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不是为了走向复杂,而是为了抵达天真

作者:点亮生活的那束光
来源:微信公众号  拾遗
 

天真的人,不代表没有见过世界的黑暗,恰恰因为见到过,才知道天真的好。

——三毛

 
一位朋友在拾遗后台留言问:
“为什么保持天真这么难啊?”
和一位同事一起吃饭时,
她无意间说了老板的很多不是,
“没想到一转身,我就被同事卖了。”
第二天,老板找她谈话:
“如果你对我很不满,可以辞职。”
这位朋友留下一段感叹:
“我一直天真的以为,
路见不平就该拔刀相助,
朋友有事就该两肋插刀,
投入爱情就该飞蛾扑火,
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
后来经历很多次惨痛教训后,
我才知道:这个世界原来这么复杂。
为什么保持天真这么难啊,
如果成熟意味着世故、圆滑、虚伪,
那我宁愿一辈子学不会成熟。”
我回答:你想保持天真的唯一方式,就是先“失去”天真。
 
02
而另一朋友问了一个相反的问题:
因为亲朋好友老是说他:
“你想事情为什么总是这么天真?”
“你做事情能不能成熟一点?”
于是他在拾遗后台留言问:
“我要不要向祁同伟学习?”
看过《人民的名义》的人都知道:
祁同伟原本是偏远山区的农村娃,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考上汉东政法大学。
跟无数农村好青年一样,
祁同伟想凭借自己的努力打出一片天。
但毕业之时他遭遇了一次潜规则,
被分配到了一个小山村司法所。
于是,他终于恍然大悟:
“我以前怎么这么天真啊!
天真地以为知识能改变命运。
现在我终于知道了,
能改变命运的不是知识,而是权力。”
从此,祁同伟就迷上了“权谋之术”。
这位朋友问:我想变得成熟点,是不是应该向祁同伟学习?
我回答:当然不应该——成熟不是为了走向复杂,而是为了抵达天真。
 
03
一位朋友想保持天真,
我却劝他“要先放弃天真”。
一位朋友想学习成熟,
我却劝他“要努力抵达天真”。
这是不是有点自相矛盾?
我先讲一个青原惟信禅师的故事。
那一年,行者问禅师:
“您学道前,是什么样子?”
禅师答:“见山是山,见水是水。”
行者问:“那您学道后呢?”
禅师答:“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
行者问:“那您得道后呢?”
禅师答:“见山又是山,见水又是水。”
这个故事,其实讲的就是成长的三种境界。
我们青春年少时都是天真的,
不知道世界的运行规则,
所以“见山是山,见水是水”,
活得天真烂漫、纯真无邪。
这时候我们的状态,是一种“无我境”。
少年不识愁之味,是一种无知的天真。
我们慢慢长大、步入社会后,
才明白这个世界竟然这么复杂,
山不是我以前见的山,
水也不是我以前见的水了,
吃尽苦头后,我们终于学会了“应付”。
于是进入成长的第二重境界——假我境。
懂得了戴上面具,知道了见风使舵。
很多人会停留在这一层很久,甚至一生。
但强大的人会跳出这一层,
进入成长的第三重境界——真我境。
知道世界的运行规则之后,
见过人世的复杂与阴暗之后,
才更加明白天真之可贵,
于是愿用天真的态度去度过这一生。
所以便又“见山是山,见水是水”了。
也就是说,一个真正天真的人,必定见过人世的复杂与阴暗,否则这样的天真只是一时的无知。一个真正天真的人,也必定是超
越了世俗的成熟,所以才能回归于“丰富的单纯”。
 
04
赵辛楣给方鸿渐去了封电报,
推荐他到三闾大学任教授。
可高校长觉得方鸿渐至多能做个副教授。
但电报已经发了,如何是好呢?
于是高校长便玩起手段来:
一见到方鸿渐,他就说:“收到我的信没有?”
方鸿渐蒙了:“没有呀。”
高校长急了:“这信很重要,哎……”
一下就把方鸿渐整得愧疚起来。
高校长说:“辛楣说先生是留德博士,可先生开来的履历上并没有学位……”
方鸿渐的脸腾一下红到耳根。
高校长又说:“部里的规矩呆板得很,照先生学历,至多能当讲师,教授待遇报上去一定会被驳下来。但我相信辛楣的保荐,所
以破格聘先生为副教授……”
方鸿渐又羞又愧,连声说“谢谢”。
一个烫手问题就这样被完美解决。
《围城》里,这般的人性刻画比比皆是。
可见作者钱锺书是个“极通世故”的人。
虽然极通世故,但钱老却依然一派天真。
“文革”期间,上面通知他参加国宴。
一般人接到通知,都是受宠若惊。
钱老却说:“我很忙,我不去,哈!”
“这是江青同志点名要你去的!”
“哈!我不去,我很忙,我不去!”
“那可不可以说你身体不好,起不来?”
“不不不!我身体很好!我很忙,我不去,哈!”
在那个骚人墨客竞相献媚邀宠的时代,
钱锺书始终保持着文人的清高和傲骨。
什么是天真?
这才是真正的天真——深谙世故而不世故:见过了经历了百般风雨,依然还能“一片冰心在玉壶”。
世事洞穿,但天真不泯。
千帆过尽,但不忘初心。
 
