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每天有 100 万人在假装谈合作-长沙SEO霜天

作 者 | 海哥

来 源 | 海哥商业观察

北京机会多,这是年轻人们挤破脑袋,都要往北京钻的根本原因。

北京有很多牛人。话说,不到北京,就不知道自己官小。除了官,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大咖、精英、怪才。

参加一场高大上的会,与各种 CEO、COO、CMO、CXO,合个影、换个名片,就觉得有无限的可能,发在朋友圈里更有无比的满足感——这是在其他地方,全然感受不到的气氛。

北京的人际关系充满了玄妙。开口就是,我一个哥们哪儿哪儿牛;闭口,就是我以兄弟干嘛的。一会儿是,我今天刚跟某大大的某亲戚刚吃了个饭;一会儿,或者是改天带你参加某某牛掰的局。地铁里、咖啡厅里,走路上,聊着的都是几百万的预算、千万的投资、上亿的生意。

只要出去走一趟,感觉就能遇到各路神仙,加在一起好像就能干出通天大事。

因此,在北京工作的人都很忙,总有忙不完的局、参加不完的沙龙、听不完的会。大家聚在一起,或吃吃喝喝,或吹吹牛皮,最后微信扫一扫再带一句以后常联系,就又各自钻进地铁、骑着共享单车回家了。有些人,后来恐怕一辈子都没再说上一句、再见上一回。

但是,这些看起来的机会,背后却有不少坑。有的是无效的社交,有的是无止境的消耗,有的是分分钟就想逃离的尴尬,有的是步步为营的忽悠甚至骗局。常有人感叹: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小 A,来京 12 年。工作 3 年后,赶上双创热潮,脑子一热就开始创业。他选择做食品,日常生活都能用得上,打品质、讲情怀、拼故事,好不热闹。

前年,在微信火热的推动下,他被一些 A 姓的 “家门” 拉进了群。好家伙,群里清一色姓 A 的,天南海北都有,感觉大家都是失散多年的亲人。

年底了,要搞 “A 氏宗亲联谊会”。在一起,要选会长,要搞联谊,要谋发展。联谊得吃喝,吃喝就得要礼品。于是,热心组织者找到小 A,说:小 A 啊,为宗亲事业做点贡献呀。活动上也给你宣传宣传,全国宗亲一嚷几千份说不准都卖出去了。好勒!小 A 二话没说就准备赞助 20 份,每份市场价 500 元。

在北京,每天有 100 万人在假装谈合作-长沙SEO霜天

联谊会上,活动拿小 A 的产品进行抽奖,小 A 上台去抽,刚刚抽完准备开腔介绍两句自己和所抽的礼品。这时,一个 DB 那疙瘩的老哥,顶着大肚子,一手把玩着手串儿,冲上台去抢过话筒说:我赞助 2 万块钱,今天大家的餐费费用我都包了。

小 A 被凉一边,灰溜溜的走下了台。心里那个真为自己的一万块产品和刚交的 200 元餐费,隐隐作疼。

自那以后,小 A 退出了宗亲群。每次搞活动,组织者也都来找小 A 要东西。没办法,一毛不再拔,逐渐都把那些来自村里的、县里的总之是天南海北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的 A 氏宗亲全删了。

小 A 也觉得特奇怪,自从自己做点小买卖,不管大活动还是小平台,每年各种以合作之名要赞助的总有十几波。现在,小 A 一个活动都不给东西,每次遇到这种情况就直接扔给对方一句:需要请到 xxx 平台下单,量大从优!

小 B 热心结交朋友。一天,微信好友 C 突然冒出来说话:“B 总,一直关注您,看您做得挺好的,就是还没机会跟您见面呢。”

C 要约 B 去见一位 D 总。C 对 B 说:一直觉得您的产品不错,约聊一下看能不能有合作的机会,我正在跟 “STHM” 的 D 总谈一个 500 万的采购合作,也可能需要你们的产品。

好啊!天上突然掉下来这么好的机会,去聊一下也不会少一斤肉。

聊天约在一个北京老字号的老板办公室进行。B 一进去,里面的人已经聊开了,喝着茶、笑呵呵,氛围融洽。“大佬” 坐镇,对 B 这样的小辈算是自然忽略。B 堆着笑,伸着脖子、身体前倾听着。

