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先给你分享一个故事。

我的一位朋友,很有才华,长得也很帅气,

是传说中的花花公子,

恋爱经历已有几十次。

但谈了这么多次恋爱,

他的经历绝不是旁人以为的艳福不浅,

实际上,对他来说这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

他构建稳定关系的能力太差,

和他恋爱的女孩大多数都是自己受不了他而离开的。

有一段时间,他找了一个称心如意的女朋友,

最初很想和对方好好发展,

当时他觉得如果能走到婚姻那就最好了。

但逐渐地,他想和这个女孩分手了。

我问他是发生了什么吗?

他说是两件非常小的事,

都是给女孩打电话,女孩没接,直接挂了,

过了一会儿后再给他回电话,

进行简单地道歉。

解释说,一次是在和老板谈话,

一次是参加公司的一个重要会议。

如此看来,女孩的解释合情合理,

但我这位朋友很不舒服。

他对女孩说,如果我是你,我会先接电话,

并走到一个安静的地方,

简单聊几句后,

再解释说有要紧事,待会儿再聊。

听到他这样讲,我觉得很难受,

就好像嗓子被卡住了,

心口也堵得慌,

并且还对他产生了一种厌烦和愤怒。

我想,我一是代入到他女朋友的位置上并共情了他女朋友的感受;

二是我作为他的朋友,

这种感觉也很熟悉,

和这位朋友认识几年来,

这种感觉时有发生。

于是我向他反馈了我的感受,

并告诉他如果我是那个女孩,

你这样和我说话,

我会感到很有压力,

并且会不高兴。

他问我为什么?

我解释说,因为你没有理解我的方式的合理性,

而是在诱导我以一种特定的方式对待你,

这会让我觉得,

你是在将你的方式强加给我。

我这位朋友的这种心理,

专业解释叫做 “ 投射性认同 ” 。

所谓“投射性认同”就是,

我认定你应该怎样对我,

然后我把这个认定的东西投射到你身上;

而你认同了,

并真的以我认定的方式来对待我,

于是你就变成了我期待的样子。

事实上,投射性认同是有两套逻辑:

明逻辑是我希望你用我认为的好的方式对我。

例如对我的这位朋友来说,

他认为好的方式是,

女朋友应该不管处于什么情况下,

都必须把他的电话当做头号大事来对待。

如果女朋友做到了,

他就认为他们之间有了好的关系。

暗逻辑是我知道你肯定不会用我希望的好的方式对我,你肯定会用坏的方式对我。

当对方真的这么做了,

就会认为:你看,你果真受不了了,

用了坏的方式对我。

所以,你就是不喜欢我的,

我就是注定不会得到你的喜欢。

可以说,这套暗逻辑是投射性认同的重要游戏。

将 “ 坏 ” 投射给对方,

当对方认同这份 “ 坏 ” ,

就验证了自己的预判。

然而实际上,这份 “ 坏 ” 原本就是自己诱导的结果。

还是以我朋友的例子来做说明。

Step 1. 他的做法否认了女朋友做法的合理性,

是给女朋友传递了一个信息:

你没有立即回应我,你是个坏人。

Step 2. 如果他女朋友立即有了负面情绪,

像我一样对他有了厌烦和愤怒,

那么这些负面情绪,

实际上是认同了他投射过来的“你是个坏人”的信息。

Step 3. 当女朋友再还给他不好的反馈时,

例如真的被气炸了,

那就果真变成了坏人。

这样一来,我这位朋友就会想:

你看你看,你为什么就不好好说话呢,

你乱发什么脾气,

你真不是个好女孩……

这样解释听上去有点复杂,

简单来说,判断投射性认同的一个简单标准就是,

你在和另一个人打交道时,

有没有被严重限制的感觉。

如果有,那就是对方使用了投射性认同的心理机制。

投射性认同,

在精神分析中被认为是一种很低功能的自我防御机制。

如果一个人频繁使用这个心理机制,

那他周围的人都会有严重被限制感,

而且会觉得有不断要在他面前变成坏人的感觉,

这些感觉都非常不好。

所以周围人会容易离开他,

而这会验证他最根本的痛苦,那就是:

“我是个坏人,没有人喜欢我。”

我们在“关系”这一主题中讲过,

关系有着极为重要的功能,

可以处理一个人时处理不了的“ 坏 ” 。

最初先是要在二元关系中把“坏”扔给对方,

例如婴儿会认为妈妈是坏妈妈,

我的痛苦都是她导致的。

但这会给二元关系带来巨大破坏,

于是要去构建三元关系,

这样好把“坏”投射给第三者,

也就是“我和你是好的,坏的是他”。

衡量一个关系的品质的核心标准是,

这份关系能不能处理化解“ 坏 ” 。

那么,像我这位朋友的这种情况,

如果是你遇到了,该怎么处理好呢?

我觉得这其中的关键是,

你已经处理好了自己内心的“坏”,

你不再执着地追求“我是一个好人”。

而是深切认识到“我是一个好坏参半的真实的人,我能接受我自己的坏,比如坏脾气或者其他”。

那么,当别人投射给你“你是一个坏人”的信息时,

你不会太抵触,不会太愤怒。

而是会把这个信息吸纳进来,

消化一下,做了“去毒化”处理,

然后再还给他一个不那么有毒的信息。

具体到做法上,

就是既不认同对方的明逻辑,委屈自己,用对方希望的好方式回应他;

又不认同对方的暗逻辑,真还给他愤怒、厌烦等负面情绪。

比如刚才那个案例中,

我那位朋友的女友就可以对他说:

亲爱的,我当时是有重要的事啊,

我不会放下这些事接你电话的。

但你生我的气,我理解,我听到了。

我再讲一个真实故事吧,

我的一对朋友,

可以说是传奇得不得了。

女性朋友用现在流行的话形容就是非常“作”,

而且“作”的程度真的是很深。

男性朋友原来是一间有名的寺庙和尚,

我们暂且称呼他为“大师”吧。

大师在认识这个女性朋友后一见钟情,

很快还俗了。

这位女性常常向大师咆哮,

例如一次大师做饭,

菜切得有点难看,大小不均。

这其实可以理解,

他原来在寺庙身份较高,

是被别人照顾的,

哪里干过这些活啊。

但他这位女朋友就看不下去了,

在旁边朝他咆哮,甚至还爆粗口。

在我看来这太可怕了,让人难以承受。

但这位大师是怎么做的呢?

他先放下手里的菜刀,

平静地走过去,

温柔地抱住女友,

对她说:亲爱的,我喜欢你真实的样子,你能这么坦诚真好,但我也希望你不要伤害到你自己。

这几乎是我听过的最厉害的“去毒化”的故事了。

而这位女友果真在大师的一次次温柔相待中,

脾气慢慢改变了。

现在他们已经结婚了,

还生了一个极有活力的宝宝。

他们的故事,

真是验证了我们之前说过很多次的理论:

看似可怕的死能量,

一旦被接住后,

真的可以转为巨大的生能量。

不过,我也要补充说明一下,

大家也别把这位大师简单理想化。

的确,有时候,他是很自然地就做到了这一点。

可是也有很多次,

他被女友扔过来的情绪原子弹给炸得险些分崩离析,

因而想过分手,甚至是自杀,

但最后他还是做到了抱持。

所以说,我们一定要知道在当下的时空里被击碎也没关系。

毕竟还有更多时间和空间,

可以让大家去学习如何化解自己和关系中的“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