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鑫江歌案:自私冷漠,为什么比杀人更招人唾骂?

文章来源:拾遗

刘鑫江歌案:自私冷漠,为什么比杀人更招人唾骂?

让恶人得到恶的惩罚,才是最大的善。

江歌案这几日成了朋友圈的“主旋律”。

网民们几乎一边倒地支持江歌妈妈。

面对这种一边倒的情况,

一些报纸和自媒体站出来说:

“很多人都是道德婊,正在表演维护正义。”

“为什么大家都针对刘鑫,没人关注真正的凶手陈世峰?”

“比杀人犯更可怕的,是网络暴力。”

“看见网民一边倒的情况,我就知道中国距离发达国家至少还有50年差距。”

这些言论,

我觉得都没说到点子上。

我也反对网络暴力,

我也希望陈世峰得到制裁,

但是大家有没有想过两个问题:

为什么网民更关注刘鑫而不是陈世峰?

为什么刘鑫的自私冷漠会比陈世峰的杀人更招人唾骂?

刘鑫江歌案:自私冷漠,为什么比杀人更招人唾骂?

 

因为杀人是个案,跟大家的关系不是很大,

但刘鑫的自私和冷漠,

却射穿了大家心中的道德底线。

江歌是仗义的。

刘鑫与前男友陈世峰发生纠纷后,

被威胁,于是向好友江歌求助。

江歌让刘鑫住在自己租的房内,仗义。

陈世峰反复威胁与跟踪刘鑫,

江歌意识到危险,说:报警。

刘鑫阻止:别报警,我住这里不合法。

因为这房是江歌一个人签的租赁合同。

江歌就放弃了报警,仗义。

陈世峰追踪到两人住所,

江歌赶紧让刘鑫进门躲避,

自己在屋外跟陈理论,仗义。

结果被陈世峰乱刀捅死。

而刘鑫是极不仗义的。

在屋内听到江歌的呼救声,

却选择了不开门,不仗义。

这个不仗义,如果说还情有可原,

那接下来的一系列不仗义就是无耻了。

江歌死后,其母赴日本寻找凶手,

刘鑫明知是陈世峰,却不告诉江母,不仗义。

江歌葬礼,刘鑫不参加,

为她而死,却情薄如此,不仗义。

江母数次向刘鑫询问江歌死时情况,

刘鑫置之不理,不仗义。

江母在网上推测:凶手可能是刘鑫前男友。

刘鑫暴怒,威胁江母:

“再出这种新闻,我就停止协助警察。”

不但不协助,刘母还破口大骂:

“她命短,她不是为了俺闺女!”

“不识可怜的JB草的东西!”

这一幕,简直就是“农夫与蛇”的翻版。

为什么网民更关注刘鑫而不是陈世峰?

因为陈世峰杀人只是个案,

而刘鑫却射穿了我们心中的道德底线。

损害了正常人所认知的感恩、善良等品德。

如果我们对这种恩将仇报都视而不见,那道德何存?

刘鑫江歌案:自私冷漠,为什么比杀人更招人唾骂?

为什么网民关注刘鑫而不是陈世峰?因为我们怕成为下一个江歌。

大家还记得半年前的辱母杀人案吧,

一帮流氓把于欢的母亲按进马桶吃屎,

一帮流氓当着于欢的母亲放黄色录像,

一帮流氓当着于欢用生殖器侮辱其母亲,

于欢忍无可忍,持刀捅了人。

因为杀人,他被法院判处死刑。

这件案子被《南方周末》曝光后,

很多网民站出来支持于欢,

有个网民说得特别好:我关注辱母杀人案,是因为我害怕我有天也会成为于欢。

“与其说我关注辱母杀人案,

不如说我关注自己被侮辱被损害时,

如何才能获得公义?

如何才能有效自保?”

其实,刘鑫江歌案也是如此。

与其说大家关注刘鑫,

不如说大家唯恐成为这种行为的牺牲者。

柏拉图有一句话说得好:

“人类对于不公正的行为加以指责,

并非因为他们愿意做出这种行为,

而是惟恐自己成为这种行为的牺牲者。”

刘鑫江歌案:自私冷漠,为什么比杀人更招人唾骂?

