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密克戎(Omicron)一个比德尔塔更凶险的变异来了?

自疫情爆发以来,新冠病毒的变异情况就一直受到密切关注。

一些比较有威胁性的变异株会被世卫组织用希腊字母特别命名,比如阿尔法毒株(Alpha),贝塔毒株(Beta),其中流传最广的当属德尔塔毒株(Delta)。

奥密克戎(Omicron)一个比德尔塔更凶险的变异来了?

根据中国疾控中心的研究数据,相较于初代新冠病毒,德尔塔的传播率增加了97%(国外也有一些研究认为,德尔塔的传染性增强了60%)。

所以自从德尔塔变异株出现后,很快就击败了它的那些“前辈”,成为全球流行最广的版本。

但是别忘了,病毒是会不断进化的。

11月9日,南非检测到了一种名为B.1.1.529的变异毒株,并于11月24日上报到了世界卫生组织。

仅仅两天之后,世卫组织就将其危险等级列为VOC级,并将这种新型的毒株命名为奥密克戎(Omicron)。

按照危险程度从低到高,世界卫生组织将病毒分为三个等级:

  • VUM(Variants Under Monitoring,监测中的变异株)
  • VOI(Variants of Interest,值得关注的变异株)
  • VOC(Variants of Concern,值得关切的变异株)

当年德尔塔毒株从确认上报到升级为VOC级,前前后后花了半年时间;而奥密克戎从上报到定级为VOC,仅仅只用了两天,这也从侧面反映了这种变异株的威胁程度。

由于这种新型毒株才刚发现不久,所以它的传播力、致病力和免疫逃逸能力等关键信息都还缺乏足够的论证,但目前已知的一些消息已让人不得不高度警惕。

一来是,这种病毒已发生了多处关键性的变异。

奥密克戎已确认到约50个变异点位,其中在S蛋白上的变异点至少有32处(相比之下,德尔塔在S蛋白上仅有15处突变)。

奥密克戎(Omicron)一个比德尔塔更凶险的变异来了?

S蛋白的突变非常关键,如果把病毒比作敌人的话,S蛋白就相当于病毒侵入人体的武器。

现在敌人的武器升级了,自然要引起我们的高度警惕。

除此之外,根据目前已知的一些研究显示,新冠病毒的S蛋白如果出现K417NE484AN501Y突变中的任意一种,其免疫逃逸能力就会增强,而奥密克戎变异株同时存在上述三种突变。

三重buff叠加之下,自然会让人担心:疫苗和抗体药物对这种变异株的有效性,会不会出现显著的下降?

以上是理论层面的分析。

二来是,目前已有的实践数据同样显示,奥密克戎确实传播很快。

这种变异株仅用了25天,就在南非的新增病例中占据了90%的比例,相比之下,德尔塔用了100天,才在新增病例的占比中上升到80%。

奥密克戎(Omicron)一个比德尔塔更凶险的变异来了?

这里并不是说德尔塔弱,而是想说,奥密克戎很可能比德尔塔还要厉害得多。

它完全有可能成为新一代的超级毒王。

这也是为什么英美等十三个国家(地区)第一时间宣布对南非等7个非洲国家实行限航;而以色列和日本这两个原本已放开国门的,更是选择“全面封国”,暂停所有外国人入境,可见形势之严峻(当然,就像上文说的,目前我们对奥密克戎的研究还相当有限,目前还只是基于有限信息下的初步推演,其传播力、致病性和免疫逃逸能力到底如何,至少还需要几周时间才能得到更可靠的数据)。

那么,这种新型变异是怎么来的?

这两天流传最广的一种说法是,很可能是从艾滋病人体内进化而来的。

艾滋病也叫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病人的免疫系统会出现严重退化,难以对病毒进行清除,在这种情况下,一旦新冠病毒成功侵入艾滋病人体内,就能在人体内源源不断地进行复制,而病毒复制的次数越多,变异的可能性就最大。

根据南非统计局2017年的数据,该国约有1/8的人口携带有艾滋病毒,部分省份甚至高达1/4,相当于给病毒的变异提供了“温床”(也有人认为南非的官方数据明显低估了艾滋病的比例)。

而一年前的贝塔毒株,恰恰也是最早在南非被发现的。

当然,以上只是奥密克戎毒株来源的一种推测,我们称之为可能性1

中国疾控中心的专家在最新的答复中认为,变异毒株也有可能来源于另外两个渠道:

可能性2,病毒先在动物体内发生了适应性进化,使其突变速率高于在人类体内,然后再从动物传染给了人;

可能性3,这种变异毒株早就在某些监测落后的国家持续流行了很长时间,但因为相关国家监测能力不足,所以一直没能发现,然后病毒在暗中进化了很多代,直到在南非被发现。

这种可能性我认为也是不小的,南非周边的几个国家,像斯威士兰、博茨瓦纳、莱索托等等,这些国家的艾滋病毒携带人口比例其实比南非更高(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斯威士兰的艾滋病毒携带者占人口的比例高达27%,也有一些机构认为实际上已高达40%),但可能因为这些国家太落后了,一直没能检测到变异毒株,直到这种毒株在南非被发现。

这次欧美国家不仅对南非断航了,连同南非周边的几个国家(博茨瓦纳、斯威士兰、莱索托、马拉维、莫桑比克、纳米比亚、津巴布韦)都一起断航了,应该也是有这方面考虑。

奥密克戎(Omicron)一个比德尔塔更凶险的变异来了?