待 20 多分钟过去,D 总开腔。“我们联合 GL、MD 等知名家电品牌开展智能电器惠民工程,针对有房有车的商家的顾客赠送价值 15000 元智能家电,这套家电包括冰箱、洗衣机、家电影院、空调等。只要顾客承诺在 24 月内在指定平台每月购物 750 元。在顾客购买的每月的 750 元的产品中,有一份是你的产品,你一年能卖 20 万份。”

D 总接着讲:“我给你一个省级代理名额,给你 20 万套家电拿去送人。招 10 个市级代理,让每个代理去签订 100 家社区合作商(超市、酒楼)。最后把这 20 万套家电分配到这 100 家社区合作商去送。社区合作商为什么合作呢?白得的东西啊,用来做促销赠送多好。”

这些发完呢,就能够获得:2000 万产品的采供权,收益率为 15%,就能赚 300 万;20 万套家电每套提 22.5 元收益,就是 450 万;10 家市级代理劳务费 100 万;150 万奔驰车和 150 万房屋奖励。

前提就是,让 B 你赶紧交 2 万元保证金锁定一个代理名额,越早加入收入越高,省级代理 50 个名额。这 TM 就是一个投入 2 万可赚 1000 万的世纪暴富良机啊。

听到这儿,B 捏着一把汗,这分明就是一个骗智障人士保证金的低级骗局。借机上厕所,火速逃离现场。

随后,B 把之前冒出来的 C 火速删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加的渣渣。

小 E 做策划多年,常有 “朋友” 从微信里冒出来让帮忙出出主意、提提想法。

一天,朋友 F 让帮忙他多年前的同事 G 应个急。确实是非常着急。G 凭借关系从某大型企业那儿拿下来了一个项目,这个项目里面还有不少明星资源可以用。重点是在项目期间,要做一些 social 的话题和文章选题的传播,但又缺一个对策划可以进行全盘把关的人。

既然是 F 介绍的,平时看 F 都挺靠谱,那就帮助人应个急吧。G 确实也不客气,当晚 8 点联系上,当天晚上 10 点就约到了附近一个咖啡馆见面。在咖啡馆,G 大概介绍了一下项目,一看就没做过,逻辑混乱,还拉自己的家人老爹兄弟啥的组队。

小 E 再怎么也得对得起自己的专业。于是,给她提了一系列的建议,以及接下来的操作思路。并商定好,让小 E 核算一下提个劳务报酬。小 E 回来后,第二天一早就把前一天晚上聊的步骤、建议和酬劳梳理了相应的内容发过去。

一天、两天…… 直到一个月都过去了,没有任何回复。小 E 问起:G 总,您的项目没有做了吗?G 回答:做了。

小 E 特别想发火,但考虑到顾及 F 的面子:算了吧,就当没认识这个人儿。后来偶然发现,G 先把小 E 朋友圈屏蔽了。

H 是做公关传播的。一天,经朋友介绍,拉了个小群,认识了做传统生产制造企业市场的 I 经理。

I 经理他们公司生产了两款新产品,每款产品都需要做推广。新媒体的内容没人做、新闻软文没人做、社群运营也没人做、还想做点视频。H 与 I 见面,聊得很好,H 讲述了自己大大小小品牌的策划和传播案例,有的还能产生销售效果。I 觉得特别接地气,很好。经 H 了解,I 他们每月的推广预算可以占全年目标销售的 X%,大约就是小几十万。

H 与 I 约定好,回去先拟一个初步方案,方向没问题约总经理进一步沟通。一个星期后,H 向 I 提交了第一版方案。I 也没说方案不行,说能不能在这个基础上做一版细化的,要不然不好跟领导汇报。

H 很是犯嘀咕,刚见一面也没约进一步领导的沟通就直接做细化方案,多半会石沉大海的。于是对 I 说:您看上次,咱俩聊得也挺好。您要是觉得我的思路各方面还可以支撑咱们这边的需求的话,先定方向,等跟领导沟通后再做细化方案吧。

I 这次也没据理力争,只是淡淡的说: 不瞒您说,我们其实也找了别的两家公司。

H 心里很明白咋回事儿,没搭理 I。几天过去了,I 经理冒出来说:对比了其他几家的方案,你家没啥竞争力。H 也很淡然:没事儿,有机会再说吧。

许多天过去了。I 经理突然一天对 H 说:也不是不可以做,其实咱们主要就是想做做搜索软文的优化。H 很直接:每月预算多少?I 回答:10000 块!!!!没听错,就是 10000 块。H 回答:这个每周能做 1 篇小软文,每篇发 2 个左右网媒吧,起不来啥作用的。I 说:也是可以商量的。H 回:哦!

