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他,就好好说话

爱他,就好好说话

父母如何培养孩子习惯,如何陪伴孩子成长,如何辅导孩子做作业……类似的文章有许多,但也有家长感慨,学习了那么多的知识,为什么在教育孩子上还不见起色?

其实,在教育孩子这件事上,有一点,我们须明了:比起尚在成长中的孩子,更需要学习的,永远是父母。

父母能给孩子最可贵的礼物:

大抵就是把孩子视为

一个独一无二的灵魂,

一个正在成形的独立的人格,

给予令他安心的尊重和信任

爱他,就好好说话

《子女》

作者/[黎]纪伯伦 译者/李家真

你的子女,并不是你的子女。

他们降诞于生命对自身的渴求。

他们由你而来,却不是自你而生。

他们与你相伴,却并非属你所有。

你尽可给他们爱,

却不可给他们思想,

因为他们,有他们自己的思想。

你尽可用屋宇庇护他们的身体,

却不能庇护他们的灵魂,

因为他们的灵魂

栖居在未来的屋宇,

那是你做梦也无法造访的地方。

你尽可努力模仿他们,

却万万不可尝试,

将他们变得与你一样。

因为生命从不倒退,

也不在昨日延宕。

你是弓,子女是鲜活的箭,

由你的弓弦施放。

神圣的弓手,

看准无尽道路之上的鹄的,

凭他的伟力将你引满,

好让他的箭飞得迅疾,

飞得辽远。

欣然领受弓手的弯拗吧;

因为他钟爱稳当的弓,

一如钟爱疾飞的箭。

[注:鹄gǔ,鹄的即箭靶中心]

这世上,

没有完美的父母,

也没有完美的孩子。

但是,不完美却不妨碍

我们不断地学习如何去爱

《附耳细说》

(节选)作者/毕淑敏

爱他,就好好说话

01

  韩国的古书,说过一个小故事。

  一位名叫黄喜的相国,微服出访,路过一片农田,坐下来休息,瞧见农夫驾着两头牛正在耕地,便问农夫,你这两头牛,哪一头更棒呢?农夫看着他,一言不发。等耕到了地头,牛到一旁吃草,农夫附在黄喜的耳朵边,低声细气地说,告诉你吧,边上那头牛更好一些。黄喜很奇怪,问,你干吗用这么小的声音说话?

  农夫答道,牛虽是畜类,心和人是一样的。我要是大声地说这头牛好那头牛不好,它们能从我的眼神手势声音里分辨出来我的评论,那头虽然尽了力,但仍不够优秀的牛,心里会很难过……

爱他,就好好说话

  由此想到人,想到孩子,想到青年。

  无论多么聪明的牛,都不会比一个发育健全的人,哪怕是稍明事理的儿童,更敏感和智慧。对照那个对牛的心理体贴入微的农夫,世上做成人做领导做有权评判他人的人,是不是经常在表扬或批评的瞬间,忽略了一份对心灵的抚慰?

爱他,就好好说话

02

  父母常常以为小孩子是没有或是缺乏自尊心的。随意地大声呵斥他们,为了一点小小的过错,唠叨不止。不管是什么场合,有什么人在场,只顾自己说得痛快,全然不理会小小的孩子是否承受得了。

  以为只是良药,再苦涩,孩子也应该脸不变色心不跳地吞下去。孩子越痛苦,越说明对这次教育的印象深刻,越能够起到举一反三的效力。

爱他,就好好说话

  能够约束人们不再重蹈覆辙的唯一缰绳,是内省的自尊和自制。它的本质是一种对自己的珍惜和对他人的敬重,是对社会公有法则的遵守服从。

  如果一个孩子从小就在无穷心理折磨中丧失了尊严,无论他今后所受的教育如何专业,心理的阴暗和残缺都很难弥补,人格将潜伏下巨大危机。

爱他,就好好说话

03

  我想,对于孩子来说,凡是隶属天分的那一部分,无论是表扬还是批评,都不必过多地拘泥于此。

  就像玫瑰花的艳丽和小草的柔弱,都有浓重的不可抵挡的天意蕴藏其中,无论其个体如何努力,可改变的幅度不会很大,甚至丝毫无补。玫瑰花绝不会变成绿色,小草也永无芬芳。

  人也一样。我们有许多与生俱来的特质,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比如相貌,比如身高,比如气力的大小,比如智商的高低……在这一范畴里,都大不必过多地表扬或批评。

爱他,就好好说话

  夸奖这个小孩子是如何美丽,那个又是如何聪明,不但无助于他人有的放矢地学习,把别人的优点化为自己的长处,反倒会使没有受表扬的孩子滋生出满腔的怨怼,使那受表扬的繁殖出莫名的优越。

  批评也是一样,奚落这个孩子笨,嘲笑那个孩子傻,他们自己无法选择换一副大脑或是神经,只会悲观丧气也许从此自暴自弃。旁的孩子在这种批评中无端地得了傲视他人的资本,便可能沾沾自喜起来,松懈了努力。

爱他,就好好说话

04

  批评和表扬的主要驰骋疆域,应该是人的力量可以抵达的范围和深度。它们是评价态度的标尺而不是鉴定天资的分光镜。

  我们可以批评孩子的懒散,而不应当指责儿童的智力。

  我们可以表扬女孩把手帕洗得洁净,而不宜夸赏她的服装高贵。

  我们可以批评临阵脱逃的怯懦无能,却不要影射先天的多病与体弱。

  我们可以表扬经过锻炼的强壮机敏,却不必太在意得自遗传的高大与威猛……

爱他,就好好说话

  不宜的批评和表扬,如同太冷的冰水和太热的蒸汽,都会对我们的精神造成破坏。孩子的皮肤与心灵,更为精巧细腻。他们自我修复的能力还不够顽强,如果伤害太深,会留下终生难复的印迹,每到淫雨天便阵阵作痛。遗下的疤痕,侵犯了人生的光彩与美丽。

  山野中的一个农夫,对他的牛,都倾注了那样的淳厚的有心。人比牛更加敏感,因此无论表扬还是批评,让我们学会附在耳边,轻轻地说……

 

 

责编:姚润萍

编审:陈卫平 张斌

点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