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女

外围女是一个网络热词,是指模特行业边缘,但并非从事真正的模特工作,而是打着模特的旗号招揽皮肉生意的一群人。“外围女”一词大约是从2005年前后开始叫起来的,“海天盛筵”事件则让她们全面曝光。2005年,网络发展迅速,让这些人有了推广和交流的平台。

2013年4月,“海天盛筵”事件持续发酵,也让“外围女”成为网络热词。外围女又称外围脏蜜,俗称脏模,脏蜜,也被圈内人称为“商务模特”。

她们大多有一份能摆上台面的职业——平面模特、演员,出演过不为人熟知的电影、电视剧,发表过不为人知的论文。她们之间互为介绍人,有一份“明码标价”的价目表,项目包括陪吃、陪睡,出席重口味派对,甚至陪吸毒。

外围女行为在我国受到法律的禁止,属于违法行为。

某些人想跻身到演艺行当里头去,但是因为她们的水平、各个方面的知名度都不行,所以打不进这个圈子。进到演艺圈和模特圈的叫圈内人,在圈外的这些人叫外围圈。在这个圈子里从事卖淫活动的女子被叫做外围女。她们的圈子相对封闭,通过微信进行联系。这些女子的卖淫对象,基本都是属于那种像高管,或者是经济条件非常充裕,非常富有的群体。

网上火起来的名词还有“外围”,所谓“外围”,网友SCC-江智科普道:“行业内称为商务模特,学名娼妓,俗名脏蜜。”据称,这些被成为“外围”的女生多为平媒模特或小演员。陪吃、陪玩、陪睡是“外围女”的主要工作。她们管富商叫客户,“客户什么人都有,主要是暴发户、土大款。”几位受访的模特都表示, “外围女”的富二代客户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多。

崔紫轩对着记者感叹:“为了钱,很多女孩都把持不住,而那些富商也只会把他们当成工具玩乐,不仅仅是陪吃、陪睡、陪玩,就连玩SM、陪吸毒都会有, 口味越重,价钱越高,而且都是事先说好的。这些事儿都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位刚被一位有SM倾向的客人玩完,一身的伤换来的是30万现金。

因为海天盛筵事件的发酵,“外围女”已成为人们道德感与好奇心交织而促的敏感词,作为性工作者的一个新的类别。近日,一位自称叫吕欣潼的外围女接受了媒体的采访。根据吕欣潼的讲述,她在整个外围圈里属于上游工作者,月收入稳定维系在40到50万元,生意最好的时候甚至可以月入百万,这个收入远超过许多尚未成星的艺人。

吕欣潼自称19岁,入行4年,属于圈里前辈级人物。吕欣潼生活富足,上学的时候每个月就有几千元的生活费,对于这样一个生活富足的人来说,她第一次做外围的酬劳显然并不具有太强的吸引力,除去给介绍她客户的姐妹1000元的“水钱”,剩下的2000元她也没有什么报复性的消费,“就放在包里吃饭什么的,然后最后钱越挣越多,都放在钱包里面,等着一起去存。”“也就一两个月,我就赚了十万块钱存上了。”那时,她刚刚十五岁。

“外围女”一词大约是从2005年前后开始叫起来的,“海天盛筵”事件则让她们全面曝光。2005年,网络发展迅速,让这些人有了推广和交流的平台。所谓外围,就是模特行业边缘的一群人,她们并非从事真正的模特工作,而是打着模特的旗号招揽皮肉生意。由于瞬间的暴富与虚荣心使得越来越多的女孩投身这个产业,已经是外围的女孩会拉着更多怀揣梦想来大城市的女孩投身此行业。

一些不正规的演艺经纪公司会专门培养一群做商务的模特,他们喜欢接商务的活,这样来钱多而且轻松。一般酒量好的,会玩骰子,会玩游戏的比较吃香,性格好,嘴甜的,经常一口一个“哥哥”的,也特别受欢迎,她们的价值观很开放。

特征识别:她们表面上都有正经职业,一般都为平面模特,演员,一般出演的电视剧,电影,一般大众没听说过,拍过很多艺术照,都比较暴露,一般都经过整容,尖下巴,假大胸,都单身。

外围价格

“外围女”一天一万到两万的身价,早已成为圈内公开的秘密。

“经纪人”们就这么直白地发来招聘信息,有兴趣就做,没兴趣拉倒,绝对秉承“非诚勿扰”,“欢迎拉黑”的原则。即便如此简单粗暴,经纪人的邮箱还会经常被嫩模们的简历塞满。