“商量尼妹啊,一万块也要找第三方公司。”H 心想。待几天没有沟通后,H 默默把 I 经理删除了。

小 J 也做公关很多年。他说,去年,他一共写了 60 多个方案,但是最后没有几个成的。这里面有的可能是方案不行,有的可能是不符合客户的需要,绝大多数其实都是被当陪标或者被骗了方案。

有个大 K,女的,行事风格把自己当女王,出门旁边要有拧包的准备各种细节的,得在她出现之前准备到位。她每到一个地方做营销方面的副总裁,那个公司后来都会死。

她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找一堆人先过来进行品牌提案、公关提案,然后供自己做思路参考。

据说,欠了一家品牌策划公司的钱,很多年都不付。现在,出去混居然连名字都换了好几个,连很多年合作的人,也到头来根本不知道她的真名是什么。想想,在合同上签字的居然是一个路人甲,那真可怕。

在北京,每天有 100 万人在假装谈合作-长沙SEO霜天

近些年,由于微信突然而生硬的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人们常常会遇到,微信里没说过几句话,哪天突然跑来说:哪谁,今天有空过来坐坐,聊聊合作。您有没有空,我来拜访你一下。

经常也会有人来问各种问题:社群怎么做啊,销售怎么做啊?有些问题,百度就能够很好回答的,他跑来特别认真的问。有的问题,够写一本书,够奋斗很多年才明白,他也跑来问。

也不只是微信,即便有些老关系的,有些老前辈自视资历高深:你那啥别干了,跟我干吧,我一直都很看好你。拜托,别倚老卖老好不好,好多年轻人的玩法儿你都完全 OUT 了,能不能站别人立场想想呢,能不能放低点姿态呢?你要真行,别光说话,拿实力去摆平人家啊。

在北京,确实就是这样。你会觉得到处都是机会,人人皆可勾搭。但这背后其实隐藏着坑,会导致自己觉得什么都能够做一点。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事情。

但很多人,找你 “合作”,并不懂得跟你讲清楚来龙去脉,他们更在意自己的需求,也不太想着去照顾对方的需求,都觉得自己很牛、自己就是天。

因此,你要是能够遇到这样的人:微信里跟你介绍得很清楚,见面聊得也不错,懂得提前一周哪怕 2-3 天跟您约见面,见面之前会大致说下目的和沟通方向,彼此照顾距离、时间、地点等细节,沟通中合理兼顾彼此需求并明确,主动跟你提付费、分钱,并且有行动计划,最终能够说到做到,即便发生了分歧,依然能够商量修正。这样的人,就是你的贵人。遇到这样的人,你就把自己 “嫁” 了吧!

一次次找你帮忙,却从不帮你;一次次 “请教” 你,从来没见过他主动跟你发生点好事;一在你身上花点钱,就恨不得把你卖给他;一涉及到钱,就隐晦、含糊。那这样的局,这样的合作,请远离吧。

老有人说,要乐善好施。也老有人说,自己会发光,身边就不会黑暗。其实,都错了。你自己发光,首先吸引来的是飞蛾臭虫。你自己会发光,你得遇见另一束光,才能一起照亮更大的世界。

看起来的机会,会害人;而时间,也耗不起。

时间,永远留给重要的事重要的人,留给靠谱的人靠谱的事。

当然,更重要的是要留时间给自己,让自己价值倍增、越来越硬气,见谁不见谁、跟谁合作,自己选。

当然,无效的、不靠谱的 “合作”,不只在北京,哪里都会有。

最后,请你留言分享遇到的奇葩不靠谱合作故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