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我太难了!

苏东坡:我太难了!

物道君语:

918年前的今天,东坡走了!他这一生,风雨多,晴天少。22岁丧母,30岁丧妻,31岁丧父,42岁差点死去,45岁起不停被贬谪,49岁丧子,直到60岁还被贬,终于在66岁,走到生命的尽头。东坡这一生,太难了!但他留下的印象,一直是嘻嘻哈哈。即便生活已如此艰辛,他还是让自己开开心心。而我们呢,年岁渐长,抱怨生活,浑噩不停,叹息不止。已经再难有什么能让我们快乐。学会让自己快乐,是东坡留给我们最好的礼物。为了写这篇文章,物道君作了个不完全统计:我选了唐宋有贬谪经历的大诗人,看他们现存的诗词里,带“笑”字的篇数占比有多少。

东坡约3000首,有344首带“笑”,占比11%;东坡的偶像白居易,被贬江州,2741首有171首出现“笑”字,占比6.2%;同为唐宋八大家的柳宗元,被贬永州柳州,一生154首,仅7首带笑,占比4.5%;而史上最悲苦的诗人杜甫仅为3.9%;

他们与苏东坡一样命途多舛,有的还没东坡惨,可诗中却鲜见快乐。

苏东坡:我太难了!

▲ 苏东坡像这小游戏不能代表什么,但多少能看出来:“我太难了,但我一笑而过”,是苏东坡本相。他热爱生活,能在满目疮痍的日子里挑出快乐,在枯燥无味的路途中点出色彩。人生最重要的能力,是无论生活多难,也能让自己快乐。所以,他让自己开心,也顺便取悦了世界。

苏东坡:我太难了!

▲《苏轼词意图》作者:范曾

苏东坡:我太难了!

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

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

东坡是天生乐观者,但政治上却是幼稚鬼。因为他太真了。王安石改革时,他觉得太激进了,怼了王安石,开始了贬官人生。后来,司马光来了,东坡又觉得太保守,说以前王安石改革多好多好。东坡又被贬了。一言概之,他不是在贬官之地,就是在去的路上。如此起伏的人生,换做常人早就崩溃了。可他说: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身处凡俗心自清,把人间看得透彻清明。

苏东坡:我太难了!

▲苏东坡

所以他与自己和解了:认清现实,放下过去,活在当下。既然从文人落魄成农夫了,就接受自己,索性当个快乐的小农夫。他跟朋友要了块荒土,穿上芒鞋布衣,清草除石,引流灌溉,锄地松土,插秧播种。直到吃着亲手种的粮食,才心之所安。没钱落魄不要紧,他能从这农作中获得快乐。

苏东坡:我太难了!

▲《苏东坡小像》唐寅

一个人,只有开始接受生活,与自己和解,才会更坦然地面对波折的人生,也才能学会如何利用外界让自己身心愉悦,找到自己的生活品味。就如松浦弥太郎说:你的爱好,你的生活方式,都是为了取悦自己,当你懂得取悦自己,你的生活自然有了品味。

苏东坡:我太难了!

苏东坡:我太难了!

竹外桃花三两枝,

春江水暖鸭先知。

蒌蒿满地芦芽短,

正是河豚欲上时。

 

春天到了,鸭子想:春江水暖了,可以游泳了。而苏东坡想的是:芦笋、河豚可以吃了!东坡一生为口忙,他惦念着荔枝石榴与葡萄,不忘龙眼木瓜与樱桃;想着猪肉鲈鱼羊蝎子,馋着生蚝河豚与兔子。苏东坡:我太难了!

我们的苏东坡来到黄州后,自朝廷新秀一下子沦落小城官吏,工资骤减,一度在贫困线徘徊,粮食靠自己种,肉食更是难得吃上一回。对于吃货来说,真的很痛苦了。但东坡令人惊叹的地方是:在艰难时,也想尽方法让自己吃得开心。宋朝的肉食,主要是牛羊肉,而猪肉则为下品,所以价格便宜。东坡却吃不起羊肉。

苏东坡:我太难了!

▲东坡肉但他对吃发自内心的热爱,为猪肉注入了灵魂。他慢著火,少著水,待他自熟,等他火候足时自然美。正如人生,慢慢享受,只管开心过活,火候到了就顺利起来。苦闷日子因那块红烧肉,开始变得活泼起来。生活实苦,不如吃得开心点。

苏东坡:我太难了!

▲东坡酒煮蚝肉当东坡贬到惠州时,身为罪官的他不敢与权贵争羊肉吃,所以只好偷偷吃没人要的羊脊骨。爱做饭的人,往往能在贫瘠里笑出声来。他发挥手艺,先把骨头煮熟,倒点酒去腥,撒点盐接着烧烤,把羊脊骨煮得嘎嘣脆。写信给弟弟说:“这羊蝎子能吃出海鲜的味道,连身边的几条狗都嫉妒我了。”最简单的食材,能吃出滋味,是苏东坡的高超能力。

苏东坡:我太难了!

