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物道君语:

中国人对院子是带有情怀的。小院子是时光的容器,装着春夏秋冬的花开花落,这里准许我们只顾风花雪月,一方雅致,足以生动所有的日常。

居住在水泥盒子的我们,总有些瞬间渴望拥有一个小院子,暂搁生活中的纷扰。

物道君从江南走到江北,跟几位生活里有院子的朋友聊了一圈。他们的院子未必会是诸君心中的秘密花园,但是他们对生活的选择,或许会带给我们启示。

今天,我们要去的小院子叫南屏山居。

小可和红子是一对合肥的程序员夫妻。
之前他们除了工作以外,
就是宅在家里养宠物、种花草。
他们渐渐觉得好像对城市的依赖也没有太多,
心里偶尔会想是不是可以换一种生活。
于是他们辞去了15年的工作,
在南屏买了一栋明清老宅,开了个民宿,
过起了田园生活。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邻居说小可和红子不像是开民宿的,
更像是为了两个花园修几间房而已。
生活在南屏山居不需要日历,
看见院子哪朵花开,
就知道是什么节气。
每天照料院子的植物、菜地的果蔬,
还要操心两条狗、一只猫、一窝鸽子和一只金丝雀,
生活一点也不比在城里的时候闲。
许多人可能以为程序员的生活也有一套格式模版,
红子说,生活没有标准答案,
最好的生活就是最适合自己内心的生活。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

南屏山居有一片花园,名字是小可改的,叫“回声花园”。

小可很喜欢动物,他觉得这个花园里应该有各种动物造访,设计的时候就要让花园与周围自然环境兼容。“她脱胎于野,但不叛逆于野,看得出不同,但不显造作。”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做风篱的竹子、隔断用的乔木、铺路的沙石,小可几乎都是就地取材。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有一回我牵着狗走在山谷,稍有动静狗就吠叫。或近或远的回声飘飘荡荡在山谷中。凡存在过的,必余痕迹,一声轻叹,也有回响。在我的花园,我付出的爱,都会有回响。我的园,是有回声的园。”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红子喜欢野草莓的味道,小可就找了些小苗移栽到花园。以前院里的茶花躲在最阴暗的角落,几年都长不好,小可就把她移栽到回声花园,希望在这里能开心些。

现在这里有了池塘、玫瑰园、茶园,花菜果树少说也有上百种。可是小可起码要十年,花园才会顺势“长成”他要的样子。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劳作一天下来,往往腰酸背痛。可是“三杯两盏淡酒”过后,小可不得不留心。“在跟红子说来年的期待时,不至于太过高声——对于有希望的事,我总是太过兴奋了。”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

对于其他想搬到乡下生活的朋友,红子有个建议,“可能赚不了钱,但是赚到了大把时间。如果没有足够的兴趣点支撑自己在乡下过得开心,那还是选择其他生活吧。”

红子爱花草,小可爱动物。以前在合肥,隔段时间他们就会去最大的裕丰花鸟市场逛。可是他们只能在工作以外的碎片时间做这些事,感觉很不自由。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有一次小可提着鸟笼陪我逛街,鸟儿不能进超市,他提着鸟笼在前台等我,诸位可以想像那个场面,引起围观的那种……”

来到南屏,在山边遛狗就能听见林间各种野鸟唱和。小可说根本不需要养,“画眉在山间吟唱,她的声音会更婉转。”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他嘴上说不养,还是在院子里养了鸽子和金丝雀。金丝雀来了山居不久,被燕子教坏了口音,忘了自己本来的叫声。小可下载了一段金丝雀音乐教程的mp3,每天给它循环播放。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给大家看几段小可的鸟儿和植物观察日记:
3月9日
我坐在一片老鸦瓣边上,看着山莓花初放。
野草还没长出来,紫花的丁也刚开。
远处,一只黄臀鹎,很紧张和我的距离……

10月31日
从树上落下的叶子,已经掩了小路。
脚步踩出沙沙的声音。
池塘边的野鸭听见了,嘎嘎呼叫着,
飞起一群来……
好声音……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他们来这里久了自然知道什么时间、什么位置正好有什么花开。“有时候会觉得这些植物非常奇妙,它们会不会也有自己的思想。感觉到有其他生命陪着你成长,对内心很有营养,内心也变得安静,挺好挺开心的。”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

因为羡慕,不少客人会好奇地问,红子和小可私下的日常生活是怎样?

红子会说,“其实有点琐碎。说到底,我们的精力都是跟着植物走的。从十二月开始我们跟着山居的植物们进入猫冬模式,三月一到,跟着植物彻底苏醒了过来。”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就像每年春分,院里的雪柳已经开得很抢眼。“雪柳会挡着池塘的水帘,若是不修剪多些,睡莲就开不了花了哦。”说完,小可拿起工具就上前去了。

红子站在一旁默念,“忍住,想象每次我刚理完发也是觉得丑丑的,过些日子就好了。”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南屏山居还在修理时,他们看了电影《幸福面包屋》,红子很喜欢里面一句话,“能和喜欢的人在一个喜欢的地方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是幸福的。”

因为这句话,他们开始自己找资料,还买了一本全英文的书回来研究,做了现在院子里的那个柴火炉。“弯弯的烟囱,小可觉得像小辫子。”晚上小可在烤面包时,红子和客人在院子喝茶聊天,小孩排排坐在板凳上等着面包出炉。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当我问起红子,在山居生活那么多年,有没有改变对人生的看法。

她说以前在城里工作忙,连思考人生的时间都没有。“从小接受教育是长大要对社会有贡献、人生要有所成就。所以最开始搬到乡下,会担心生活变得无聊、沮丧。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但是这几年过去了,看开了不少。很多客人也会给我们反馈,像我们这样安静、积极的生活状态,能给他们一些安慰,他们好像能从中得到一些什么。”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不在城市买房,这对程序员夫妻在乡下造小院,每天守着花开花落过日子

生活最好的样子未必在乡下的院子,城里那片小露台,也能开出独一无二的玫瑰。

《小王子》里有句话:“你在你的玫瑰花上耗费的时间,使得她变得如此重要。”

山居的阵阵回声,侧耳倾听,再小的生活也能像蒜泥白肉撒上了野花椒,给人留下深刻的滋味。

点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