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短,情长

纸短,情长

物道君语:

明天520,周恩来与妻子邓颖超书信里的这几句情话,甜齁了物道君,想一一分享给你:

周总理:“你的信都太官方了,都不说想我。”

邓颖超:“周总理是大忙人,哪有时间来想我。”

周总理:“闲人怎么知道忙人多想闲人。”

邓颖超:“情长纸短,还吻你万千。 ”

虽未亲历,但只看看他们的情话,仿佛就可以看见他们拆信时的期待与惊喜,落笔时的惦念与心安,一字一句读下来,就好像与对方促膝长谈。

那种甜甜的幸福,就是纸短情长。

纸短,情长

像这样的情书还有很多,有些是长长一封,写满了深深的思念。但不知为何,记忆深刻的总是简短的那些:

闻一多,一切都是因为你。

海明威,爱你的时候,觉得地面都在动。

朱生豪,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情话越短,思念越深,爱一个人越慢,幸福的时长更长。

纸短,情长

纸短,情长

 

王小波给李银河的书信,每封情书开头,几乎都是短短六个字:“你好哇,李银河。”

其实这是一句很普通的招呼,却令人感慨:到底是多深的思念,能让王小波每次提笔落字时,都能欢欢乐乐跟爱的人打个招呼。

有人说,这是因为“从你的名字开始,后来有了一切。”所以,他会说:

“祝你今天愉快。你明天的愉快留着我明天再说。”

 

“一想到你,我这张丑脸就泛起微笑。”

 

“我现在不坏了,我有了良心。我的良心就是你。”

 

“我把我整个的灵魂都给你,连同它的怪癖,耍小脾气,忽明忽暗,一千八百种坏毛病。它真讨厌,只有一点,爱你。”

 

王小波的情话很短,但对他来说,就算是短到喊一下你的名字,许多爱都已经说尽了。

纸短,情长

记得钱镠在夫人回娘家探望母亲,许久未归的时候,也写了一封信给她,催她早早回来。

但他一想到回来的路上,崎岖难走,便不忍心催促,最后只写下一句:“陌上花开,缓缓归矣。”你一边赏花,慢慢回来,而我在家里,慢慢等你。

爱有时,不需要说很多话,一句“想你了”“早点回来”,或“今晚想吃什么”就足够了。

因为纸短情长,言浅情深。

纸短,情长

纸短,情长

朱生豪是一个非常木讷的文人,不爱说话,不喜社交,但到了宋清如这里,变得又可爱又俏皮。

他给宋清如写了十年“情书”,有540封信,他说:

“我渴望和你打架,也渴望抱抱你。”

 

“你的来信如同续命汤一样。”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我想作诗,写雨,

写夜的相思,写你,写不出。”

 

“我想要在茅亭里看雨、假山边看蚂蚁,

看蝴蝶恋爱,看蜘蛛结网,

看水,看船,看云,看瀑布,

看宋清如甜甜地睡觉。”

 

爱一个人,有很多话要说,了解你的过去,参与你的未来。但对于朱生豪来说,光是甜甜地看着,醒来能看到你,这一辈子就足够了。

纸短,情长

最想不到的是鲁迅先生,若不是看过他的书信,难以想象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也会写这么肉麻的情书。

他把许广平称为“乖姑”、“小刺猬”、“小莲蓬”,他每天都写信。到后来寄信要亲自送往邮局,而不是直接投进街边的绿色邮筒。因为他疑心那里会慢一点。

甚至担心:“天天寄同一名字的信,邮局的人会不会古怪?”

印象里,那些常常冷着面的,严肃的,难亲近的,即使爱,也心头难开。但在鲁迅和朱生豪的书信里,我们看见了一个硬汉,一个木讷文人,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毫无保留的温柔。

不好开口的话,可以以字代言,悄悄在纸张里,写下一撇一捺的温柔。

纸短,情长

纸短,情长

 

生活在现代的我们,很少能体验到写信、拆信的那种期待与惊喜。

萘萘是失眠岛的岛主,她分享了第一次写信给喜欢的人的故事。

大冬天的,她站在哈尔滨中央大街街边的邮筒旁,嘴巴呼着一团又一团白汽,给冻得发红的双手取暖,附身在店门口的木桌上写明信片。

纸短,情长

还以为,她要写那些花呀月呀的情诗,想不到是一句平常到微信就能发出的话:L君,哈尔滨真的好冷,有机会的话一起吃火锅吧。

但是她说:“在冰天雪地的哈尔滨寄信,寄出的好像不是简单的字句,而是在零下十几度的空气里捕捉到的一朵雪花。”

一张明信片,载着写信人的心意,风尘仆仆来到喜欢的人手里,那一朵雪花会在对方的掌心化作一池春水吧。

纸短,情长

原来写信是这么一回事,只是慢慢写下几个字,慢慢贴上邮票,慢慢等心上人拆信的惊喜,就有了《从前慢》里的感觉。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而爱,也让日子变慢。

慢到深深的情话只能浅浅地说,

慢到长长的路只能慢慢地走过。

纸短,情长

点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