“有钱人觉得带个模特出去比较有面子,嫩模和富商出去也都想方设法要钱,所以你看现在有很多嫩模都超级有钱。”模特小琳(化名)说,圈里“外围女”的事情太多,自己已经见怪不怪了。

冒充女星

号称世界小姐亚军,伪造资料付费让其置顶

在微信朋友圈内,汪某被塑造成为一个职业演员、模特,号称赢得某世界小姐比赛世界亚军。然而,公开信息显示,该世界小姐比赛冠亚军名单中均无汪某。

通过网络搜索汪某,置顶信息显示1992年出生的她是中法混血儿,自幼在国外念书,精通多种语言,是90后影视新秀。她还曾多次在电影电视剧中出演重要角色,如《我的失忆男友》、《我知女人心》、《我的美女老板》等。

在“美女集中营”这个群中,汪某的介绍是“可酒可夜可快餐,8000起、TVB主持,真实国外留学”。警方表示:“可酒可夜就是可以酒店按次卖淫收费,也可以包夜。”这些资料旁边,无一例外配着汪某大量的性感写真照片,几乎张张都是露出大半个胸部、长腿,部分仅着三点式、浴巾等,十分挑逗。

警方介绍,要进入这个群并不容易。入群必须是是熟人介绍,且需验证身高容貌等。“每个人要上传自己的‘开工信’,包括区域、身高、体重、三围、名气等。”警方介绍。记者在一个“外围女”的朋友圈看到这样一条“开工信”:可装混血儿、有空姐制服,包夜一万起,快餐6000,并配有9张裸露的写真照。“她们都是冒充模特、混血演员或者是空姐,这样能够抬高身价。有的还去搜索引擎付费,让自己的资料置顶,看起来还真像网络红人。”
自称是模特、硕士、演员,美貌的她们不但网络上有详细的简历、图片展示,甚至还有有关她们的“新闻报道”。而在微博、微信朋友圈内,她们自建群组,动辄以成千上万的价格介绍卖淫——她们就是“外围女”,也就是模特、演艺行业边缘的一群人,她们总是打着模特、演员的旗号招揽皮肉生意。

近日,闵行公安分局治安支队经过9个月的缜密侦查,在市局治安总队指导下,会同虹桥派出所捣毁了一个由吴某、王某、铁某等人利用微信平台发布信息的网络介绍卖淫犯罪团伙,抓获涉案人员10余人。这也是警方首次查获“外围女”通过伪造个人资料假扮明星、模特、大学生等,从事卖淫活动。

外围女建群接客、发单

2014年12月,民警接获群众举报,有人利用微信平台介绍卖淫,而且违法嫌疑人大多为“外围女”。闵行公安分局治安支队副支队长陈云峰表示,所谓“外围女”是指有一份能摆上台面的职业,如平面模特、演员等,她们除自身从事卖淫行为外,还通过身边嫖客资源的累积,为其他外围女介绍卖淫活动,本质是介绍卖淫的犯罪团伙。
在这个名为“美女集中营”的群里,聚集500多名群员,头像照片清一色的美女自拍照,酥胸半露,腿长胸大。“这个群我们看下来,就是‘外围女’接客、发单的平台。”闵行公安分局治安支队副支队长陈云峰说。事实上,除了“美女集中营”外,“外围女”王某、铁某、吴某等人还建立了“蜜儿基地”、“女神在线”等多个微信群,群员除少部分摄影照相推销人员外,绝大部分都是“外围女”。

月入6位数并不罕见

警方介绍,“外围女”身价不菲,一次收费至少在5000元以上,“模特”、“空姐”、“硕士生”这样的单次收费都在8000元以上,高的甚至过万元。“她们一天可以接4-5单,每单最低不低于5000元,这是她们的行规。如果个别人比较低,就会拉低‘行价’,这是不允许的。”民警发现,“外围女”每天下午四五点开始“上班”,生意好时能工作到凌晨三四点。“按照一次5000元,一天4单计算,日嫖资收入2万元,一个月收入6位数并不罕见。”

为了维持姣好的容貌,“外围女”每过一两个月就要飞赴韩国整形,微整、保养等,基本去一次花费1万多元修整。“高度一致”的“整容脸”让民警在抓捕时也有些“犯晕”,“四个外围女站在一起,我们乍一看还以为是四胞胎。再一看,原来都是找一个韩国整容院做的”。

