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改革红十字?

最近网上流行骂红会,看到新闻之后,政事堂也在朋友圈转载了多篇文章,并狠狠的臭骂了一顿。

但是骂完之后,也开始了一些反思。

首先,在中国,是有着“中国无限责任公司”这个坚定信仰的,无论是把钱存国有银行还是买政府发行的城投债,哪怕是买P2P被骗了,大家的第一反应还是找政府来赔。

同样,对于一直以官方身份出现的红会来说,老百姓心目中是官员而不是公益组织成员,再加上救灾自古以来都是朝廷的责任,因此百姓眼中是揉不得沙子的,负责人就应该像海瑞那样两袖清风。

尤其是建国以来,为人民服务的种子被种得太深了,人民很难接受人民公仆在服务人民的时候,大谈为人民币服务,尤其是在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时。

可西方就不一样了,红十字除了人道主义之外,本身也是一种生意,过程中也要有大量的消耗,因此自然要抽取费用以支付志愿者们的开支。

而在中国呢,无论是火灾还是水患,一声令下,从吃着财政饭的到解放军再到各类村民组织,直接就自备干粮上战场了,很多时候面对危险连命都不顾及,还谈什么钱呢?

大家在救灾的过程中,能给口热饭就成了。

而红会的运行逻辑,是遇到危机的时候,通过花钱的市场化行为来救灾。

志愿军和雇佣军哪个更能打,哪个更有牺牲精神?

相信六十多年前的朝鲜战场已经有了答案。

其次,由于文化的不同,西方红会的资金来源也与我们不一样。

就像西方传来的保险,最大的作用是给有钱人避税,跟保险机制类似的红会,西方红会主要靠一些金主们来捐赠。

金主们通过捐赠,既完成了避税,又赚取了名声,还与各NGO建起立密切的联系。

但是在中国不一样,自古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从汶川到这次疫情,都是无数默默无名的同胞们背后支持,他们不求名不求利更不求官,只是看到同胞的苦难,想要贡献一点自己有限的力量。

这些天,政事堂是看着身边的朋友们一个个花着自己的钱的在西方扫货,通过各种方式甚至是人肉往回抗把救助的资源往国内带。

这是西方人很难理解的。

西方的金主爸爸的捐赠,是把原本要交给政府的税金转而交给NGO们,自然不会觉得心疼,而且,NGO也会按照惯例,在力所能及的方面给予金主爸爸们相应的支持。

按照西方的逻辑,收到口罩啥的,优先给自己的金主,没啥错的。

但是中国的老百姓们,所有的援助都是从自己钱包里掏出真金白银,每一分钱都是自己紧衣缩食剩下来的。

因此,就像哪怕是生意已经全球化的曹德旺,这位中国的大老板很做慈善的时候也很难接受被红会抽成,因为他捐的都是无数工人们一分分赚来的血汗钱。

他们捐钱不是商业化行为,而是因为骨子里面流淌着中华民族的一腔热血。

所以呢,红会的矛盾,在于其是西方舶来的产物,其上层建筑完全是附属于西方的经济基础,到了中国之后,不仅水土不服,甚至还有点格格不入。

而且,可以预见的是,随着互联网信息的越来越透明,这种冲突会越来越明显,按照西方逻辑建立的红会,很难在中国的这一片土壤上生存。

回想红会的口碑下滑,本就是伴随着中国的移动互联网化浪潮,所以可以预见的是,未来中国的红会也将被迫被互联网进行一次革命,变成有中国特色。

而接下来的问题,最终会是谁来改革红会呢?

原创文章,作者:霜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5seo.com/who-will-reform-the-red-cross.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