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面

夏至,面

物道君语:

我吃过南方的阳春面、干汤面、肉丝面、三鲜面、过桥面、麻油凉拌面……也尝过北方的打卤面、炸酱面......天南海北,回过头来,却从未忘记过这样一碗美味的面。而它的调料,只需一把盐而已。

夏至日,吃凉面的时节。

中午日照,母亲额头冒着微汗,炉火前她娴熟地将一把细面丢入锅中,沸水瞬间将其激活,母亲一边用长箸搅拌,一边耐心等待,3分钟,起锅,入凉水,沥干,一把盐,一小勺酱油,一两滴芝麻香油,快速拌匀,一刻都不能等,得立马吃,面细如粉,入口爽滑,带着一丝余温,有淡淡咸香。

夏至,面

儿时吃这面,只觉平淡乏味,只盼“一天短一线”,长大后逃离故土。

夏至,面

吃过重庆二两小面

长大去到重庆上大学,最常吃的就是小面。

那是一座建在高山大河中的城市,比故乡刺激得多。即便是一碗二两小面,也得加入葱、姜、蒜、辣椒、花椒油、香菜、花生、芝麻酱等十多种佐料搭配。清晨蹲在路边吃上一碗,就算是山城的好汉,也被辣得面红耳赤、大汗淋漓。

夏至,面

夏至,面

和这些相比,更让人拍案惊奇的是点面过程,在“老板,二两小面”的呼声过后,其剩下的指令,听上去像江湖暗语:“提黄”,口感要硬点儿;“干馏”,少点汤头;“多青”,多加青菜......若此时你胆敢喊上一声“免红”,就会暴露你外乡人的行踪。

夏至,面

夏至,面

对于每一个山城人来说,小面和生活都要“麻辣鲜香”;可对于异乡人的我来说,夜里偷偷起身,总觉胃里火辣辣的,不踏实。

夏至,面

尝过北漂的炸酱面

吃了四年的麻辣鲜香,我一路北上。

夏至,面

北京的夜,记忆最初是惊雷般的声响,十米开外,传来一声“上面咯!”的喊声。北方人实在,一碗面瓷实,菜码齐全,炸酱地道,肉丁的口感肥瘦适中,面条分“过水”和“锅挑儿”两种,可南方人的胃矫情,一碗炸酱面下肚,撑得慌。

夏至,面

夏至,面

年轻时不知为何逃离故土,就像今日北京街头,依然常常可以看到怀揣梦想的年轻人,他们一头利索的短发,抱着一把旧吉他,脚边放着吃了一半的炸酱面,人群中按下手机视频录制开关,永不低头地唱道: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夏至,面

夏至,面

至味永远在故乡

直到有一天,我逃到一个叫天涯海角的地方。忽然没有来由,特别特别想吃家乡的面。托家里人寄来,学着妈妈的模样,围炉等待。

夏至,面

盛夏里,吃着手中的那碗似曾相识的凉面,它好似一条故乡流淌着的河,随着嘴唇的吮吸而缓缓起伏,让你的口腔中一寸一寸的味蕾不断得到唤醒,然后,“盐巴”的乡愁,开始一节一节地往你身上缠。

夏至,面

那一刻,我在想,就算看过山海流岚,见过城市花火,尝过他乡之味,故乡依然是心头的一颗朱砂痣,它没法逃离,甚至不知何时,已成为人生至味。

明日夏至,好在我有故乡寄来的油面,在它的热气中所浮现的清晨与暮晚,都如同发光星体般,闪现在我略显平淡的人生海面上。

夏至,面

文字由物道原创。封面图片来源于管家的日子官微,部分图片来源网络,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点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