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

2013年底,乌克兰发动了广场革命,推翻了亲俄的总统亚努科维奇,之后 Netflix 根据这场颜色革命制作了纪录片《凛冬烈火:乌克兰自由之战》(颜色革命是对发生在中亚和中东北非地区政变活动的总称,由于参与者通常会采用一种特别的颜色或者花朵来作为他们的标志,所以也被称为颜色革命)。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

不久前,BBC采访了香港的反对派,这些反对派刚看完这部纪录片,其中有一个年轻女孩对着镜头说,希望香港能够有乌克兰一样美好的结局。

女孩说这句话的时候声泪俱下,还用纸巾抹去了眼角的泪水,显然已沉浸在感动之中。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

但西方媒体并没有告诉他们这个国家的后续。

在推翻了亲俄的总统(亚努科维奇),换上了亲西方的总统(波罗申科)之后,乌克兰不仅没有走向自由和繁荣,反而变成了欧洲最穷的国家,没有之一。

2013年乌克兰的GDP尚能达到1833亿美元,广场革命之后GDP一度腰斩至900多亿,到了2018年回升到1308亿,人均GDP3095美元,位列欧洲倒数第一(含国家动乱导致汇率下跌的因素)。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

经济大幅下滑,老百姓们为了生计不得不背井离乡,期间(广场革命后)有超过170万人离开这个国家。

更关键的是,其中还有高端人才,比如乌克兰的前航母总设计师巴比奇就于2017年受聘到中国来工作。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

(在巴比奇之外,还有多名乌克兰专家跳槽到了中国)

这对中国来说当然是一件好事,但对于乌克兰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广场革命之后,曾经镇压过动乱的警察和部队遭到了清算,其中就包括声名显赫的乌克兰金雕特种部队,他们被迫公开向公众下跪,并于2014年2月26日遭到了正式解散。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

由于担心自己被乌克兰当局当做平息民愤的工具,这支部队的原有成员决定投奔俄罗斯,并被俄罗斯内务部接纳(金雕特种部队开了一个头之后,乌克兰陆陆续续有警察投奔俄罗斯)。

而留下来的那些人中,不少缺乏专业技能的女性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把嫁到国外作为自己的出路。

有这个需求在,乌克兰也催生了跨国的婚姻介绍产业。

当然,他们还会包装一下,比如弄一个什么“酷爱中文女子学院”作为幌子。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

还有更极端的,那就是选择做性工作者或者代孕(2016年后乌克兰代孕的数量增加了10倍,甚至还搞出了代孕旅游的业务)。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

这就是乌克兰的现状。

如果那个香港女孩知道今天的乌克兰,她是否还会声泪俱下地说出希望香港能够变成乌克兰?

显然不会。

只是镜头中她的反应让我感到唏嘘不已。

这也说明了要鼓动一个缺乏知识的年轻人,是何其的容易。

那些缺乏知识的年轻人,他们以为心怀某种理想、采用某种制度就可以一揽子解决所有问题,并因此沉浸在自我感动之中,但其实国家(地区)治理是一个复杂且宏大的命题,每一个国家(地区)因为历史传统、资源禀赋、国民特性以及地缘环境不同,其适合的道路是完全不一样的。

乌克兰就是因为走错了路(无论是对外战略还是内部治理),最终变成了一个失败国家的样本,而且失败到看不到出路。

通过复盘乌克兰的失败,可以带给我们什么样的启示,这就是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

乌克兰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9世纪成立的基辅罗斯公国,这个公国以基辅(今天乌克兰的首都)为中心,沿着第聂伯河(相当于乌克兰的母亲河)向两岸进行扩张。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

但因为地处东欧平原这一兵家必争之地之地,所以乌克兰在历史上就一直饱受侵略。

13世纪,东面的蒙古帝国崛起,并一路向欧洲扩张,然后就在征服的路途中顺便踏平了乌克兰。

14世纪,西面的立陶宛和波兰崛起(两者一度组成了波兰立陶宛联邦),然后也侵略并统治了乌克兰。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

17世纪,东面的俄罗斯帝国(简称沙俄)崛起,他们威逼利诱东乌克兰签订《佩列亚斯拉夫和约》,并将其纳入沙俄的板块。

18世纪,乌克兰在第二次北方战争中被瓜分。

19世纪时,乌克兰大部分被俄罗斯帝国吞并,少部分被奥匈帝国所占领。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曾经的俄罗斯帝国势力范围)