这个社会之所以得以良性运行,取决于两个东西,

一是法律,二是道德。

违法犯罪的事情,交给法律来处理。

违反公德但够不上犯罪的事情,交给道德来谴责。

刘鑫江歌案曝光后,很多人说:

“我们应该克制,冷静旁观。”

“我们不该对刘鑫施以网络暴力。”

我也一直反对网络暴力。

让吴京捐一亿,我反对。

乔任梁自杀了,去责怪陈乔恩不哭,我反对。

但对于挖掘真相类“网络暴力”,

对于是非分明类“网络暴力”,

我是愿意支持的。

(但我反对人肉搜索和谩骂)

因为如果没有“网络暴力”逼供,

真相是很难浮出水面的。

就拿这次刘鑫江歌案来说,

如果没有网民不断紧逼曝光,

我们可能连一点内情都不知道。

而恩将仇报的刘鑫,照样还是该吃吃该乐乐,活得潇洒自在。

也就是说,我们每一次沉默,

都是在降低恶人做恶的成本。

我们每一次退让,

都是在增加行恶的机会。

我们每一次的默许,

都是在助长暴力的发生。

一个网民说得好:

“我们最大的绝望,就是对坏人束手无策。”

大家也知道实施“网络暴力”不对,

但如果不借助网络的力量,

又何以惩罚和震慑那些作恶的坏人呢?

你有更好的办法告诉我们吗?

中国人最喜欢主张以德报怨,

但以德报怨,那何以报德?

刘鑫江歌案:自私冷漠,为什么比杀人更招人唾骂?

一位妈妈看到江歌案的报道后,对女儿说了这样一段话:

“人性复杂,

你先要学会保护自己,

才能考虑善良以及其他。

如果可能,

永远不要把别人的仇恨拉到自己身上,

谁惹上的麻烦谁解决,

永远不要用自己的肉身,

去替人做枪靶,

也永远不要在任何时候,

去消耗殆尽自己生命的所有能量,

去为别人的失误买单。

在爸爸妈妈眼里,

你最重要,无可取代。

我宁愿你不善良!”

看到这句话,我虽然很理解,

但也经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这是我最担心的——很多人再也不愿成为江歌,就像很多人不愿再扶摔倒的老人一样。

有时候,正义和良知得不到伸张,

是非常具有破坏力的,

因为它会推动“冷漠”像病毒一样相互传染。

你冷漠,我冷漠,他冷漠,

最后的结果,

就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出来当江歌。

我为什么有时候会赞同“网络暴力”,

因为这个社会需要有人出来表达愤怒,

如果大家都不出来伸张正义,

那社会的良知就会渐渐消亡。

刘鑫江歌案:自私冷漠,为什么比杀人更招人唾骂?

 

基督教哲学中有一个神义论,问的是既然上帝是至善的,

为什么世间却有如此多的罪恶。

预定和谐论几乎完美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人之所以会觉得世间有如此多的罪恶,

是因为人只看到了局部,而没看到全局。”

你眼中所看到的恶,

恰恰是这个至善世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这就好比一个士兵,

他看到敦刻尔克大撤退时,

以为这一仗输得太惨了。

其实他不知道他所在部队的溃败,

恰恰是整个战局走向胜利的一部分。

“所以你看到的眼前的恶,

不过也是上帝所创造的至善世界的一部分。”

我为什么要讲预定和谐论?

我想说的是“网络暴力”虽然恶,

但并非一无是处,

这种恶有时发挥着极大的“善”的作用,

它会让那些“违反道德但又够不上法律制裁”的人,获得应有的惩处。

法律可以制裁违反法律的人,

但它可以制裁违反道德的人吗?

不能。

所以需要道德谴责来补充。

这个道德谴责的补充,

有时候就是适当的“网络暴力”。

“如果一个人没有良知,

我们就用网络唤醒他的良知;

如果法律制裁不了道德罪人,

那就让他知道舆论会!”

什么是善?

有时候,让一些人得到应有的惩罚,才是最大的善。

让恶得到恶的惩罚,

善才会得以良性运行。

刘鑫江歌案:自私冷漠,为什么比杀人更招人唾骂?

 

网络舆论的惩罚会不会过头?很多时候——会。

它会让一个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所以对于如今之刘鑫,

说句老实话,我还是有些怜悯的。

但怜悯归怜悯,苦果只能她自己扛。

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

如果你选择给富翁当小三,

在你享受厚待的快感之后,

就得承担被捉奸被唾弃的代价。

如果你选择做小姐,

在你享受数钱的快感之后,

就得承担淋病、梅毒的代价。

如果你选择吸毒,

在你享受飘飘欲仙之后,

就得承担疾病与死亡的代价。

对于刘鑫也是一样,

在她选择自私、冷漠、逃避之后,

那她就得承担道德追责的代价。

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喜欢俞敏洪的一句话:“人生是选择的总和。”

人生这场戏的最终结局,

其实就是一个个选择叠加起来的总和。

你现在的生活取决于你十年前的选择,

你现在的选择决定了你十年后的生活。

所以,我们要善待每一个选择。

点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