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毁一个人可以有多简单?

摧毁一个人可以有多简单?

最近,在知乎看到一个问题:如何才能摧毁一个人?

有一个回答,很有意思。它说:

无条件给他许多东西,然后再全部收回。

这个回答很妙。

因为,它涉及到人性深层的一个机制。

作者:Lachel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L先生说
ID:lxianshengmiao
 
讲一个故事。
前阵子,有个朋友来咨询我。
他拿到两个 offer,
A 公司是他心仪已久的公司,但只能给 16k;
B 公司相对不太喜欢,但可以开到 20k。
他倒不怎么考虑去 B 公司,主要苦恼的是:
应不应该跟 A 公司提提,把薪酬再往上加点。
我问他:你是想在 A 公司长期做下去,还是做一阵子就走?
他说:当然是长期做下去。
我问:如果没有 B 公司的 Offer,你会不会接受 A 公司 16k 的条件?
他说:其实也可以,但现在这样,总觉得心里有点疙瘩。
其实我之前跟用人部门的老大稍微提过,
他说,这个是规定死的,比较困难,
但如果你真的很想要,我可以尽力帮你向总部申请。
其实,有了这些条件,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我告诉他:你最好的策略,是接受 16k 的条件,去 A 公司上班。
但与此同时,跟老大约定好:如果业绩出色,在公司规定的范围内,你希望能优先得到调薪的机会。
为什么呢?
非常简单:如果他坚持要 20k 的薪水,那就需要部门老大走一个“非常规”的流程,相当于欠了一个人情。
这会导致什么结果呢?
部门老大对他的期望,会调得非常高。
老大会觉得:你是我辛辛苦苦招进来的,我甚至还为了你跟上面沟通了半天,你不做得出色一点,对得起我吗?
在这种情况下,做得好,是理所应当;
做得不好,会被放大。
他的工作压力将非常大。
反之,如果他接受 16k 的条件,
老大多多少少对他会有一点亏欠感。
也就是说,假设他的成绩是 100 分,
在前后两种情景中,
前者的要求是 120 分,
后者的要求,是 80 分 。
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长期来看,部门老大对他的满意程度,以及他上升的空间和潜力,绝对大于每个月 4k 的收益。
简而言之:你能否满足别人的期望,比你实际上做了多少事情,重要得多得多。
工作,学习,人际交往,概莫能外。
摧毁一个人可以有多简单?
02
这就是我想说的:人,永远都是非理性的。
我们用来判断满足感的,不是客观现实,
而是客观现实与期望的差距。
哪怕你工作非常努力了,
只要你没有达到别人的期望,
或者跟期望不在同一个方向,
你做得再多也没有意义。
这一点,对于我们自己,也是一样的。
无论实际境况如何,
只要它低于我们的期望,
我们都会感到不满足。
所以,当你的期望,被自己或外界调到高水平时,你就要注意了。
因为高水平的期望,往往伴随而来的,都是强烈的挫败感和失落。
2010年,时代周刊刊出过一篇文章,
报道了经济学家 Roland Fryer 的一项实验结果。
Fryer 教授在基金会的支持下,花费 630 万美元,
针对 18000 多名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学生,
制定了一个“奖励计划”。
他规定:参与计划的学生,如果每次测验成绩优秀,可以得到 20—50 不等的美元奖励。
按照这个计划,最顶尖的学生,
一年累积下来,可以得到 2000 美元的奖金。
结果是什么呢?
几乎所有参加实验的学生,
学习热情和态度都有了明显改善,
其中部分学生的成绩更是进步明显。
结果似乎非常光明。
但当实验结束之后,后续跟踪发现:
这些学生的学习热情急剧降低,
甚至跌破了实验前的水平,
出现了缺勤、厌学、成绩下滑等等现象。
一项旨在提高学生能力的计划,竟然造成了反效果。
为什么会这样呢?
答案非常简单。
在这个实验中,长期以来的金钱激励,
已经把这些学生的期望拉得非常高。
他们建立起了一个回路:考试成绩好,就能得到奖金。
而当这个回路被打破,
他们所面临的,就是跌入深渊的失望。
这种失望所带来的负面情绪,
要远高于激励所带来的正面情绪。
这就是“期望”的力量。
摧毁一个人可以有多简单?
03
很多人会说: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取消奖金激励,无非就是回到之前的情况罢了。
你实际上相当于挣了好几百美金。”
但当你身处其中的时候,
你是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和思维的。
为什么呢?
因为我们的大脑具有一定的“可塑性”。
也就是说,长期激活“奖赏回路”,
会改变我们大脑的部分结构,
使它被调整到“高水平期望”的状态,
从而产生“戒断症状”。
是的,你一定看出来了,
这本质上,就是成瘾的机制。
我们的大脑有两个部位,
一个叫做“前额叶皮质”,负责决策;
另一个叫做“腹侧纹状体”,负责激励。
当我们作出有益选择的时候,
腹侧纹状体释放多巴胺,
提高我们对情绪的感受能力,使我们感受到兴奋,
从而推动“前额叶皮质”继续作出相同决策,
对行为产生正反馈。
这就是一个“奖赏回路”的过程。
Kuss 和 Griffiths 在2012 年的一篇论文中指出:成瘾性药物,会阻塞多巴胺受体,使它接收不到多巴胺,从而刺激大脑大量分泌多巴胺。
这些多余的多巴胺聚集在神经突触间,
会导致神经细胞处于高度兴奋的状态。
摧毁一个人可以有多简单?
左图是摄入食物的多巴胺,右图是可卡因
图片来自 Coursera The addicted Brain
长期重复这个过程,