1922年,乌克兰并入苏联,之后在二战中被德军完全占领,成为苏德战争的重灾区。

……

总而言之,由于地处东西两个方向上扩张的必经之路,乌克兰两边的任何一个方向上有强国要扩张,那就必然会对乌克兰下手,其遭遇可以说是非常悲惨了。

二战结束后,乌克兰重回苏联,又在苏联解体后以一个独立的国家存在,即乌克兰共和国。

今天的乌克兰,地缘环境还是一如既往的凶险。

它正好位于欧盟和俄罗斯之间,是一个夹缝中的国家(欧美势力和俄罗斯势力的交汇处)。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图片来自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要了解乌克兰今天的地缘处境,就必须先了解俄罗斯在该地区的利益诉求。

俄罗斯虽然是世界上国土面积最大的国家,但一直苦于没有好的出海口(无论是国内或者国外,经济的起步总是从沿海地区开始的,因为海运成本低)。

时至今日,俄罗斯的出海口主要就4个: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

一是符拉迪沃斯托克,位于远东,是俄罗斯从清政府手里抢过去的领土,它以前的名字叫做海参崴,在《中俄北京条约》中被割让给俄国。

由于远东和西伯利亚的人口、经济体量太小,加之海参崴并非完全的不冻港(冬季会结冰,需要借助破冰船才可以通行),所以它不是俄罗斯主要的出海口。

二是摩尔曼斯克,位于北冰洋,但由于气候严寒以及冰山的影响,并不适合发展航道,所以也不是俄罗斯主要的出海口(但随着全球变暖,冰川融化,未来北极航道如果能够开通,那将会成为俄罗斯极为重要的港口)。

三是西北方向的圣彼得堡,位于波罗的海,是俄罗斯通往北欧和西欧的重要航道。

但自从波罗的海三国(分别是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曾经是前苏联的一部分,苏联解体时脱离,并拒绝成为独联体国家)加入北约之后,这条航线从出海口就被掐在了北约手里,这对于俄罗斯来说是非常没有安全感的一件事。

四是克里米亚出海口(塞瓦斯托波尔港),位于黑海,是俄罗斯通往中东、地中海地区的海运通道。

这条通道承载着俄罗斯的进出口贸易、能源运输(石油出口)以及对中东、地中海地区的军事力量投送,所以对俄罗斯来说至关重要。

尤其是在波罗的海出海口已被北约卡住脖子的情况下,克里米亚出海口可以说是俄罗斯的生命通道了,俄罗斯对此特别敏感。

另外在俄罗斯的历史上,他们也曾为克里米亚付出了极其惨烈的代价。

这块领土最早是叶卡捷琳娜二世担任沙皇时(1783年)被俄罗斯收入囊中的,这也被认为是其统治的最大成就之一(获得了宝贵的出海口)。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

然而在70年后的克里米亚战争中(1853-1855年),俄罗斯不敌英、法、土耳其联军,丢掉了这一领土,时任沙皇尼古拉一世在败局已定之时,选择了服毒自尽以谢国家。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

所以,无论是从国家利益还是民族感情的角度出发,俄罗斯是绝对不会允许克里米亚落入到北约势力范围内的(前苏联时代,克里米亚再次成为俄罗斯领土,但却在赫鲁晓夫执掌苏联时期划给了乌克兰,于是苏联解体后乌克兰继承了克里米亚的领土)。

尤其是普京执掌的俄罗斯,说干就干,毫不手软。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

明白了这一点,你就可以会知道,乌克兰在对外战略上是无法和俄罗斯割裂的。

对于乌克兰来说,最佳的地缘战略是摇摆在俄罗斯和西方之间,做一个骑墙派,此为上策(比如今天的新加坡,走的就是骑墙派路线)。

但做骑墙派需要极高的政治手腕,而俄罗斯又以强硬著称,难度很大,所以退而求其次,乌克兰也可以选择走中间偏向俄罗斯一点的路线。

在不触怒俄罗斯的前提下,尽可能在西方世界争取一部分利益,此为中策。

可惜的是,广场革命中的那些反对派,他们对地缘战略一无所知,他们相信了西方的那一套,自以为只要推翻亲俄罗斯的总统,并拥立一个完全倒向西方的总统,就能带来自由和繁荣。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

