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物道君语:

《徒手攀岩》获奥斯卡奖了,
这是一部只要走错一步,
男主角就会死的纪录片。
面对镜头里那张对生命充满热忱的脸,
我们总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为了什么?
为什么要在悬崖峭壁上攀爬?
为什么要冒着死亡的风险?
面对疑问,纪录片男主角Alex说道:
我或许不能回答这个问题为什么?
因为它这无法用言语表达,
但我可以向你展示它是怎么发生的。
Alex全名:亚历克斯·霍诺尔德(Alex Honnold)
这个世界上,
应该没哪项运动比徒手攀岩危险了。
要面对近乎垂直的岩壁,
没有工具辅助,没有绳索保护,
只凭借人类的身体和精神,
攀爬上千米。
想像一下,
你站在200层楼高的窗外。
没有任何保护,
一点点往上爬。
一个微小的失误,
一块落石,一阵风、甚至一只小虫子,
都可能让你失衡,
跌落,就是死亡。

这就是徒手攀岩,也是Alex正在做的事。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第一个征服大山的男人 
酋长岩是块900多米高的花岗岩,
峭壁光滑、垂直地面,裂缝直通天际。
光滑的岩壁和极窄的岩缝,
是徒手攀爬唯二的着力点。
它是几代登山者的梦想,
但没人徒手征服过它。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我第一次在国家公园里见到它时,
想到徒手攀爬就感觉太吓人了。
但我心里想:“我绝对要爬它。”
之后每一年都想。
我要当第一个征服它的人。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2009年开始,我为徒手攀登做准备,
我进行了许多次有保护的攀登练习
“巨砾坡难点”是全程最难的一段,
那有两块间隔很远的岩壁
有次练习,我想双手同时放开跳过去。
双手放开是瞬间的事,
跌落也是瞬间的事。
我,没抓住对面的石头,
身子一沉,快速下坠。
练习失败了!绳索拉住了我。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在绳索保护下,
有些失败,可以重来。
我继续进行指力训练,写技术日记,
不断总结试验路线的合理性,
因为我知道,徒手后,失败将不能再重来。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要么登顶,要么死亡 

2017年6月3日,
一个周六的清晨。
晨风有点刺骨。
月在岩壁上映出诡秘的光芒。
我开始了真正的徒手攀登酋长岩,
我只带了一个粉袋,一双鞋,
没了练习时保护的绳索
这意味着,不允许有失误
要么登顶,要么死亡。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出发前,我想象着每段路线的动作,
想着:我要如何沿着每个落点,爬到岩壁尽头。
徒手攀岩最难的地方,
其实是开始前无数次的练习和准备,
一旦开始爬,就是让身体执行了。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因为大量的训练,开头几段都很顺利,
耳边有微风吹过,我感觉自己踏入了空中,
整个宇宙缩小为我自己和这块岩壁。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直到再次爬到了“巨砾坡难点”这段,
这个曾经失败过的难点。
2500英尺高的风不停地呼啸,
身下一片虚空。
我没有2500英尺的概念
只有眼前的岩壁
和小心翼翼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这次我做了个“空手道侧踢”的姿势,
这像是高难度的杂技表演。
我抓一把防滑粉,
先伸一只脚探过去对面岩壁,
左手扣住对面一个点,
然后将身体拉过去,
很慢,很小心,
我站稳了,我成功了。
在那么高的地方,
没有嘈杂的声音,
只有平和与安静。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后面几段我已经很熟悉了
顺利登顶后,我给女朋友桑妮打电话
她在那头泣不成声
我跟她说:
“我从没笑得这么开心,但又有点想哭。”
我终于成为第一个徒手攀登酋长岩的人,
这块孤寂万年的巨石因此有了生命,
伫立在人间,等待更多人去挑战。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每个人都会死,我想快一点
徒手攀登渐渐为人所知,
我也因此声名鹊起,
媒体采访多了起来。
有记者问我:“能不能可以在一段时间内不攀岩?”
“当然。”我答道。
“我是说比如……一个月不攀岩?”
我脱口而出,“不行!我以为你是说三天呢。”
在我眼中,没有什么事比攀岩有趣。
我喜欢攀岩,从10岁开始,
那时,父亲常开车带我的攀岩馆,给我打保护。
第一眼见到令人眼花缭乱的室内岩壁,
我就爱上了“它 ”。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父亲话很少,我们车上会几个小时不交谈,
但是他一直当我的保护者,
这是他表达爱的方式。
19岁那年,父亲心脏病突发猝死,
死亡的接近,让我突然意识要“活在当下”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每个人都会在某一天死去,
徒手攀岩,只不过让那一天来的更快而已。
正因如此,我意识到“时间”的存在。
攀岩,有了时间,
才有了极致的美感。
它危险,跌落只是瞬间,
它紧迫,登顶须争分秒。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生命只有一次,要活就活到极致。
于是我辍学了,买了辆改装房车,
游走在各个岩场之间,
真正开始了职业攀岩生涯。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死不可怕,失去才可怕 
我知道,网络上经常有人问:
“亚力克斯死了没有?”
但攀岩最可怕的地方,
其实不是死去,是失去。
我记得崖顶最冷的时候,
不是暴风雪来临时,
而是失去家人支持后。
独自攀爬的时刻,
那一刻,我离死神只有四秒的距离。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父亲去世后,我决定爬一座小山,
我已经攀爬它许多次了。
那天刮着风雪,脚下的地面很糟糕,
跋涉很辛苦,在快把雪沟走完时,
我对自己说:情况太糟糕了。
我转身想下去,就在此时,我滑坠了。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我从山上滑下去,快速下坠,
下坠了至少几百英尺。
在那短短四秒钟里,我想:我要摔死了!
之后,就是昏迷,昏迷.....
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着在岩石上,
一只手断了,有条腿严重摔伤,
我的脸上被刺穿了,牙也磕没了,
手指都撕裂了。
那是我离死神最近的一次。
攀岩,从谷底到峰顶,
大多数时候都是孤军奋战。
但更多时候,有了家人的支持,
生命的起点到终点才会更完整。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有人还总问我:“为什么你这么热爱攀岩?”
我总是回答:
“因为山在那里,它们在召唤。”
在这个时代,很多人活着好像都只有一个标准:
“一件事要有用,要和大众做的一样,才值得去做。”
可其实还有另一种标准,
生命只有一次,找到热爱的事,活到极致。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他放弃高学历,跑到野外爬石头,几次差点死去:有了热爱,连死神都怕
因为当人生有了热爱,
眼中会有一片璀璨星辰,
光芒闪烁中,才看见生命的真谛。

点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