05
1957至1978年间,木心数度入狱。
他被关起来的原因是什么呢?
陈伯达在会上嘲笑海涅。
木心气愤,就嚷嚷:他也配对海涅乱叫。
就这一句话,他被关进漏雨积水的防空洞。
半年后转移监牢时,关他的人想:“这小子准得爬着出来。”
可木心腰坚挺,裤子还有笔直的缝。
坐牢期间,他受尽折磨,断了两指。
但他笑着,永远一副骄傲的派头。
一出狱后,便得知母亲去世,
悲痛之后,他也只是一句感慨:“诚觉世事尽可原谅。”
多年后,梁文道看到木心50岁照片时惊叹不已:
“你不觉得这个人像坐过牢似的,
从文革中结束改造回来的很多作家,
难免身子会往前驼下去,有点曲髅,
难免神情会有点沮丧、失落、惶恐,
但木心没有,他精气神很足,
好奇怪好奇怪的一个人。”
木心说:“我是一个在黑暗中大雪纷飞的人哪!”
木心深知人性之丑陋、自私、虚伪,
他理解别人的欲望,理解别人的局限,
知道世界喜欢在荒诞滑稽里闹成个兴高采烈的样子,
所以就不把别人的荒唐看得太重,
因此而活得干净、明快、轻松和潇洒。
什么是天真?
这才是真正的天真——木心说:“真正的成熟是你在经历过太多事情后,依然能够将内心与这个世界进行剥离。享受人生而不沉
湎、历经苍凉而不消极。”
看透人性,宽恕人性。
了解黑暗,但不植根黑暗。
生活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06
华为老总任正非写过一篇《管理的灰度》。
他提出:一个领导人的水平就是合适的灰度。
“并不是非白即黑、非此即彼。
合理地掌握合适的灰度,
是使各种影响发展的要素,
在一段时间和谐,
这种和谐的结果叫灰度。”
纵观历史上的变法,
大多没有达到变革者的理想。
任正非认为之所以失败“就是缺少灰度”:
“变革太激进、太僵化,
冲破阻力的方法太苛刻。
方向,有时并不是一条直线,
在某些时段来说,还会划一个圈,
但我们离得远一些来看,
方向仍是紧紧地指着前方。”
坚持“合适的灰度”,任正非带领华为所向披靡。
什么是天真?
这才是真正的天真——天真不是一味地白,而是能够容纳一定的灰。
灰,是懂得融洽于人情世故。
白,是永远坚守自己的价值体系。
灰,衡量的是应对外界的能力,
白,衡量的是保持内心的能力。
所谓天真,就是融洽于世故,但超然脱俗;接受整个世界,但并不因此失去自己。
 
07
龙应台写过一篇《相信与不相信》:
“曾经相信过历史,后来知道,
原来历史的一半是编造……”
“曾经相信过文明的力量,后来知道,
原来人的愚昧和野蛮不因文明的进展而消失……”
“曾经相信过理想主义者,后来知道,
理想主义者往往经不起权力的测试……”
“曾经相信过爱情,后来知道,
原来爱情必须转化为亲情才可能持久……”
在经历这么多失望后,龙应台笔锋一转:
“譬如历史也许不能信,
但是对于真相的追求可以无止尽。
譬如文明也许脆弱不堪,
但是除文明外我们其实别无依靠。
譬如理想主义者也许成就不了大事大业,
但是没有他们社会一定不一样。
譬如爱情总是幻灭的多,
但是萤火虫在夜里发光从来就不是为了保持光……”
什么是天真?
这才是真正的天真——看透生活的本质后,依然热爱生活。
正如罗曼·罗兰所说: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懂得残缺、接纳残缺,
但依然孜孜不倦追求美好。
 
08
很喜欢作家花大钱的一段话:
“成年后受过最好的夸赞大概是‘天真’。
当然,小时候也这么被夸过,
但这两者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那时的‘天真’是‘蒙昧’,
是还未开花的状态,
人生尚为一片混沌局面。
而成年后的‘天真’是一种选择,
是心里透亮,是英勇地选择去做一个天真的人。”
学者周国平也说过一句类似的话:
“对于心的境界,
我所能够给出的最高赞语。
就是:丰富的单纯。
我所知道的一切精神上的伟人,
他们的心灵世界无不具有这个特征。”
这种“丰富的单纯”,
就是“见山又是山,见水又是水”后的天真。
天真的人,不代表没有见过黑暗,
恰恰因为见过,所以才知道天真的好。
人生,获得大幸福的人,
都是真正天真的人。
真正的成熟,
不是为了走向复杂,
而是为了抵达天真。

原创文章,作者:霜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5seo.com/mature-not-complex-arrive-naive.html

(0)
上一篇 2017年8月16日 下午2:40
下一篇 2017年8月19日 下午12:0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列表(1条)

  • 装一网
    装一网 2017年8月19日 上午8:15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对你的博客说,下次还来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