但这其实是一条下下策。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

2014年2月,亲俄总统亚努科维奇在政变中遭罢免并出逃俄罗斯,同年同月,俄罗斯军事占领克里米亚,并授意当地举行全民公投,公投以97.5%的支持率同意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虽然克里米亚俄罗斯人占到6成,但乌克兰人好歹还占24%,这么高的支持率,想必和军事占领不无关系)。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

此后,俄罗斯火速在刻赤海峡建造了一个大桥,把克里米亚和俄罗斯本土连接在一起(如果没有这座桥,中间是断开的),以巩固对克里米亚的统治。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

现在,这座大桥被俄罗斯军队所把守,这下乌克兰就悲剧了,因为它自己的出海口被掌握在俄罗斯人手里。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

这就相当于你要从家里出小区,结果发现小区大门已经被你的对手所把持,没有他的同意你连小区都出不去……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在去年的“刻赤海峡事件”中,俄罗斯就把一艘货船横在大桥下,把乌克兰的出海通道封死了)

乌克兰曾寄希望于美国为他出头,帮助他们收复失地,然而上任美国总统奥巴马选择了和欧盟一起对俄罗斯进行经济制裁——这是对于西方国家来说成本最低的惩罚俄罗斯的手段。

制裁归制裁,欧盟国家需要从俄罗斯进口的石油和天然气依然是该进口就进口,因为他们无法摆脱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

到了特朗普上台之后,更是和普京眉来眼去,一心想和俄罗斯缓和关系。

乌克兰成为了西方的弃子。

这也是国际政治博弈的残酷之处。

其实乌克兰原本是有和俄罗斯叫板的资本的。

在苏联解体时,乌克兰继承了前苏联25%工业产能(其中军工产能占比更是高达35%),有前苏联唯一的航母总装厂——黑海造船厂(也叫尼古拉耶夫造船厂),有大量现成的飞机、坦克、装甲车,最重要的是,他们继承了前苏联遗留下来的1200多枚核弹头。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

当时的乌克兰是世界第三大核武器国家。

然而在美国和俄罗斯的共同忽悠下,乌克兰选择了自废武功,于1994年签订了《关于销毁乌克兰境内全部核武器的三方协议》,拿了3.3亿美元的好处费(含补偿和经济援助,钱由美国出)就销毁了所有的核武器和核弹发射井(另一种说法是乌克兰也以此作为加入欧盟的投名状,然而至今未能加入)。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

于是今天的乌克兰,就只能作为砧板上的鱼肉。

而上任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就是广场革命后被拥戴的亲西方的那个总统)在接受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采访时,还在大声疾呼“我指望(count on)美国,我指望美国人民”。

真的是让人唏嘘。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其实美国和俄罗斯在《关于销毁乌克兰境内全部核武器的三方协议》中承诺保护乌克兰的安全,然而俄罗斯成为了后来欺负他的人,而美国也未能兑现这一承诺)

乌克兰的失败不仅在于地缘战略,其内部治理也是彻头彻尾的失败。

苏联的解体,让世人认为“苏联模式”是一种失败的模式,但这并不代表你要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可俄罗斯和乌克兰偏偏就这样做了,并至今还在承担为此这个代价。

当初他们在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劳伦斯·萨默斯等美国顶级经济学家的大力推荐下,在政治和经济上采用了全盘西化的改革模式,结果就是这两个国家的财富和权利迅速被寡头所垄断。

俄罗斯的寡头垄断现象一直到2000年普京上台打击寡头后才有所改善,但把大量精力用来打击寡头和腐败的俄罗斯,也错过了互联网行业发展的风口,以至于俄罗斯的经济模式至今仍停留在军工和资源出口方面,这样的国家是不会有前途的。

而乌克兰就更惨了,他们的寡头到现在还在垄断这个国家。

讲一个真实的笑话。

那个在广场革命后被推上总统宝座的波罗申科,在任职前就是有着“巧克力大王”之称的乌克兰第五富豪。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