神经细胞就会适应这种状态。
一旦停止摄入药物,
神经细胞适应不了低水平状态,
就会产生强烈的戒断反应。
也就是说,通过剧烈的刺激和奖赏,我们的大脑,会被我们一步步推到“高水平”的期望状态。
一旦我们满足不了它,
就会带来强烈的失落感和痛苦。
这种痛苦是难以忍受、难以控制的。
因为这个时候,是我们的大脑失去了控制。
不仅仅是成瘾性药物,
包括游戏,信息,乃至一些行为,
都可能具备成瘾性,将大脑的期望水平拉高。
2011 年 和 2014 年的两个实验,分别都证实了:与不玩游戏的人相比,经常玩游戏的人,腹侧纹状体灰质更多、对血氧的需求也更旺盛。
简而言之,跟药物成瘾的人大脑结构是相似的。
信息也是一样的。
在刷微博、朋友圈和新闻的过程中,
我们的大脑不断受到新异刺激,
一次次获得满足感,
久而久之,就会导致“行为成瘾”。
当我们离开手机,
同样会引起“戒断反应”的作用。
所以,我们习惯了什么呢?
买大量的书,却一本都不去读;
刷大量的信息,却完全不去思考;
我们越来越读不进深度内容,看不下去长文章。
原因就在于,大脑已经习惯了高频、强烈的刺激,期望水平被我们人为地调得太高。
我们再也坐不住了。
摧毁一个人可以有多简单?
04
更进一步思考,为什么我们会习惯于通过游戏、综艺、信息,来不断获取刺激,强化自己的奖赏回路呢?
最主要的原因,是来自现实世界的压力。
媒体和自媒体们,
不断渲染着金钱、财富、阶层、世俗的成功,
不断地制造出一个个逆袭和阶层跃迁的例子,
不遗余力地为我们描绘一个理想世界:
有房有车,有流动资金,每年2次出国游,孩子必须留学,最好藤校,财务自由,这才是成功人士的标准。
—— 按照最新的说法,这好像已经降低到“中产阶级”的标准了。
但实际上呢?
国内有一个调查,叫做中国综合社会调查(CGSS),
给出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结果。
如下图:
横轴表示“受访者实际所处的社会阶层”(按收入划分),
纵轴表示“受访者认为自己所处的阶层”。
蓝色表示低估,红色表示高估,黄色表示估计正确。
摧毁一个人可以有多简单?
图片来自知乎数据帝 chenqin
直接报结论吧:估计正确的人只有10%,高估的人是30%,低估的人达到了60%。
也就是说,在全国范围内,
有60%的人认为自己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实际上他们的境况,比自己想象的好得多。
所以,很多人说,
我们如今都活在一个“中产阶级焦虑”的社会中。
低于中产阶级的人,焦虑着想要挤进中产阶级;
位于中产阶级的人,又担心自己阶级跌落。
这种焦虑,是谁给予的呢?
其实,都来自于我们外界。
外界的压力,把我们的期望无限制拉高。
对比着媒体为我们塑造的“生活标准”,
再看回自己的现状,焦虑便无法抑制地产生。
努力却看不到终点,投入却始终没有回报,而目标还遥遥无期 —— 在这种情况下,选择用各种刺激去给予大脑兴奋感,就成了一个自然而然的选择。
但这样的做法,只会一步步,把路走得更窄。
而这一切本都是可以避免的。
摧毁一个人可以有多简单?
05
那么,如何才能缓解焦虑,管理好自己的期望水平呢?
下面几个方法,可以参考。
1. 避开外界为你营造的“懒人收益”。
这个时代,媒体和商家喜欢做一个事情:千方百计地帮你节省时间和认知成本。
他们希望你躺下去,
舒舒服服,不动脑,
用各种学习和进步的幻觉,
来为你营造满足感 —— 同时,拿走你的一点钱。
对有些人来说,这是一个好事,
但我会有意识地保持审慎。
因为,我知道,有些状态,
你一旦陷进去了,也许就再也出不来。
与其喝醉,不如滴酒不沾。
保持清醒的头脑,保持高效的行动力,
保持对事物的探寻和思考,
你才能真正掌控自己的思维。
2. 将奖赏和行为绑定,而非结果
我做任何一个项目,其实首要考虑的,不是结果。而是在这个项目的过程中,我需要做些什么,可能获得些什么。
简而言之,就是经验导向。
如果我觉得一个项目,
对我的能力和经验有帮助,
哪怕它的结果不乐观,我也会去尝试。
这样一来,我就将注意力,
从结果,转移到了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我会关注自己的行为,
获取反馈,并从中学习,
通过这种方式来获取奖励。
这样,就可以把对于结果的期望,
压制在一个比较平衡的水平。
就算得不到理想的结果,也不至于沮丧。
3. 摒弃“有付出必有回报”的因果思维
记不清有多少人,跟我诉苦过:
“我很努力,也很勤奋,但总是得不到应有的回报,怎么办?”
实际上,回报跟付出,本来就不存在线性关系。
并不是努力一定会有所得 —— 它会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
如果保持着这种思维,
你就会在每一次“付出”时,不断地累积期望。
期望累积得越高,所带来的负面结果也就越强烈。
更好的方式是什么呢?
把你的行为,当做一颗种子。
你种下它,给它提供阳光、土壤和水分,
等待外界条件合适的时候,自然地萌生出来。
能长出来,自然很好;
长不出来,也不要紧,你已经尽你所能。
这样,对于结果的期望、焦虑和烦恼,也就将不复存在。
作者:Lachel,互联网经理人,高效管理达人,知乎10万关注答主,LinkedIn、36氪特约作家。公众号:L先生说(lxianshengmiao)
 

原创文章,作者:霜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5seo.com/how-simple-can-it-be-to-destroy-a-person.html

(0)
上一篇 2016年9月27日 上午11:11
下一篇 2016年9月27日 下午9:2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