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长沙SEO霜天首页
  2. 日常感悟

九江受伤了

九江北岸遇风雨

唐代:白居易

黄梅县边黄梅雨,白头浪里白头翁。

九江阔处不见岸,五月尽时多恶风。

人间稳路应无限,何事抛身在此中。

九江受伤了

昨天发生的九江和黄梅的冲突上热搜了,网上基本是一片倒,没几个人关心事情的真相,全都在炮轰九江甚至江西。

其实,这只是一个偶然性的突发事件,每个人都有自我保护的意识,九江免费开通公交往返,两个半小时接送了至少两千人,究竟是碰了谁的蛋糕?疫情以来九江紧挨湖北,医护人员全力支援湖北,没有多说一句,如果不是九江政府的严格管控,守住了九江的北大门,江西就是第二个湖北。

本来九江一桥过人,九江二桥过车,这已经很清晰了,如果能做到有序,也不会发生这些事。这次疫情来袭,不是只有湖北人民在努力,全国人民都在努力,如果总是用这种思维揣测别人是不是地域歧视,连你自己都看低自己,别人怎么可能高看你们!

昨天九江警车被掀翻,民警被围殴,九江人民还被骂上热搜,我们做错了什么?官媒这个没有经过调查扣的帽子我们不戴!九江寒心了,江西寒心了,如果一个未公开结果的坏事件发生可以以偏概全,解读成所谓的只是嘴上说说湖北加油,全国人民也会寒心的。放下恶毒的语言,就像那些你们害怕遇见的。

九江人民不会歧视任何地方的人,江西人也不会。全国人民都是在家隔离抗疫,去各大超市餐馆医院也都是配合测温扫码。医护人员和基层民警为了守护这个城市付出了太多太多。这次九江太多的人被伤了心。 ​​​​

本是一家亲,冲突太荒唐。湖北省黄冈市黄梅县的小池镇,与江西省九江市的浔阳区隔江相望。

古时黄梅的杨林湖水进入东港流入长江处,说有一池,因此得名小池口。南北朝时此地称太子洑,驿站称太子驿,唐朝改名“临江驿”。

明清以来又划小池口为清江镇,“清江烟雨”是黄梅古十景之一。县志记载:“雨中春树,江上烟波,远望浔阳城廓,直如海市蜃楼”。

清末,该地东段为清江镇,西段为小池口镇,前者属湖北黄梅县,后者属江西德化县(后改为九江县)。

1936年,国民政府行政院决定,以长江为界划定湖北江西省界。将原属江西九江县江北部分的小池口镇划归湖北黄梅县管辖。

唐代诗人张籍写有《宿临江驿》:

楚驿南渡口,夜深来客稀。

月明见潮上,江静觉鸥飞。

旅宿今已达,此行殊未归。

离家久无信,又听捣寒衣。

援鄂医疗队刚刚回来你们就开始不分皂白聚众殴打九江民警了,官方还没调查发通告就全部舆论起来围攻九江了? 当初不知道哪里人封城后木盆渡江到别人那里去,人家也没带你们的舆论啊,远亲不如近邻,帮收快递、17路免费接送去火车站。这么艰难的日子都过来了,而如今“相煎何太急”?本是一家亲,冲突太荒唐。

不管是所谓的九江警察出手打人,还是所谓免费公交动了黑车利益,黑车司机假扮黄梅警察挑起矛盾……我所不解的是,有什么理由可以合理解释一群人理直气壮的去掀翻警车,围殴警察,法治社会需要这样的“义愤填膺”“逼不得已”吗?这是“正义”的表现还是“唯恐天下不乱”坏了良心?

援鄂队伍刚刚返赣尚在隔离,免费的接送车辆仍来回奔波在路上,“歧视”从何谈起?!“九江道歉”从何谈起?!做错了什么竟要未经查明就动用群起而攻的“私刑”?

围殴警察、围攻警局,作为一个遵纪守法、遵循公序的普通市民,这种行为我无法理解,不能接受…… 江西援助湖北疫情才刚刚结束,九江也没完全恢复正常运行,处于有序开放当中,包括餐饮业,公交等等都有相应规定,不能动不动就说歧视湖北人,大家都是为了防控疫情,不是为了防控人与人之间的感情。

哪个九江人家里没几个黄梅的亲戚,又有哪个黄梅人没几个九江的朋友,不能因为一件不美好的事,否定了数十年来的相近相亲吧,九江人的菜篮子和经济建设离不开黄梅人,同样黄梅人的衣食住行医也离不开九江。

都是中国人,闹事的毕竟是部分人,不能把整个湖北省和江西省的人民一起带上互骂,你们互骂得越开心,那些唯恐中国不乱的不法分子越高兴,现在这个新闻都被某些坏人转到国外去了,全世界都在看笑话,一家人闹点小矛盾正常,停止互骂。九江人民不会歧视任何地方的人,江西人也不会。

九江真的受伤了。

原创文章,作者:霜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5seo.com/jiu-jiang-shou-shang-le.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8274972003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3011577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