他在上台之前曾公开表明“去寡头化”的执政思路,并承诺将从公司辞职以避嫌,然而真的当他当上总统之后,他就赖账了,其本人甚至被媒体称为“新寡头集团的代表人”。

其实在波罗申科上台之前,他的上任,上上任,无一例外全是官商勾结的寡头。

老百姓选来选去已经厌倦了这种寡头统治,于是在今年的乌克兰大选中,他们干脆选择了一名喜剧演员——泽连斯基来担任他们的总统。

泽连斯基曾在一部喜剧中饰演过“乌克兰总统”,并因此奠定了乌克兰“国民喜剧演员”的地位,然后就以73%支持率高票当选总统。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

有人认为,泽连斯基并非政治素人,他的背后也站着一个大财阀(科洛莫伊斯基)。

但我比较在意的是,这个喜剧演员出身的总统对国家缺乏掌控能力。

泽连斯基上任后,就试图与普京进行和谈,俄罗斯也一反常态向乌克兰释放善意。

7月11日,两人就缓和乌克兰东部局势进行了通话。

本以为乌克兰局势会一点点缓和下来,然而在7月25号的时候,乌克兰军队突然杀出来扣押了一艘俄罗斯的邮轮。

这波叫人完全看不懂的操作(俄罗斯出了名的有仇必报,他们竟然敢扣俄罗斯的邮轮),被认为是军队抢在总统与普京达成一致之前的自做主张,目的是破坏乌克兰和俄罗斯的和解。

所以对于喜剧演员出身的泽连斯基来说,总统这个位置并不是那么好做的(搞不好下场就会和韩国的总统们一样)。

至于乌克兰这个国家,别说是饱受寡头统治之苦,就算解决了寡头的问题,他们也错过了发展工业和互联网产业的时机。

这个国家叫人完全看不到未来。

为什么西方的民主制度和自由市场经济让英、美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而俄罗斯和乌克兰尝试之后却陷入到了寡头统治的陷阱之中?

因为一个国家的制度是无法和它的历史、传统以及国民特性所割裂的。

我在《极简英国史》这篇文章中专门介绍过英国制度精神的由来。

从1215年英国《大宪章》(英国国王和贵族签订的一份文件,这份文件约束国王的权利,并确立了“王在法下”和“王在议会”的原则,被认为是英国君主立宪制的法律基石)的签订,到1689结束的光荣革命,在这400多年的历史中,英国的历任国王们就一直在试图突破法律对王权的束缚,查理一世甚至还因此被送上了断头台。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

权力天生就有扩张的欲望,所以它有突破法律束缚的冲动,而法律之所最后能被执行,是因为在权力和法律的博弈中,国王、贵族以及老百姓都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英国的制度和法律之所以可以顺利贯彻下去,其实是这个国家,这个国家的人民,在走过一些弯路,吃了一些苦之后,慢慢形成共识,并将共识转变成传统的一个结果。

而美国和英国是同文同种,当年乘坐“五月花号”从英国跑到美国的移民们,是来自英国的一群“清教徒”,他们在船只到达美国之后,并没有急着下船,而是签订了一份《五月花号公约》,以确定彼此的权利。

美国的制度传统,其实就发源于英国重视契约,尊重法律的精神。

这是美式民主可以有效实施并不断发展的一个前提条件(我个人认为美国的民主制度要优于英国,原因在《极简英国史》这篇文章中有过介绍)。

而回过头来看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国民特性。

斯拉夫民族在历史上就喜欢打仗,不喜欢被规则束缚,缺乏英国人和美国人身上的那种制度精神。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乌克兰武装部队的军用控制系统,被曝出管理员用户名为“admin”,密码为“123456”,其做事的随意性,真的是叫人无语)

所以这些国家在私有化的进程中,站在权力顶峰的少数几个人,立马会通过权钱交易让自己摇身一变成为富甲天下的寡头(关于俄罗斯寡头的形成,《来自上层的革命:苏联体制的终结》这本书中有比较详细的介绍),然后使整个国家陷入到积重难返的境地之中。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

