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最沉重的负担不是工作,而是无聊

生活最沉重的负担不是工作,而是无聊

你若不抽出时间,来创造自己想要的生活,

那么你最终将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时间,

来应付自己不想要的生活。

通常,人们把这样的生活,称之为无聊。

国庆期间,给刚考上大学,
在哈尔滨读书的表妹打了个电话:
“放假没出去玩么?”
“就宅在宿舍了,来旅游的人太多了。”
“反正大学空闲时间多,没必要挤着看人头。”
说到这,表妹突然激动了起来:
“就是空闲时间太多了,好无聊啊。”
这句无聊,也一下子击中我记忆的阀门。
那年,当该死的高考结束时,
“自由万岁”,是我走出考场的的第一句话。
眼看着,有大把的时间供我挥霍。
可这种想法,甚至没坚持到暑假结束。
上网开始没劲,打游戏也开始感到无聊……
拥有了处置时间的自由,
但最后发现我只是用来了无聊。
这样的场景,你是否似曾相识?
科技的飞速发展,经济的进步,
让人们有了更多处置时间的自由,
但也让人们更容易陷入无聊的境地。
《纽约客》的专栏作家Paul Tough花半年的时间随机采访了1400人,
得出了一个结论——每天,
一个人至少有三个小时处在无所事事的状态中。
于是也有了这么两种人:
有人忙里偷闲把自己过得活色生香,
也有人一边说着“我没有时间”的的谎言,
一边把自己推入无所事事,
干什么都提不起劲的无聊模式。
生活最沉重的负担不是工作,而是无聊
美国作家大卫·福斯特·华莱士在一次演讲中,
讲述过这么一个故事:
有那么两条年轻的鱼在漫无目地游动着,
他们遇见一条年长的鱼游向相反的方向。
年长的鱼向他们点头示意,说道:
“早上好啊,小伙子们,今天的水感觉怎么样?”
那两条年轻的鱼继续往前游了一段距离,
然后其中一条看着另一条突然说道:
“‘水’是什么玩意?”
这,岂不正是我们日常生活的写照。
不知不觉,我们的日子都会陷入一个死循环:
永远的两点一线、永远的同一班列车……
在这个死循环里,会否也会有那么一个时刻,
你也会概叹:生活是什么玩意?时间都去了哪儿?
你说,等我有时间了,就去运动,
等我有空了,就给自己学习充电……
可最终,时间都没有等来,
等来的只是愈发无聊。
而无聊久了,还会温水煮青蛙一般,
让我们丧失掉对生活的感知力,
从而不再有生活的热情,
不再有工作的激情。
“无聊的下一步意味着堕落。”著名作家王朔说。
于是有人为了变得更好,没有时间无聊,
也有人一边抱怨无聊,
一边在无聊的陷阱中越陷越深。
生活最沉重的负担不是工作,而是无聊
假期期间,跟一众朋友聚会。
不出所料,一个朋友面色不太好。
一聊,果然工作上正在虐心——
被下放到了一个很差的部门。
不是我未卜先知,
只因为我曾帮他看过他的工作总结——
工作成绩是流水账,来年打算是放嘴炮。
犹记得当时我的意见是四个字:
没有主题。
他一脸哭丧:“你说我招谁惹谁了?”
我能怎么说呢?
只是双手一摊:“这是你自找的。”
之所以他的工作成绩是流水账,
是因为他工作时间,
大部分时间是在聊Q、淘宝、逛体育论坛;
之所以他的来年打算都是打嘴炮,
是因为他的空余时间,
都被各种娱乐八卦、肥皂剧占满,
对行业趋势一无所知。
曾看到一句话:得闲暇者得天下。
然后我改编送给了朋友:得无聊者自无聊。
有聊生活不尽相同,无聊生活总是殊途同归。
于是,有人尽可能利用时间,
为自己开启各种“主题模式”,
也有人应付着无聊,
进而让自己活成了“无聊模式”。
生活最沉重的负担不是工作,而是无聊
如何把自己的无聊模式切换到主题模式?
先来看公众号作者杨熹文讲过一个日本姑娘的故事。
这个姑娘名叫萨奇,
杨熹文的文章中经常出现她的名字。
之所以一再提到萨奇,
是因为32岁的她活得比大多数20岁的姑娘甚至男孩都要热闹,跟她一比,我们都活得太无聊了。
每隔一段时间,杨熹文都能听到萨奇又完成了给自己设定的生活主题:跑马拉松,学会了冲浪,
学做蛋糕,学拳击……
你可能以为这样的萨奇一定拥有足够的空闲,
可事实上她每周工作近五十个小时,
比常人更加忙碌。
你或许以为萨奇很富有,
但她如大半的背包客一样,