相互接活,不要“妈妈桑”

“和传统卖淫嫖娼不同,她们并不需要‘鸡头’ 也就是俗称的‘妈妈桑’派活,而是‘外围女’之间互相推销、拉活。”陈云峰解释,在微信群内,无论是群主还是其他群员,都可以发布卖淫嫖娼信息,通告开工区域、价格、特定性服务需求等嫖客需求信息。

王某、铁某和吴某就是如此。3人除了自己卖淫之外,此番被闵行警方查获主要因为涉嫌组建微信群,开展大规模介绍卖淫活动,从中赚取介绍费。生意成功后,发布者则从中提成2000元作为“中介费”。“可以说,发布人本身也是‘外围女’,只是当天生理期无法接客或者是有事抽不开身,就会介绍其他‘外围女’去,自己抽成。”

警方发现,该团伙除在上海市各五星级酒店、高档商品房进行卖淫,她们卖淫地点几乎涉及北上广等各大城市。陈云峰说,如果嫖客特别有“兴致”,可以指定上海的“外围女”直接飞去当地,“机票、食宿都是嫖客支付,再另外支付2-3天的全包夜价格。”

9月14日,闵行警方决定收网。当夜,闵行警方共出动警力30余人,兵分两路,在本市普陀、静安等区域抓获涉案人员10余人。目前,3名嫌疑人因涉嫌介绍卖淫罪被依法刑事拘留,行政处罚6人。

利益链条

租间写字楼,设有一到两个面试间,有三五个人办公,一个看起来不错的模特经纪公司就诞生了。公司职员的名片上,可以名正言顺地印上“XX文化传播有限公司CEO”、“XX首席XX师”、“XX总监”。

经纪人负责建立“外围网”

“这些经纪公司都会有聊天群,刚入门的模特都会加进去, 里边有经纪人会以正规活动的名义发通告,模特们就会主动投简历。但很多活动模特投了简历以后才知道是商务活动,相当于被‘骗’去个人资料,接下来就会通知模特们面试。”

“富商相中后,经纪公司会以各种诱饵去跟你谈条件。做商务的价格高得离谱,一顿饭就净挣五千,三天陪吃陪玩净挣两万,相比走秀、出席小活动,这个价格很有吸引力,慢慢的就出来一批‘商务模特’了。久而久之长经纪人手头就会积攒一些做‘外围’的名录,如果富商有商务模特的需求,经纪人就会直接打给那些女孩儿。”

高价购买富商联系方式

除了价格高,做外围还有一点“好处”——来钱快。如果谈好条件,富商会直接把现金酬劳给模特,再单付介绍费给经纪人。

除了从各种奢饰品行业,如车行、珠宝行中高价购买电话簿,他们还会从相亲网站中搜到富商们的电话号码。“许多相亲网站的VIP会员,都会留详细的个人信息,职业、年收入等一目了然。”就跟住宾馆常常收到“特殊服务”的小卡片一样,富商们也会接到是否需要“商务模特”的电话。

私拍摄影师拍摄照片

如果说,富商和嫩模是“外围女”利益链的两个终端,那么经纪人和私拍摄影师则是利益链中关键的两环。私拍摄影师是服务于“外围女”,替其拍摄“应聘”富商的照片;一类是雇佣“外围女”,出钱请她们拍性感照。

《非诚勿扰》女嘉宾闫凤娇的私照被曝光后,不少人第一次认识到了“私拍摄影师”这个群体。不少“外围女”会主动找私拍摄影师为她们拍摄性感照,这些照片往往是“外围女”们打入富豪圈的“通行证”,会随身高体重、三围等资料一起交给富豪挑选。

有个“经纪人”私下说,有个女孩摄影师还没叫模特脱衣服,她自己就脱光光了,说是要拍一些大胆的片子。不少所谓的私拍摄影师都很富有,拿个单反就自称摄影师,打着私拍的名义实际是为了满足私欲,还有相约去外地拍摄的。给模特五、六百块,她们就任人“摆布”,拍上一、两小时的露骨照片。

私拍的流程基本上一样:摄影师们会组团找经纪人要模特,再租个小宾馆,分几个房间同时拍,一天能拍十几场。每个摄影师都会给经纪人至少五百元的介绍费。如果是指定的模特,摄影师给模特的费用更高,3000元至10000元不等,而经纪人的介绍费也会翻番。

