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八十岁,给自己造一个江南味儿的园子

在八十岁,给自己造一个江南味儿的园子

物道君语:

在台湾,有一座春余园子。园子的主人在自己八十岁时,丢掉了自己在台北鼎盛的餐馆生意,跑到台湾远郊为自己造了这个园子。他花了许多年,才懂得适时地为自己的人生留白。

而我们,又需要花多久呢?

在台湾一个远郊的山坳里,有一座清净的园子——春余园子。这里青山环绕,好水作伴,是许多人心心念念的世外桃源。

主人唐白余出生在江苏,2岁跟祖父来到台湾,他是由祖父一手带大的,感情很深。所以给园子取名时,便用了祖父名字里的“春”字,而“余”字来自他自己的名字。

造这座园子前,主人唐白余其实已经是台北口碑极好的“丰华小馆”的主人。别人艳羡他的生意好得不得了,他却觉得“日日爆满”的热闹让他有些害怕。他说生活不该被填满,后来,他就跑去远郊造了这座春余园子。

在八十岁,给自己造一个江南味儿的园子

在八十岁,给自己造一个江南味儿的园子

在八十岁,给自己造一个江南味儿的园子

抬头便是湖光山色

初进春余园子的门,古朴的灯笼和精致的插花便将人轻易地带入了一股无限静谧的气氛中。移步到室内的人,更是被空旷的空间所震撼住。

屋里没有挂一幅字画,怕字画扰乱视线;窗子被开到最大,让窗外的青山、云雾变成屋里最美的风景。

“我不想在室内放太多东西,自然已经很美,人们只要向外看就好。”

在八十岁,给自己造一个江南味儿的园子

在八十岁,给自己造一个江南味儿的园子

在八十岁,给自己造一个江南味儿的园子

虽然空间极为宽敞,但每个小空间,唐白余都会用心制造不一样的氛围。譬如茶室,唐白余就会简单地放置一颗枯树,当茶室内的檀香缓缓散开时,人们便可以在树影下安静地喝一杯茶。而旁边吃饭的地方,则被唐白余用简单的线条和茶室做了间隔。

一浓一淡,一闹一静,不同空间都独立地存在着。当唐白余在空间里行走时,便有了江南园林“一步一景,斗转星移”的美好错觉。

在八十岁,给自己造一个江南味儿的园子

在八十岁,给自己造一个江南味儿的园子

在八十岁,给自己造一个江南味儿的园子

素素静静的园子

最初园子还是一片荒芜的平地时,他就从地底下挖出了许多巨石,建筑工人正头疼怎么把这些大家伙运出去,他却将这些巨石留下来放在园子的各个角落。“初看石头很碍眼,园子建成后,石头反而成了点睛之笔。”

在八十岁,给自己造一个江南味儿的园子

在八十岁,给自己造一个江南味儿的园子

在八十岁,给自己造一个江南味儿的园子

在春余园子里行走,会发现植物被他布置得松松垮垮,小路总是隐没在草间。听唐白余说,春余园子里的植物大多是他在附近农舍买来并亲自种下的,不是什么名贵品种。“我的园子只要自自然然、素素净净的就好。我要大家从一进门的小路开始就能放下自己,而不是走路都要小心谨慎,生怕碰坏了什么。”

在八十岁,给自己造一个江南味儿的园子

在八十岁,给自己造一个江南味儿的园子

人生总需要留白

春余的“余”字表面取自自己的名字,但在唐白余心里,这更是一种要“留白与舍弃”的意味。

现在的他,选择了在80岁的年纪,丢下热闹的生意,跑到郊外为自己造了一座园。没有什么客人的时候,唐白余最喜欢坐在园子里的一块巨石上,沉浸在一片纯粹的湖光山色中。过去的16年间,他一直为生活疲于奔命,而唯有此刻,他才有了享受人生的感觉。

“一路走来,我的人生已经过了大半。我渐渐知道很多东西是可以舍弃的,而留下来的,应该就是最重要的那个。”唐白余说道

“春余园子,就是我给自己的留白。”

在八十岁,给自己造一个江南味儿的园子

文字由物道原创,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点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