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瓜群众的美国大选

作者:王洁

这段时间,我作为一个吃瓜群众,一直在看与美国大选有关的各种新闻,我能看到各种互相矛盾的新闻以及各种针锋相对的观点。说实话,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认真关注了一下美国大选。因为对美国的国情、政治、法律都不够了解,确实有很多我看不明白的新闻。比如说,美国的各大媒体宣布拜登赢得大选。

美联社宣布拜登胜选

我马上就听到有评论说:

太搞笑了,媒体有什么资格宣布谁赢得选举,更何况票都还没数完呢。真正有资格宣布谁胜利的是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而委员会主席公开发表声明说选举存在欺诈行为。

我初一听到这个评论觉得很有道理。然后核实了一下,主席特雷·特瑞纳的声明确实也是真实的。我也不免纳闷啊,怎么媒体一宣布拜登赢了,各国的领导人就纷纷表示祝贺,拜登也发表胜选演说呢?

人家选举委员会都没发话呢,这是不是有点儿不严肃啊?

但转念一想,这事肯定不是我直觉上以为的那么简单。我们这些吃瓜群众都能想到的问题,各国的领导人还能想不到吗?这里面肯定是有原因的!

虽然我过去很少看美国政治和历史方面的书,但科学思维同样可以帮助我快速找出真相。

我最擅长的就是查找资料,分辨信源的好坏,交叉比对证据,分析逻辑谬误。

针对一个特定的有相对准确答案的社会问题,我自信可以用科学方法在很短的时间内找到真相。

首先:到底是哪个机构宣布获选总统具备法律效力?

很快,我就在美国国会的官网上查到一份文件:第 117 次会议将于 2021 年 1 月 6 日下午 1 点召开,正式统计选举人团票并宣布胜者。如果某个州的选举人团票存在争议,则需要由这个州的议员书面提出,众议院和参议院将分别对争议做出裁决。美国国会的官网以及国会的正式文件,在我看来就是信源等级最高的信息,查到这里基本就到头了,假如有不同的说法,那一定是假新闻。

国会文件部分截图

毫无疑问,国会是宣布谁是总统的法定机构。那这个“联邦选举委员会”又是干什么的呢?这个简单,看一下这个委员会的官网就知道了,上面写的很清楚:联邦选举委员会是一个旨在监管美国联邦选举时各竞选资金使用的独立机构

哦,原来只是听起来名头很大,我们中国人一听到委员会往往觉得就是最高权力机关,实际上美国的这个委员会 唯一的职能只是监督竞选资金使用的。所以,委员会主席出来说选举可能存在欺诈那只是代表他个人的一个观点,甚至都不代表机构观点,因为很快这个委员会的另外一位委员也公开说:她认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选举存在舞弊行为。当然,同样,这也是仅代表个人观点。

讲到这里,至少我弄清楚了一个问题:

联邦选举委员会没有资格,也不会宣布谁当选本届总统。而国会的宣布才是具有法律效力的。

为什么大家都认美联社?

不过,问题显然还没有解决。既然是国会才有资格宣布谁胜选,而且离 2021 年 1 月 6 日国会开会还早呢,那为什么 “美联社”要这么急吼吼地宣布谁当选?

更奇怪的是,似乎美国国内包括世界各国的领导人都很认美联社的官宣

为此,我又进行了一番耐心细致的资料查询,并没有遇到多大困难,我就搞清楚了其中的原因,原来这里面还有一个故事。

1846 年 5 月,当时美国纽约的 6 家报社共同组建了一个联合通讯社,简称为美联社,一直到今天,依然是美国乃至世界上最大的通讯社。

美联社在报道美国大选中的重要地位无可替代。

最能体现它的作用的是 1876 年的美国大选。那一年的选情远比今年这次更紧张刺激。

当时的初步统计结果是,民主党的帝尔登赢得了 184 张选举人票,而共和党的海斯是 165 张选票。根据当时的规定,获得 185 票者胜出,民主党就差最后一票,还剩下最后 4 个州共计 20 张选举人票,选情进入到最关键时刻。

那一年的两党可谓是势不两立、剑拔弩张!!!

共和党指责南方的民主党打手用暴力威胁选民。

民主党指责共和党在计票的时候耍花样。

在这种异常复杂混乱的选情下,美国人民迫切地需要准确的消息。那个时候,通讯的主力是电报,而民众获取可靠信息的唯一方式就是报纸。

美联社的上千名记者分布在美国大大小小的城市,他们实时收集、整理选票数据,通过西联电报汇总到总部,印成报纸,使得美国人民能够以最快的速度了解大选的进程。可以说,美联社从 1846 年成立以来,就对美国的大选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在之后的 100 多年中,美国人民渐渐地养成了习惯,了解大选的选情,关注美联社的消息就是最准确的消息。

