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对你的真实影响

我承认这次疫情的真实和危险,也知道我们都应该从自己做起,做好防护。我们家里已经初一初二都不聚会了。

从疫情发生到升级,身边的人都在及时看新闻,积极转发通知,说服长辈取消聚会等等。虽然事发突然,但人们感到紧张的过程却有条不紊,秩序井然。一切看起来都那么正确。但我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现在我发现这个不对劲来自于网络。〔我完全承认互联网对防控疫情的积极作用,我在这里关注的是它的另一面〕

到现在为止,从给一般人的影响来看,这次疫情与非典相比有什么不同?人传人,致死,隔离,得戴口罩这些都一模一样,但我们在印象里却觉得它比非典还严重。

原因就在于互联网。疫情拉开了一场全网狂欢的序幕,包括但不限于:人人自危 团结一致 说服他人 塑造英雄 举报腐败 围追武汉人。

一条信息被一遍遍地重复,被不同人在不同时间地点重复,真相的重复并不能带来更多的真相,只能带来情绪的升级。

在互联网时代,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接受他人传递的信息,并且将自己代入到或他人或想象共同体的立场当中。那个在我们脑海中的来自于“别人”的声音正在越来越大,它一直在喋喋不休地告诉我们各种东西,告诉我们应该怎么想怎么做。

那些离开武汉的人正在成为“他们”,互联网中的各个主体正在组成“我们”。

这几天我在网上看到了太多这样的话:

“你是个湖北人,我真为你的遭遇感到遗憾,但是你还是不要跑了,你最好还是把自己当做病人隔离起来,我爱你,加油。”

这话背后的真实含义是,我爱的其实是被隔离起来的你,如果你不想当一个可爱的人,对不起,nmsl。

我想问问:说实话,如果你是武汉人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想跑吗?真正阻止你跑的是你这些所谓的良知吗?一个武汉人看到这些铺天盖地的言论,一想到如果我离开这里,变成“他们”,就要面对这种声讨和围追,他不会心寒吗?还是说他已经沐浴在大家的爱中无法自拔了?

在互联网时代成长起来的一代们各个标榜理性对待、自由思考、理解他人等等,我本以为网络暴力跟这些元素是相反的,现在我明白了这根本就是一体两面相铺相成的。

互联网通过赋予个体自由再建立想象共同体的方法让一切都显得那样正确,那样必不可少,事情来临时我们顾不上停下,事情结束后我们便很快将其遗忘以便投入到下一轮狂欢中。内容可以被质疑,形式本身才是那个不变的东西。如果说以往的一般事件还有个“两军对垒”的过程,那瘟疫这类事件则完全就是单方面围剿,自我代入实在太过容易。

作为普通人,我们应该分清什么是自己该做的什么是别人让我们做的,认清立场。疫情来临时,自己做到不聚会、戴口罩、少出门等这些自己该做的就完全足够了。

老实说,就算这次比非典更严重,普通人除了这些还能做什么?从淡定地宅变成焦虑地宅,下载瘟疫公司,在网络狂欢当中获得参与的充实感?

而自我代入为传播真理的使者,以爱为名围追武汉人等则是来源于互联网中的他人让我们做的,这些事最好不要做。在你说出来让别人怎么做之前,最好想想如果你是那个人你会怎么办。

保持沉默便是最好的应对。

原创文章,作者:霜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5seo.com/xin-xing-guan-zhuang-bing-du-dui-ni-di-zhen-shi-ying-xiang.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条)

  • 霜天
    霜天 2020年1月26日 下午7:51

    仅仅是个人观点,不代表真实有效
    预计影响如下:
    1、对于学生:全国延迟开课(事情不完,估计不会让你来。)
    2、对于公司:全国延迟上班(事情不完,估计不会让你来。)
    3、各省各市陆续封城。
    4、各种物质持续支援武汉。
    5、事情过完后,鸡鸭鱼肉还会有一波涨价,武汉的所有鸡鸭鱼肉,估计都要涨价。(全部捕杀干净,另可错杀,不可放过。)

    所有娱乐活动、一律取消,例如:聚会、结婚、园区、电影院等等

    生活简单:吃、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