▲东坡豆腐记得有次东坡吃完肉打算诵经,佛印说:吃肉不可以诵经。东坡默默地拿起一碗水装模作样地漱口,我漱个口再诵总可以了吧。是啊,生活多苦都好,用清水漱漱口,总会有一丝甘甜。

苏东坡:我太难了!

▲ 《苏东坡金刚经》(宋)苏轼书

苏东坡:我太难了!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阳春三月的一天,东坡与朋友路上遇大雨,大家都没伞,十分狼狈。只有东坡不这么觉得。只见他穿着草鞋,拄着竹杖,快速地在树林中穿梭,从容地在路上唱歌,雨停了就把这一切写进诗里。在东坡眼中,万物皆可入诗。

苏东坡:我太难了!

▲ 《苏轼月夜访友图》

诗,是东坡的热爱,也是他失意时的盔甲,是对抗生活的小确幸。当命运被拽入低谷,总要有热爱去化解这样的悲伤。东坡来到赤壁时,也是他人生低谷时。这个戈壁已在此等候他千年,它把所有的一切都为这个失魂落魄的失意诗人准备好了。那时清风徐徐,江面如镜,东坡一饮而尽,吟诵起诗来。这才会感到残酷世界里有了些快乐,困顿都随酒气蒸发,他眼中只有江山明月。

苏东坡:我太难了!

▲ 《苏东坡赤壁夜游图》杨明义-马伯乐-江南霞

他已年过半百了,尝遍了人间的冷暖,他并没骂这人间,只是悄然来到了这个地方,喝一壶酒,吟一首诗,就已经很开心了。如同所有伟大思想的诞生一般,苏东坡也用诗文凝练出了人生哲学。“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若从事物易变一面来看,天地万物时刻都在变化;若从事物不变的角度看,万物与我都是永恒不变的。

苏东坡:我太难了!

▲ 《苏轼造像》变与不变的辩证,让苏东坡真正意识到:所有的困苦都将逝去,永恒的是自己的初心。他用诗给予自己安慰,也不小心安慰了后世的我们。人生有点热爱,有所坚持,灵魂就有所寄托,就能在枪林弹雨的现实世界中,找到一个屏障。

苏东坡:我太难了!

▲ 《苏轼与米芾》作者:萧平苏东坡:我太难了!

东坡先生无一钱,十年家火烧凡铅。

黄金可成河可塞,只有霜鬓无由玄。

龙丘居士亦可怜,谈空说有夜不眠。

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

中国文人深受儒家文化影响,自古都活得沉闷克制。只有苏东坡是个异数,他像个快乐的大男孩,在众人不苟言笑时,也能哈哈哈哈哈哈。林语堂说过:“苏东坡是生性诙谐爱开玩笑的人。”他绝对是个“损友”,爱拿朋友打趣。他想:我都被贬得这么惨了 ,总要给自己找点乐子吧。他有个朋友叫陈季常,有点惧内。我们的东坡生性豪放,常来找季常喝酒,有时还带歌妓来喝花酒,这就惹得陈妻不开心了,常常用木棍敲打墙壁,惹众人尴尬。有次东坡找季常聊天,一直谈到深夜不眠,陈妻受不了,就突然呵斥,吓得季常柱杖都抓不稳,也打断了他们的聊天。回来后,东坡就打趣这位朋友:“龙丘居士亦可怜,谈空说有夜不眠。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河东狮吼由此风靡。

苏东坡:我太难了!

他也爱抓弄朋友,佛印最初只是个书生,有次他们看到京师有剃度的道场。东坡就忽悠佛印:“你不是喜欢佛教吗?为什么不假装侍者进去看看呢?”佛印一进去,人家看他有佛相,就帮他剃度了。佛印剃度为僧后,东坡哈哈哈大笑:“人家都说,‘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还有‘时闻啄木鸟,疑是扣门僧’,你看,都是用僧对鸟,老兄,你今天怎么就非要当个鸟呢?”只见佛印淡定地说:“我现在不就正对着你吗?僧对鸟也。”

鸟在宋朝是粗俗之语,言下之意,就是佛印现在是僧,正好对着的东坡就是只“鸟”了

生活如同一堵墙,层层框住了无聊与沉闷。可对于东坡这样的人来说,永远都能找到出口,哈哈大笑。而朋友,就是那个出口。

苏东坡:我太难了!

▲ 《龄苏轼留带图》作者:崔子忠作

我一直在想:苏东坡究竟有怎么样的魔力,千百年来一直被我们喜欢?我觉得,无非是他懂得怎么让自己开心。在那个克己复礼的时代里,他活得自然,在一条满是荆棘的路途上,他过得自在。庙堂进不去,他就去江湖里浪迹,生活不能顺流而下,他就逆流而上,没钱没权没地位,他就写诗写词游山水。不管生活多难,他都能取悦自己,暗夜突围。抓住苦难,绝地反击,活成有趣的样子。困境就如生命的裂缝,那是阳光照进来的地方。这束光,不仅让苏东坡在千百年来熠熠发光,也照亮了918年后同样暗夜突围的我们。

苏东坡:我太难了!▲ 《苏轼赏秋图》作者:杜滋龄

文字为物道原创,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点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