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听不识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

总有一些歌,起初听是被它的旋律所吸引,后来才听懂了歌词。

总有一些歌,不经意间牵动起心底隐藏的故事,记忆翻江倒海涌起。

有人说,人这辈子最害怕突然把哪首歌听懂了。

初听不识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

《山丘》

越过山丘才发现 无人等候

喋喋不休 再也唤不回温柔

为何记不得 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曾经以为,

词很少年,“嬉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是与世事的握手言和,“不自量力的还手,直至死方休”是穷尽一生,跨越山丘的勇气与执着……

后来才明白,

有一种悲切,是“越过山丘,无人等候”。走了很远的路,不知疲倦地翻越,侥幸有点成就,回首却发现物事茫茫,意中人已择良木,老朋友散了联系,长辈们渐渐年迈。

年少不听《山丘》,听懂已是不惑年。

《一生所爱》

一生所爱

隐约在白云外

苦海泛起爱恨

在世间难逃避命运

相亲竟不可接近

或我应该相信是缘分

曾经以为,

这首歌是关于爱而不得的苦痛。

后来才明白,

《大话西游》是个寓言,在古老神话的壳子里很无厘头地讲述了爱情的错置,但本质上,却道出了一个人成长的代价有多大,实现一次转身有多难,“好像一条狗”的至尊宝有多无奈。是啊,人生在世,哪来无拘的潇洒?为了所爱,谁不曾头上紧箍,谁不曾爱上层楼,谁不曾孤单上路……

《后来》

如果当时

我们能

不那么倔强

现在也不那么遗憾

你都如何回忆我

带着笑

或是很沉默

曾经以为,

唱的是不可追的青春,是爱情里的遗憾。

后来才明白,

有一种感情叫“错过就不再来”。深爱着某个人,却自嘲一无所有的境遇,哪里配得上说爱。总想等功成名就之时,给她一场盛大的告白;总想等日子再好一点,给她羡煞旁人的安排……却忘记时移、事易,等闲变却故人心。错过了最佳时机,那句“我爱你”就再也说不出口。

所以,不要等天时地利才不自卑。错过,回忆时“眼睛会红”。

《夕阳之歌》

曾遇上几多风雨翻

编织我交错梦幻

曾遇你真心的臂弯

伴我走过患难

曾经以为,

夕阳之歌?那就是迟暮的感伤、美好的叹息。

后来才明白,

有一种殇,是歌曲成为歌者的墓志铭。那一年,当身体孱弱的梅艳芳站在舞台上,身披婚纱慷慨洒脱地唱这首歌时,距离生命倒计时不过40余天。歌声中满是沧桑、坚毅与不舍,令人敬佩亦扼腕。伊人已逝,此地空余潇洒声。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在十七岁的初恋第一次约会

男孩为了她彻夜排队

半年的积蓄买了门票一对

我唱得她心醉 我唱得她心碎

曾经以为,

只有旋律好听。

后来才明白,

一首歌,竟像放电影一样,回顾了一个女人的一生。十七岁、二十五岁、三十三岁、四十岁……从青涩到明媚,从甜蜜到变故,从疲累到放下,其中有多少难言之隐,欲说还休。只在夜深人静时,落一次无声的泪,下一场心头的雨。

《野狼disco》

大背头

BB机

舞池里的007

东北初代霹雳弟

曾经以为,

是土味的神曲。

后来才明白,

每一句歌词,都能回溯到黑土地的青春年代,都与东北那个落寞、倔强的时代相关。

那些罩着我们长大的老舅们,人到中年,爱耍帅装酷,没啥本事儿,好面子,他们穿着皮大衣,摇着“土嗨”的舞步——即使被生活逼到角落,也要恪守东北男人最后的骄傲。虽然不合时宜,但一件皮大衣代表一身体面,心里的苦露不出,这就够了。

如果说“左边画龙”,是底层人对义气江湖的笨拙模仿;“右边画彩虹”,何曾不是落寞者对拨云见日的温柔幻想?

《骊歌》

当这一切都结束 你是否失落

当我随烟云消散 谁为我难过

没有不散的伴侣 你要走下去

没有不终的旋律 但我会继续

曾经以为,

人生很长,长到我们能看透它的无聊与重复。

后来才明白,

时间是一个很痛的词,会在无声处吞掉许多理所当然。没有不散的筵席,没有不变的相伴,人生不是一场蹉跎,愿你珍惜别错过。

《化身孤岛的鲸》

我是只化身孤岛的蓝鲸

有着最巨大的身影

鱼虾在身侧穿行

也有飞鸟在背上停

我的背脊如荒丘

而你却微笑摆首

把它当成整个宇宙

曾经以为,

鲸鱼唯美且浪漫,像大海里的星辰。

后来才明白,

造物给了它灵性,也赋予它至深的孤独。听过52赫兹的鲸么?多年来没有一个亲属或朋友,唱歌的时候没有人听见,难过的时候也没有人理睬。因为在空气中,这只孤独鲸的波长只有6.6米,抵达不了任何同类。它是茫茫深海里,独立的星球。

《米店》

爱人 你可感到明天已经来临

码头上停着我们的船

我会洗干净头发 爬上桅杆

撑起我们葡萄枝嫩叶般的家

曾经以为,

不过民谣而已,小情小爱,没有生活的粗粝。

后来才明白,

也许是自己走得太快太慌张,忘记了怎么慢下来感受生活。你看,葡萄嫩叶织成的家多美!清贫的工作,小天小地的,大海也温顺得像城外的牛马。拾阶而下,跟随卖杏花的、卖米酒的下到巷子的深处,那里有小儿女的小城之恋,在温暖的午后静静地发酵。一生只爱一个人,足矣。

《父亲写的散文诗》

明天我要去 邻居家再借点钱

孩子哭了一整天 闹着要吃饼干

蹲在池塘边上 给了自己两拳

这是我父亲 日记里的文字

曾经以为,

这是某一个人的生活困窘的父亲。

后来才明白,

这是太多人父亲的影子。父亲没有什么散文诗,他的手是厚重的茧,他的小本子里记满了干活的工期,他的嘴里念叨着一毛一分的生计。

以前我们不理解父亲,嫌他们太过平庸,让一家人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嫌他们像年迈的狮子,不会在残酷的丛林法则下高效地猎食。长大后,当我们自己挨过生活的拳,才理解其中的苦。

《平凡之路》

我曾经失落失望

失掉所有方向

直到看见平凡

才是唯一的答案

曾经以为,

成功是,莫忘少年凌云志,教取天下第一流;是衣锦还乡、功成名就。

后来才明白,

人生是多元的,不只有攀爬高山,或深潜海沟,它也可以是在寂寂平原走出自己的小径。种自己的花,摘自己的果,养活自己,养活家人,和喜欢的一切在一起。

哪怕平凡,哪怕暂时没有成为想成为的人,还没过上想要的生活,重要的是,你一直在耕耘,一直在追寻。

原创文章,作者:霜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5seo.com/i-dont-know-what-i-like-at-first-but-im-already-a-person.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手贱删了一些内容,暂时先这样,白天上班忙,晚上才有空弄一弄。哪里有bug发邮件([email protected])怼,一不小心就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