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帘,眷恋

卷帘,眷恋

物道君语:

提起帘子,也许你会想起夏天的竹帘,女儿家的纱帘、布帘,或是珠帘、皮帘……总在那半卷帘半掩门里,仿佛有着弯弯曲曲的心情。

仰观天地间,亦有滴滴雨帘、漫漫雾帘。既不能看尽所有,却又引人入胜。

今日,听一首《卷珠帘》,聊聊一帘心事,欲说还休欲说还休,那一低头的温柔。

很多很多年以前,李家的小姐清照从梦中醒来。

昨夜,风雨交急,听得她心里发愁:日子怎么这么快,都要到夏天了。只好借酒消愁,带着醉意睡去。此时,忙唤待女,快去瞧瞧院中的春色几何。

卷帘,眷恋

过了一会儿,侍女卷起纱帘,笑着说:“海棠一点儿都没变呢。”

怎么可能会没变?这傻丫头。这一夜过去,春已逝了,“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帘外,是风骤雨疏,是初夏光景。

帘内,是伤春的心,是不舍春光。

卷帘,卷不断的眷恋。

卷帘,眷恋

卷帘,眷恋

儿时住的房子,门外是一个小天井。夏天来时,家人会给门挂上一席竹帘。

夏日的午后,奶奶便开着门,放下了竹帘。阳光透不进来,屋里一下就凉了。偶尔有风穿过竹间密密的缝隙,过滤了外面的暑气,只剩清凉。

卷帘,眷恋

卷帘,眷恋

那时的我,穿着小短裤小背心,四仰八叉地躺在草席上。小孩爱玩闹,总觉得热乎乎的,嘟哝着不肯睡。奶奶边合着眼,边摇着那把老蒲扇:“来吧,我给你摇扇子,心静自然凉。”

那把老蒲扇好像有股魔力,扇着扇着,我便睡熟了。

有时醒来,瞄了一眼奶奶,她还睡得很熟。眼神瞄向竹帘,阳光从发白变成昏黄了。

想偷遛出去,外面有大榕树、大白鹅和大西瓜,但又怕被发现了会挨揍。

卷帘,眷恋

卷帘,眷恋

小小的眼睛,便这么滴溜溜地看着帘子,风晃得帘子一动一动的,光斑有时打在门槛上,有时晃到门边的墙上。看着看着,我又睡着了……

长大后,住在了城市的商品房里。大家的门都紧闭着,我们不再需要一席竹帘了。

但有时候,我还是很想念那个竹帘,想念给我摇扇子的奶奶。

或许,我只是心里无限眷恋那些无忧无虑的夏天。

卷帘,眷恋

卷帘,眷恋

年少时,记得有一次,和暗恋的人一起走在放学的路上。

夏天的雨,劈头盖脸,说来就来。我们只好慌慌忙忙跑到屋檐下躲雨。

那时,家家户户的屋子,皆是青瓦白墙,屋顶轻斜,屋檐翘起。

我们站在那一小块边边上,听着雨落瓦上,像一首轻快的乐曲。雨水顺着屋顶,滴滴嗒嗒地落下,变成一道雨帘。

卷帘,眷恋

卷帘,眷恋

雨水晶莹透亮,仿佛一颗颗水晶串连在一起,偶尔随风飘舞,将世界隔成两半。

帘外,是乡间的小路,纷扰的雨声。帘内,是两颗跳动的心,挨得近近的。

那时心想,最好雨再下大一点,再下久一点,这样我们可以一直站在这雨帘内,听见彼此轻轻的呼吸声,悄悄数一下你沾了雨珠的眉毛,再言不由衷地说句“这雨怎么还不停呢?”

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和你一起躲过的雨帘。

卷帘,眷恋

卷帘,眷恋

人到中年,与友人一起登山。

凌晨,天还黑时,便从被窝里爬起来。一步一个脚印,在夜雾的白气里,慢慢走上顶峰。

雾很浓,只能看得清脚下的一两个阶梯。但我们兴致盎然,也不惧山中的凉意。登到山顶时,太阳正从云端升起,金色霞光,云峦叠嶂。

卷帘,眷恋

卷帘,眷恋

友人笑了笑说:“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

站在高处,云层深厚如重重帷幕,但阳光依然勇敢地穿透,照得人间光芒万丈。即使早已站在山顶,远处的青山仍被这一层雾帘遮挡,但又何妨?

到了一定年纪,突然明白,人生何尝不是如此?总有重重雾帘,悬于你的生命中。也许掩盖住风景,遮挡住你的双眼,让你看不清方向,充满未知。

可是,生活不就是怀着一颗坦然的心,在雾帘里悠然穿梭,尽情感受每一刻的云霞蒸蔚,勇敢地把未知变成了解的过程吗?

卷起雾帘的每一步,都是对生命的探索,对人生的眷恋。

卷帘,眷恋

歌里唱道:

“卷珠帘,是为谁?”

或许,不需为谁。

我们只不过是眷恋:

某一缕春光、一丝清凉,

一把微微倾斜的伞,

那一刻的心动不已。

总有一些美好,

值得一生眷恋、追恋……

卷帘,眷恋

文字为物道原创,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点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