拿一份普通的工资,
牺牲了喝啤酒的钱去上拳击课。
你也许以为她天生能量充足,不知疲倦,
但她之所以能够让生活如此充实有趣,
仅仅是依靠着强大的意志力,
意识到尚且年轻的日子万不可冷清地过。
看到了么,
这就是把无聊模式切换到主题模式的第一步:
没有无聊的人生,
只有无聊的人生态度,
你留给自己的时间越多,
那你无聊的时间就越少。
生活最沉重的负担不是工作,而是无聊
师姐大春子毕业时,考上了一家职业高中。
是对口专业——教语文。
也大概是毕业那年,她有了两样爱好——
跑步和学英语。
这两样爱好都无一例外都被鄙视了。
跑步,是因为她想减肥——
研究生期间的无聊时光,
把她催成了一个160斤的女汉子。
于是周围的人说:跑步有什么用,要节食。
学英语,是因为她想出国——
学的是中国古代文学,但她想去国外看一看。
于是周围的人说——你一个教语文的,
学英语有什么用。
其实,“周围的人”不正是那些无聊的真相——
总想着每一分钟,都要有每一分钟的价值体现,
假装自己很忙,
但却什么都没去干,什么也没干成。
回头一看,只能慨叹:无聊啊。
而我的师姐大春子,
当然没有理会这些无聊的劝说。
两年后,大春子在周围人的无聊鄙视中,
华丽丽地重新亭亭玉立,
同时,因为出色的英语,
顺利取得一个前往国外孔子学院交流的机会。
很喜欢梁文道在《悦己》中的一句话:
“读一些无用的书,做一些无用的事,
花一些无用的时间,
都是为了在一切已知之外,
保留一个超越自己的机会,
人生中一些很了不起的变化,
就是来自这种时刻。”
这也是把无聊模式切换到主题模式的第二步:
在自己的的空闲时间,不要什么也不做,
坚持做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也许很多年过去后,你会发现,
当年的有趣,也变成了有意义。
生活最沉重的负担不是工作,而是无聊
写简历的时候,大概都有这么一个选项:
你的爱好。
很多人看来,这是一个无聊的选项。
也曾问过一个HR朋友:你们会去看这个选项么?
他说:不重要的岗位,可能就略过,
但若是重要的岗位,这个还会进一步了解。
我很吃惊:为什么?
他倒是很意外我的吃惊:
你难道不觉得一个人真正的价值,
就是在无聊时,才能看得更清楚么?
看过一个TED演讲,演讲者提到,
观察众多成功人士,发现他们与常人最不同的,
是他们的时间表——
他们最值钱的时间,是在工作之外的时间。
他们并不会挤出时间去过想过的生活,
他们会先抽出工作之外时间,创造想要的生活,
从而不再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应付那些不想要的无聊生活。
这也是我想说的把无聊模式切换到主题模式的第三步:别让自己在无聊中继续堕落,
你需要勇气给自己的生活创造一个新的选择。
生活最沉重的负担不是工作,而是无聊
这个新的选择,
不妨是在业余时间去学习一门外语——英语。
“一个人的行走范围,就是他的世界。”北岛说。
而一个人语言的边界,
也是他思维的边界。
作为一门全球性语言,
就生活来说,
去国外旅行,会英语可以无障碍地与人交流沟通,
更方便体察当地风土人情;
就工作来说,
英语则意味多学了一样本事,
自然会有更多的机会,也更容易升职加薪。
利用空闲时间学习英语,
就是在对着自己的头脑和心灵招兵买马,
把一个人活成一支队伍,
在你自己的疆界开疆扩土。
这个疆界里,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
没有无聊,只有不气馁,
有召唤,爱自由。
把一个人活成一支队伍,

原创文章,作者:霜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5seo.com/the-heaviest-burden-in-life-is-not-work-but-boredom.html

发表评论

手贱删了一些内容,暂时先这样,白天上班忙,晚上才有空弄一弄。哪里有bug发邮件([email protected])怼,一不小心就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