怎么这么难?而今年正好是这么个发射年,除了 ESA 之外,包括了阿联酋、中国、俄罗斯、美国等都有探测火星的发射计划。

十年鸽了六次,欧盟上个火星怎么这么难?

这就让 ESA 的处境显得有些尴尬,他们的计划不但开始的早,进度还贼慢,十年时间几乎全花在火箭和探测器的升级上,没有获得什么实质的科研成果( 包括火星的土壤、气候分析等 )。

十年鸽了六次,欧盟上个火星怎么这么难?

执着于优化火星探测小车车的 ESA 只能重新制定了新计划,延迟发射。

十年鸽了六次,欧盟上个火星怎么这么难?

倒也不是钱的事儿,ESA 的科研经费仅次于 NASA( 美国航空航天局 ) 排名世界第二,是我们国家的三倍,然而在一些关键的技术节点上还是要依靠 NASA 或俄罗斯航天局的技术。

十年鸽了六次,欧盟上个火星怎么这么难?

名义上说是技术共享,但面对实力更强大的 NASA,欧空局往往扮演了一个打工仔的角色,大多数情况下,欧空局要提供人力、技术、设计,帮 NASA 他们的项目,而在科研结果的公布上通常没他们什么事儿。

NASA 和 ESA 提出的中转空间站概念。▼

十年鸽了六次,欧盟上个火星怎么这么难?

十年鸽了六次,欧盟上个火星怎么这么难?给老大哥出出风头嘛,应该的。

帮别人做了那么许多,自家 ExoMars 项目还依然在怎么保证发射成功率的阶段, “ 好奇号 ” 都已经完成了自身设计寿命的两个工作周期了( 在火星工作了 5 年以上 ),您这边还在地球上调试探测器。

十年鸽了六次,欧盟上个火星怎么这么难?

但凡能上点心,都不会有这样的结果。

不过欧空局的一些想法还是很骚的。比如之前他们计划怎么样在月球上建造能够让人类居住的建筑,他们估算或许只要二十年的时间,就能建成这样一个月球居住点。

十年鸽了六次,欧盟上个火星怎么这么难?

通过一个小型机器人,展开自动化作业,只要三个月的时间就能完成一个类似于洞穴的居住环境。

十年鸽了六次,欧盟上个火星怎么这么难?

十年鸽了六次,欧盟上个火星怎么这么难?看上去是很不错,但差评君估计这个方案迟早会是 NASA 的。

说起来,欧空局这样掉链子也不是第一次了,算起旧账来,还曾经把中国给拉下水。

2000 年前后,中国卫星导航技术刚刚起步,北斗卫星处于试验阶段,只能做到区域性覆盖,没办法投入使用。

这时候 ESA 也在研究伽利略导航卫星,整体的进度不如美国的 GPS( 全球定位系统 ),就想拉中国入伙一起整。

十年鸽了六次,欧盟上个火星怎么这么难?

中国一想好啊,你有技术我有钱,要不先投资个 2.3 亿欧元当加盟费,你看够不够?

十年鸽了六次,欧盟上个火星怎么这么难?欧盟看到这么多钱眼都绿了,立马答应下来。

当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为了得到美国人的技术支持,ESA 同意修正试先已经定好的卫星通信频率,以保证不和 GPS 撞车,另外一个条件是——踢中国出局。

十年鸽了六次,欧盟上个火星怎么这么难?

在利益面前,ESA 局昧着良心黑了中国的钱,想要在伽利略项目里不声不响把中国给边缘化掉。

僵硬的是,ESA 干坏事儿也不麻溜儿的干,伽利略定位系统的研发一直进行的异常缓慢,慢到中国自研出了第二代北斗导航系统。

既然你不仁,那就休怪我不义,2007 年,中国赶在伽利略之前,把北斗二号发上了天,直接用了伽利略原先计划的波段频率,完成了中国卫星组网的第一步。

十年鸽了六次,欧盟上个火星怎么这么难?

不过也不算中国过分,因为现在太空上的规则,就是谁先实际占上谁有理,否则大家早就口头把所有频段占没了。

这一下算是惊醒了还在做梦的欧洲人,不但频率被抢,之前中国给的经费也给霍霍完了,才想起来和中国谈判,交涉频率的使用权问题。

十年鸽了六次,欧盟上个火星怎么这么难?之前是你占着茅坑不拉屎,痛击队友,现在终于反应过来频率没了,伽利略要凉凉,自己秀了自己,还幻想别人交出主动权,就尼玛离谱。

面对这种强盗行径,中国默不作声下饺子一样一口气往天上打了二十多颗卫星。。。

十年鸽了六次,欧盟上个火星怎么这么难?

最后没办法,ESA 只好同意和中国共用频率,失去话语权。

十年鸽了六次,欧盟上个火星怎么这么难?

甚至在去年 7 月的时候,由于管理不当,伽利略系统出现严重故障,所有卫星信号中断,导航系统瘫痪。

在探索太空这件事上,其实大家都很难,成功和失败有时候甚至就是差一点运气,而 ESA 作为欧盟的一个组织,确实掣肘会更大一些,想要搞个啥,不但自己内部要达成统一意见,还必须向别人先求爷爷告奶奶一番。

你说你 ESA 及不差钱、也不缺技术,怎么就没有一个人能站出来好好统筹一下呢?如果有那么一个 “ 拧绳哥 ” ,想来 ESA 也不会卡在这个不上不下的位置。

十年鸽了六次,欧盟上个火星怎么这么难?瞧瞧隔壁老马私营的 SpaceX,铁皮的焊点露着都敢测试发射。

十年鸽了六次,欧盟上个火星怎么这么难?

这次 ExoMars 计划再鸽,只是 ESA 的许许多多矛盾的再一次展现。

但不论如何,差评君觉得他们再这么搞下去,30 年后欧洲人只能在电视直播上看我们和美国人在火星上谈笑风生了。。。

原创文章,作者:霜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5seo.com/b58c3d9b9e.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