值得庆幸的是,根据Chris Hani Baragwanath医院(南非最大的医院,也是非洲最大的医院)给出的反馈,在已感染奥密克戎(型变异株)而住院的患者中,有2/3是未接种过疫苗的,还有1/3是只接种了一针的(包括接种了强生、辉瑞-BioNTech 和阿斯利康疫苗的都有),但没有一个是接种过两针疫苗的

前文说了,奥密克戎出现了几处影响免疫逃逸能力的关键变异,但目前的数据显示,疫苗对防止病情发展成重症依然是有效的(换成游戏里的说法就相当于,疫苗不能确保成功闪避,但可以防止暴击)。

当然,由于目前的数据样本较小,不排除后续会被更正。

目前学术界也存在明显的分歧。

比如《Nature》11月25日的文章就表示,由于奥密克戎毒株的S蛋白区域包含大量突变,所以可能会削弱疫苗的效力,甚至有部分专家认为这种变异株至少会让疫苗效力下降40%,但也有专家(比如英国政府“紧急情况科学咨询小组”成员、利物浦大学教授Calum Semple)认为奥密克戎的威力被严重夸大了。

总之,还是要等进一步的研究结果出来之后,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

但可以确定的是,奥密克戎是一种需要我们高度关注的变异株。

奥密克戎变异株对我们国家会有多大影响?

截至11月28日,已有至少9个国家和地区发现了感染奥密克戎毒株的病例,其中就包括中国香港发现的2例

一例是从南非飞香港的,另一例很可能是在酒店隔离期间被交叉感染(两人住在酒店的同一层、房间正好是对门)。

奥密克戎(Omicron)一个比德尔塔更凶险的变异来了?

所幸的是,国内其他省市暂无相关病例。

我个人对我们国家的防疫形势还是相对乐观的,因为我们一直在坚持严格的“动态清零”措施,一旦有外来输入的病例,总是能够早发现、早隔离、早治愈(并且中国疾控中心已确认,我们的核酸检测试剂对奥密克戎变异株是有效的,不用担心无法检出的问题)

回想8月份的时候,以彭博社为代表的西方媒体曾公开质疑中国的“动态清零”防控策略,尤其是对我们的入境隔离措施嗤之以鼻,认为这会让中国被世界孤立。

国内一部分人也纷纷响应,认为我们应该放弃清零,打开国门,来重振经济。

但新冠病毒真的是“专治各种不服”。
每当一部分人打算要松懈的时候,疫情就会随着变异毒株强势袭来。
事实证明,我们国家审慎对待疫情,坚持动态清零的防控措施,才是对老百姓生命安全更负责任的一种做法。
而且正是得益于这些严格的防控措施,我们不需要在“放开国门”和“关上国门”之间反反复复,反倒让“内循环”保持了相对畅通(当然,和疫情前肯定没法比,但已经是在不利的局面下争取最有利的形势了,上周末我去商场的时候,杭州这边人流量依然很大)。

还有一些人则认为反正早晚是要和新冠共存的,不如早一点把它当成流感来处理。

而且他们还会拿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其实西班牙大流感起源于美国,但因为西班牙最早报告了病例,结果就不幸背上了这口锅)来举例,说人类最终不还是和流感病毒共存了吗。

但我并不赞同这种观点。

因为新冠疫情的后遗症,远比流感要复杂和严重得多。

根据武汉协和医院团队最近发表的一篇论文,在他们研究的120个病例中,不管是轻症患者还是重症患者,都存在一定比例的后遗症。

尤其是在重症患者中,有将近三分之一的患者一年后依然出现呼吸急促等症状,43.3%的人存在睡眠困难,32.5%的人出现关节疼痛。

除此之外,还有56.7%的患者存在纤维化等各种肺部异常。

国外的一些研究也显示,在对患者出院后的随访中发现,患者回家后依然存在乏力、呼吸困难、关节痛、胸痛、嗅觉丢失等各种后遗症。

奥密克戎(Omicron)一个比德尔塔更凶险的变异来了?

其中有一个叫娜塔莉的新冠患者,她原本是个跑步爱好者,可在康复一个多月后,又因为胸痛被送进了医院,后来一查,原来是血氧饱和度过低,导致的严重缺氧。

奥密克戎(Omicron)一个比德尔塔更凶险的变异来了?

要知道她才20岁,肺部功能就出现了如此严重的后遗症,其后半生的生活质量可想而知。

所以,别再轻易说什么把新冠疫情“流感化”了,两者的后遗症根本没得比。

那么,病毒没完没了地不断变异么办?

事到如今,有一件事应该已经是非常明晰了,那就是疫情的防控,真的不是一两个国家的事。

它主要还是取决于那些短板,即那些落后国家能不能控制好本国的疫情。

如果那些落后国家控制不住本国的疫情,新的变异毒株就会不断进化出来,然后从非洲、印度等地开始向全世界流行。

奥密克戎(Omicron)一个比德尔塔更凶险的变异来了?

那么,我们“动态清零”的防控策略什么时候才能到个头?

会不会没完没了?

我个人的观点是,还是要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要相信医学是在不断发展和进步的。

而我们现在采取严格的防疫措施,是在为医学的进步争取时间,是在为特效药的研发和疫苗的完善争取时间。

期待医学的进步,让新冠药到病除。

当然,病毒也会不断进化。

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一场医学进步速度和病毒进化速度之间的较量。

在人类足够领先以前,还是需要再忍一忍,坚持一段时间。

该洗手的洗手,该戴的口罩也要戴起来,相信国家的防控策略。

至少,这个冬天,我们依然要严阵以待!

原创文章,作者:霜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5seo.com/omicron-a-more-dangerous-mutation-than-delta.html

发表评论

手贱删了一些内容,暂时先这样,白天上班忙,晚上才有空弄一弄。哪里有bug发邮件([email protected])怼,一不小心就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