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是一种简单美学

聪明,是一种简单美学
最了不起的人和事,
都简洁而优雅,朴素到一剑封喉。

月初,朋友圈的两起刷屏事件,
让我受到莫大惊吓。
我先是赶紧去买了一瓶矿泉水,
又去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压压惊。
这两起刷屏事(yao)件(言)分别是:
“瓶装水有毒”和“咖啡致癌”。
我不怕死么?
当然怕死,但是我更怕蠢死。
一直喜欢一条朴素定律——
一个事、一个人如果让你觉得眼花缭乱,
那么就极有可能是错的或是假的。
其实,每一年,
朋友圈都会有这种耸人听闻的谣言,
也构成了朋友圈一大反智主义现象——
宁信谣言,不信权威。
拆穿这些谣言,无需权威,
只要有简单的常识即可——
抛开剂量谈毒性就是耍流氓。
让我不明白的是,
按道理,现代人越来越“聪明”了,
可为什么却也越来越不懂得一些简单的常识,反而更容易上当受骗呢?
聪明,是一种简单美学

前段时间朋友圈出现了一个“受伤的女人”,
她给微信上的好友群发消息,
大致就是最近失恋了,
为了报复男友,凡是给她发红包的,
最后她都以10倍返还,
最好是发5200、1314这样具有爱情寓意的,
以此证明自己也有很多人喜欢。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
事后警方找到这个“美女”时,
才发现“她”其实是一个大老爷们。
为什么说事后呢?
因为竟然真的有很多人,
给这个老爷们发红包!
人们常说,最高明的骗子总说真话,
可有时候,并不需要骗子多高明,
有些“聪明人”就是无视简单的常识,
把小概率事件推广为普适规律,
比如,你什么时候见到天上掉馅饼了,
还自信地幻想会砸到你头上?
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
这大概是人们对聪明最大的误会。
聪明,是一种简单美学

2016年,奥巴马在任期的最后一年,
去罗格斯大学发挥余热,
做了一次毕业演讲。
不论他的历史评价如何,至少这次演讲,
一如既往高水准。
而我尤其喜欢这一段:
我相信你们在大学都学习过这些,
如果没有,
你们也很快会学到这一点——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会啃书本却缺乏常识的人,你们很快就会遇上这样的人。
对,我们往往就是这种人。
在生活中,很多人都会因为怕家人担心,
而费劲脑汁,掩盖、回避,
闭口不提自己的不如意。
这是一个复杂但不聪明的选择,
因为忽视了一条朴素而简单的常识:
担忧与痛苦都是乐趣的一部分。
而更重要的是,
我们拒绝了他们参与我们真实人生的机会。
真正聪明的选择,是简单的选择,
一起吃苦,一起担心。
只有这样,在欢乐与喜悦降临时,
人们之间才更愿意分享这份成果。
这个意义上来说,
聪明,是一种简单美学。
聪明,是一种简单美学

人总有犯傻的时候,
这不可怕,可怕的是否认自己的愚蠢。
我有个朋友,在上一轮的牛市中,
资产翻了几倍,但随后就碰上了股灾,
又基本回到了解放前,
后来经常悔不当初在高点时没把股票卖掉,
并说:“当时我已经决定要逃顶了!”
然后噼里啪啦说一堆我不明觉厉的名词。
我有一次听后,给他讲了高尔夫定律——
在高尔夫球落下之前,
你不可能估计出它的落点;
但高尔夫球落定以后,
你可以有无数种途径,
甚至是用落点旁边那点叶子的特征推导出球必然会落在这里。
然后我问他,你懂了么?
他同样一副不明觉厉的表情,
我只得换了一个更简单的解释——
事前猪脑子,事后诸葛亮。
其实,简简单单承认自己的失败,
他就可以从这次失败中体悟到投资界的一个基本常识——
不要去赚最后一块钱。
但他的聪明太复杂,
连自欺欺人的理由都编得甚是完美。
聪明,是一种简单美学

讲到这,给大家安利一个看似高大上,
其实很简单的原理——奥卡姆剃刀原理。
其溯源就不说了,只简单说下意思——
如果一个事情有数个解决方案,
那就选择较为简单的那个。
不好理解吗?举个例子:
生活中,经常会遇到有可能迟到的情况。
那么这个事情通常会有两个解决方案——
一个是挖空心思找借口:
到了楼下发现车钥匙没带,
手机没电了,充了一会。
另一个是准备好直接承认错误,
虚心接受批评。
选择哪一个?
用了奥卡姆剃刀,你都不会选。
因为都太复杂,
你的内心会为此承受不安和煎熬。
最简单的是第三个选择——
尽量把准时当回事,做到不迟到。
这个简单的选择,当然并不容易达到。
但真正的聪明,就应该这样,
努力选择简单。
因为人生有一条简单的常识——
你若简单,世界就简单。
聪明,是一种简单美学

生活中,
有哪些简单但你需要掌握的简单常识呢?
先来听一个段子。
一个程序员问科比他为什么这么成功,
科比反问他:你知道凌晨4点的洛杉矶是什么样子吗?
程序员说:不知道,那个时候我还没下班。
这当然是个反鸡汤的段子,
但这岂不正是我们生活中的真相么?
一个人知道太多的成功学,
那么他以后不成功的概率就更大。
为什么?
这就要说到今天的第一个简单常识——
手表定律,
指一个人有一只表时,
可以知道现在是几点钟,
而当他同时拥有两只表时,却无法确定。
两只表并不能告诉一个人更准确的时间,
反而会让看表的人失去对准确时间的信心。
你要做的就是选择其中较信赖的一只,
尽力校准它,并以此作为你的标准,
听从它的指引行事。
简单来说,你唯一的信仰,
应该是专注听从你的内心。
 
聪明,是一种简单美学

再来看著名心理治疗师萨提亚讲过的一个案例:
一对夫妻来找她做咨询,
他们对婚姻感到不满意已经有20年了。
咨询过程中,
当萨提亚要求他们坦承地说出怨恨对方的事时,这位丈夫情感大爆发,大哭起来:
“我希望你不要总给我吃那讨厌的菠菜!”
妻子听了之后震惊不已,回答说:
“我也憎恨菠菜,但是我以为你喜欢,
我只是想让你高兴。”
萨提亚问丈夫:既然你憎恨菠菜,
为什么没有对此做出任何评论而继续吃菠菜呢?
丈夫说,他不想伤害妻子的感情。
这跟我要吃凤梨,
你非给我买香蕉的意思是一样的。
而无论是菠菜还是香蕉的悲剧,
都源于今天我要说的第二个简单常识——
价值定律。
简单说就是给别人想要的,而不是你有的。
其实用商业的规则更好理解:
我要买洗发水,你就不能总劝我泡脚。
聪明,是一种简单美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