而美联社也确实没有让美国人民失望,它总是能带来最及时、准确的信息。在所有有关大选的信息中,所有人最最关心的当然就是谁会是下一届美国总统。

美联社当然也会把这条消息看作是所有大选报道中最至关重要的一条消息。

在英语中有一个专门的词组用来描述谁当选总统的这条消息,就是 call race,美联社通过自己的信息渠道一旦对谁当选下一届总统觉得有把握了,就会 call race。

从 1846 年美联社成立至今,只要美联社 call race 了,从未出过错,准确率达到 100%。所以,我很难找到一个同等含义的中文词来描述这个概念。如果翻译为“美联社预测下届总统是”,那就和普通的自媒体拉不开档次了。但如果翻译为“美联社宣布下届总统是”,这又显得没有法理依据,美联社不能取代国会的法律地位。

听我讲到这里,或许有一些对美国大选比较熟悉的朋友会提 2000 年那次大选,因为有很多网传的说法,说美联社在历史上的唯一一次翻车事件就是 2000 年那次大选。其实,这是一个广泛的误解,那次报道反倒是恰恰证明了美联社在 call race 这件事情上有多谨慎。我给你讲讲 2000 年11 月 7 日晚上的准确经过,这仅仅是 20 年前的事情,通过当时的历史新闻还原真相并不难。

11 月 7 日美东时间晚 7 点 50 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第一个 call race,他们的结论是戈尔赢得选举。但是,作为美国人最信任的美联社一直就没有正式 call race,他们只是推算,很谨慎地使用了 PROJECTION 这个词来表示戈尔很有可能赢得佛罗里达州,当时的情况是谁赢得佛州,就相当于谁赢得了大选。2 小时后,到了晚上 9 点 55 分,NBC 收回了它的 call race ,紧接着美联社也收回了它的 projection。

到了第二天的凌晨 2 点 16 分,福克斯新闻频道 call race,说小布什赢下佛州,然后,在接下去的四分钟之内,美国各大新闻机构,包括 NBC、 CBS、 CNN 和 ABC 同时 PROJECTION 小布什在佛州获胜。

这时候,只有美联社说:佛州结果太接近,我们无法宣布获胜者。

在听到美联社的表态后,各大新闻机构一阵忙乱,到了凌晨 4 点,所有电视台又宣布无法确认布什获胜。你看,在美国大选的选情这件事情上,美联社就是有这么强的公信力。

后面发生的事情,可能大家都知道,弗罗里达州总共有596万3110张选票,小布什最终只比戈尔多了537张选票,这就是相当于0.009%,十万分之九的差距!再后来官司就一直打到最高法院,才解决了这次争议。

所以说, 美联社 call race 的公信力不是法律赋予的,而是 170 多年来通过他们自己 100%的准确率建立起来。这就是为什么美联社一旦 call race 了,各国的领导人都纷纷发贺电的原因。

美联社每次报答大选的选情,都有一个关键的决策编辑,美联社今年的决策编辑叫斯蒂芬·奥兰马赫(Stephen Ohlemacher)。

奥兰马赫

我查到他在早几个月前接受《君子》杂志采访时说的一段话,他是这么说的:

我们必须确定肯定以及一定的情况下,才会宣布这个候选人已经赢了,我们不是推算出他会赢,我们不是预测他会赢,我们说的不是可能谁会赢,我们是正式宣布谁赢了。用最简单的话来说,一旦我们得出结论认为落后的候选人无法赶上领先者,我们就宣布胜利者是谁。

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在宣布结果时获取我们所掌握的每一条信息,而且这一切都要在选举日之前很久就开始。

有一些州设立了一个门槛,将触发自动撤销或重新计票(例如,在密歇根州,如果候选人以少于两千票的优势获胜,就会重新计票)。

如果差距落在那个区间内,美联社就不会宣布那里的结果。

如果竞选结果很接近,但没有达到该州重新计票的门槛,美联社就会考虑其他因素,比如邮寄投票中仍然悬而未决的选票数量,以及该州是否处于摇摆不定的状态。

对于每一个美联社做出的州或者县的预测,我们都会将结果交给高层编辑团队。

当宣布总统竞选的获胜者时,美联社执行编辑还将在正式公告发布之前进行最后的电话会议。 

美联社的目标是不惜一切代价追求准确性。我们明白这个国家正在发生什么,我们也明白,人们可能不再像以前那样对我们的机构抱有信心。

我们致力于在选举中向人们提供准确的信息。

如果这意味着我们必须等待,如果这意味着我们做不了第一,那完全没问题。

结尾

好了,听我讲到这里,对于下届美国总统会是谁,我相信你应该有了一个自己的判断。至于美联社会不会打破 170 多年的金身,今年出现历史上首次真正的翻车事件,可能性有多大?这个不要问我,大家自己考虑就行。我只负责给你一些准确的事实作为参考。

事实需要信源,观点需要论据。

只要我们能牢牢把握上面这两条原则,就能看清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从海量的资讯中分辨出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原创文章,作者:霜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5seo.com/chi-gua-qun-zhong-de-mei-guo-da-xuan.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