社会影响

“外围女”身份、头衔光鲜,但其中多为脸蛋漂亮、身材好一点的野模、脏模,模特、演员、歌手的认定大多是蒙人的。与正规模特相比,各方面都差了不止一档的“外围女”,难于大牌时装场走秀,多于“自媒体”包括微博、博客曝光性感自拍照被动兜售,如非陪吃、陪玩、陪睡,出席重口味派对,甚至陪吸毒,欲想收获令人咂舌的身价无法想像。

“外围女”的服务客户,大多为暴发户、土大款、富二代。作为利益链的需求终端,欲火焚身的这一族实为强势,只需指尖轻点,就可以让“外围女”的“付费墙”土崩瓦解。与这些狼性毕现的衣冠楚楚者相较,貌似沾泽得利的“外围女”,实为于“丛林法则”中图存的弱势群体,感受更多的,是被掠夺的冷酷,是被秒杀的无情,是灯红酒绿里的空虚与失意。

从人生角度而言,“外围女”之路不是错了一小步,而是一错再错。光鲜的外表难掩卑怯,外来的庇佑成为奢望,没有心理救援,纳入市场交易的惊恐时时挥之不去。脸蛋与“三围”之漂亮指数,看起来随时可以转为胜势,面对的实为恶性竞争的陷阱,陷阱内外,皆是令人窒息的迷雾。“上岸”做小蜜就是好的,半路捏闸、“从头来过”,乃至“洗白”成明星,更像一个随时破灭的梦,更多的人从此堕落。

这样一片能量消蚀巨大的暗域,必须高度警惕。其间,与“外围女”相关的产业链,是询价与出价,是围绕胴体的滥用和挥霍,是负能量的扭曲、恶搞与狂欢。耻感被拆散了骨架,道德满地找牙,被普遍遵从的主流共识被弃之如敝屣,交易成本一律向着主流价值尺度的反向攀升。

链条上的所有环节,一律围绕身高、体重、脸蛋和“三围”使劲,将生物性渲染至极致。除了诱惑什么都能抵挡。人性生态最阴的一面在勾肩搭背,没有公共规范。肮脏约定俗成,放荡的角色行为将所有的禁忌砸得粉碎。

议论风生

为何“外围女”依旧市场广阔?很可能,他们恰好挑拨了那根微妙的情欲神经:感官刺激之外,他们能提供一种“精英化”的归属想象。征服一个“演艺圈人士”、一个参加海天盛筵的女人,能带来不小的成就感。

不顾女友反对去勾引一位伯爵夫人前,亨利·贝尔列出了为何去冒险的原因:欲望将能够得到发泄;能满足自己的荣誉感和自尊心。这位笔名为司汤达的法国作家为后世留下的这个“出轨”理由,同《红与黑》一样成为经典。在我看来,它揭示了男性在社会交往中的某些不变心理:感官享受外,性爱还带有社会地位的暗示。

孙静雅的名字最近又成了热点。这个2013年因为海天盛筵曝出不雅照而火起来的“外围女”,最近因涉嫌组织介绍卖淫而被捕。

活跃在各大酒店的“外围女”,才是这个时代最深谙互联网营销术的一群。微博上金黄明亮的模特认证,照片里的玛莎拉蒂和海洋蓝天,始终向外传递着强烈的信号:我是“高端”模特。

女明星们遥不可及,底层性工作者又只能满足肉体需求,“外围女”弥合着这种裂缝:属于演艺圈,但又处于演艺圈的外层,高端,却非遥不可及。不得不说,在两性关系中寻找身份认同,“满足自己的荣誉感和自尊心”,是男性常见的心理。

据披露,这次抓捕活动发现,这些人的客户基本上都属于高管,或者是经济条件充裕的群体。这部分人是在中国市场经济大潮里刚刚涌现的新精英阶层,他们对“荣誉感和自尊感”的需求,此刻正值顶峰。不过说实话,中国的新晋精英们却始终没有形成固定的品位,现代社会也已经消灭了封闭式贵族品位的产生土壤。

或许更悲哀的是,互联网时代不止消灭了土壤,还让金钱砸出来的品位不再靠谱。借助互联网的营销术,“外围女”们可以轻松通过社会阶层的屏障,从“翠花”摇身变为“Anna”。

而我们究竟该如何对待这些“外围女”?他们以心机和身体游走在法律和伦理的边缘,并无意间揭开了所谓精英趣味的真相。然而,他们却注定是短期产物:被物化的情欲和身体,早已证明并不可靠。

 

外围女

外围女

外围女

点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