所以,对于俄罗斯和乌克兰这样的国家来说,西方的那一套制度不仅不是良药,反而是一种加速资源向少数人集中的毒药。

对于乌克兰,我个人的看法是采用“新加坡模式”会更加合适他们。

新加坡名义上实行议会共和制,意识形态上和西方接近,这有利于获得西方发达国家在舆论和经济上的支持;但是实质上,这个国家长期被李光耀这样的政治强人所统治(新加坡有总统,总统每隔6年由全民选举产生,候选人必须是无党派人士,当选后成为国家名义上的元首,几乎没有实权;新加坡真正的掌权者是总理,由多数党领袖担任。新加坡从立国之后,就一直由人民行动党执政,其中李光耀担任总理长达40年,之后一度由吴作栋接班,现在总理之位又给了李光耀的儿子李显龙)。

李光耀作为新加坡的开国国父,用严刑峻法推动了法治的建设(新加坡的鞭刑了解一下),约束了国民的行为,打击了政府内部的腐败,把新加坡建设成为一个文明、繁荣、政治清廉的国家(但自从中美贸易战之后,新加坡的经济受影响也很大,而且地缘环境开始恶化,李显龙在今年的香格里拉谈话中,表达了深深的忧虑和不在大国之间站队的立场)。

新加坡的经验对于新建(新独立)的国家是非常具有借鉴意义的(我之前写过的卢旺达种族大屠杀,其实他们后来的发展就有很明显的新加坡的影子,而且相当成功)。

由于一些历史原因,乌克兰的东部和西部存在明显的差异(西部信天主教,东部信东正教,西部以农业为主,东部以军工和矿业为主。另外,在斯大林执掌苏联时期,西部曾经历了惨绝人寰的大饥荒,而东部却享受到了苏联工业化的红利,所以西部亲近欧洲,东部亲近俄罗斯)。

对于这样一个国家,需要有人能够弥合差异,把内部团结起来,把法治建设起来,以及根据自己的地缘条件,执行合理而连贯的外交策略。

这才是这个国家的出路。

当然,历史不存在如果,今天的乌克兰已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国家,而且失败到看不到未来。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

通过对乌克兰失败的分析,并不是为了证明那个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的年轻女孩错了。

事实上,那些铁了心要反对你的人,你喊破喉咙他们也不会来听你的。

但我希望那些不预设立场,愿意进行深度思考的朋友们能够清醒地认识到,任何一种政治制度,它都只是促进国家发展和社会治理的一种手段,而不是某个高高在上的信仰或者目的。

一个国家的治理,必须通盘考虑其历史传统、资源禀赋、国民特性以及地缘环境,并根据这些现实条件来选择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

说白了,就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像乌克兰这样,把民主当成目的,当成解决所有问题的出路,推倒了一个寡头,换上了另一个寡头,然后老百姓远走他乡,高端人才流失,留下的人们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女性要靠出卖性资源来谋生,这对于这个国家,和这个国家的人民,都是一场深重的灾难。

而当这些国家遇到困境的时候,美国和欧洲并没有站出来帮助他们,他们只管策划政变,不管后续的治理,最后受苦的还是这个国家的老百姓。

反对派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你可知道这个国家有多悲惨?(其实美国在发动颜色革命的时候,目标是精心挑选过的,从格鲁吉亚到乌克兰,恰好是钳制俄罗斯克里米亚出海口的两个关键节点)

西方媒体也完全无视他们陷入的困境,只提供片面的信息,一味地鼓吹颜色革命。

这是极其不负责任的一种做法。

可悲的是,很多人认识不到这些问题背后的复杂成因,他们只看到了西方的强大,就迷信他们的制度,相信他们输出的那一套价值观(说到底,大多数人是只认实力的,实力强说什么都对,赤裸裸的羊群效应)。

或许只有当中国真正崛起时,用事实证明繁荣富强并不是只有西方模式才可以做到的时候,那些人才会意识到,他们应该根据自己的国情,选择适合自己的出路,而不是在拙劣的模仿中走上失败国家的道路。

希望这一天早一点到来。P.s非洲有一个叫利比里亚的国家,这个国家是美国南北战争结束后,一部分南方黑奴获得自由后,回到非洲建立起来的国家。利比里亚最初完全照搬美国的制度,其宪法只在美国宪法的基础上改了一些名称,所以也有“小美利坚”之称。在其发展的过程中,也受到过大量国际援助(主要来自美国)。然而直到今天,这个国家依然是西非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耕地开发率仅仅为13%,大量耕地未能利用,至今连粮食都不能自给自足。唉……

点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