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辈子很长,没有谁非要谁不可。

我的公众号后台是一个树洞,每天有数十上百条的情感提问。其中最高频的话题之一,就是“为什么忘不了前任”因为有过他/她,再遇见谁都是将就的“何以笙箫默”情结,无分男女,永不过时。

身边也有太多类似的故事。

朋友B是看着言情小说长大的女生。从她识字,到走完青春期,概而言之,就是憧憬恋爱的十年。

她也确实在正当好的年纪,遇到了体健貌端意气相投的男友M。最甜蜜的时刻,两人一起出入课堂、食堂,连澡堂都要十八相送,到门口才分道扬镳。二十分钟之后,M又罔顾同学的讪笑和嘲讽,在寒风里端着澡盆,兀自等待。

M对B各种好,代写笔记,买很多零食,周末还和B去看电影。B时常和我们说起,茫茫人海中的遇见,是多么幸运,又多么幸福。如是状态,重复了一年多,直到身边人都习以为常。

然后,是M移情别恋,而B念念不忘的结局。

B的闺蜜都说,渣男而已,不必当真,再找一个合适的就是。可B却说了很多和你一样的话。很长一段时间里,她没有再恋爱,身边的人再着急,她也念着M曾经的好。直到某一天,她接受了另一个人,说服自己的理由是:一辈子很长,没有谁非要谁不可。

你“第一次真正喜欢的人”,应该不像M那么决绝。分手未必是你的责任,可走不出来,却怪不了别人。

我理解,投入是爱情的前提。当爱情来敲门,再理性克制的人,也难免心旌摇曳。

可爱情逝去,就像指间细沙,怎么挽留也只剩下记忆中的触感。深陷这种想像,还要去握住,握得越紧越徒然。佛家讲我执,对自己关心的东西,不论具象到物件,还是抽象到感受,执念愈深,痛苦就愈剧烈。

我们往往会忽略一点:所谓爱情,大都只是你希望的样子。

萌芽的时候,希望两个人能够走得很近,为此有了试探和接近。热恋的过程,希望享受激越与甜蜜,因而极力表现,甚至会扮演自己的形象大使。这些正向的意愿,容易发现。

另一种希望,却体现为微妙、拧巴的放任。当矛盾爆发,濒临分手,分明有机会去解决,我们却常常手足无措。一旦再无瓜葛,偏偏又惦记,甚至还拿来作为参照系,一厢情愿地认定,经历了刻骨铭心的不了情。

事实上,流逝的爱情远没有自以为的特别。忘不掉的,不过是想像中的他/她。觉得走不出来,只是听凭自己的小情绪,不愿意忍受割舍的阵痛。当思念熬成缠绵的伤口,偶尔甚至还会享受自怜的酸涩。就像坐在地上打滚耍赖的孩子,明知无果,还要矫情。

成熟的爱情需要节制,成熟的人要学会控制感情。唯有收放自如,才能挥别对想像的依赖。理性的态度,是不作茧自缚,以宽容之心,面对未来的无限可能。

 

点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