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看ICO,以及现在该不该进入

前记:本文发表于8月18日,当时政府相关机构尚未对ICO的性质做出明确界定,也未出手整治。据财新网报道,9月2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向各省市金融办(局),发布了《关于对代币发行融资开展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整治办函【2017】99号,其中明确,ICO(Initial Coin Offering,首次公开代币)本质上属于未经批准的非法公开融资,涉嫌非法集资、非法发行证券、非法发售代币募集,以及涉及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严重扰乱了经济金融秩序。

99号文的主要内容有三点:全面摸排、一律叫停ICO新发行的项目、对已完成的ICO项目要进行逐案研判,针对大众发行的要清退,打击违法违规行为。

有人问我,怎么看最近的代币热?怎么看ICO?怎么看李笑来?实话实说,看不懂。

这世上有很多风口,也有很多井口,有很多机会,也有很多误会。倒霉的是,你赶上的通常是后边那个。

十来年前,有一款很火的3D游戏叫《第二人生》(Second Life),让人自由地利用3D建模工具从零开始建造一个虚拟的世界,以及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化身,没有游戏规则,没有输赢设定,甚至没有结局或者目标。你可以通过自己的化身在这个世界里与其他化身交往,可以交易任何虚拟物品和服务,从房地产、广告位,到一枝虚的拟数字化花朵,就像在现实世界一样。

我曾经问阿北怎么看《第二人生》这样的虚拟人生游戏,他说这个东西很有意思,说不定它真的改变了我们看世界的方式。2010年底,豆瓣上线了一个实验性的虚拟社区——阿尔法城。阿尔法城的居民们自己推选街巷的名称,在街上开设店铺。在迭代了几个版本之后,豆瓣于2015年关闭了阿尔法城。

早在2005年,另外一个叫许晖的哥们儿,带着打造中国自己的《第二人生》的心愿,开发了一款名叫HiPiHi的3D虚拟世界游戏(听说过HiPiHi的请举手)。我在不同的场合多次表示过对这件事的不看好,一款不打怪、不升级、没有PK、没有输赢的游戏,根本就不适合中国玩家,有这技术认真做款赚钱的端游多好。但许晖洋溢着永不疲倦的激情,认真地劝我相信,这真的是一场世界观的革命,它不仅仅是一个3D环境,它更是一个复杂的社会系统,包括财产政策、金融政策等。

那几年《第二人生》类的游戏真的很火,不同的团队做了不下几十款,其中有不少都是做传统端游的公司,这让这个领域一时间真的有点风口的模样了。

如今,美国的《第二人生》还在运营着,中国的各种虚拟世界早就没了踪影。2012年,许晖的HiPiHi烧光了融资,最终难以为继,关闭了服务器。

我不是要拿《第二人生》来类比ICO,我想说的是,大多数的火,都是虚火。如果你是一个像我一样的凡夫俗子,没什么特异功能,远远地观赏就好,冲进去无异于自杀。陈小春有一首歌就是唱给咱们这种人的:

我没那种命呀 轮也不会轮到我

2005年,Donews搞了个5G白话,邀请一些创业公司和行业领袖,每周五晚上在Donews办公室进行一次小规模的交流。这活动搞得挺有声色的,前面提到的阿北和许晖都参加过。

从2006年底2007年初开始,每个人都开始讨论大牛市,对行业交流越来心不在焉。每周五晚上的5G白话,逐渐变成了股市研讨会和荐股会。我实在不懂这个,也插不上嘴,只好逐渐淡出了这样的专业讨论。后来发现,我因此很遗憾地错过了亲自见证6000多点世界屋脊的历史机会。

1929年股市大崩盘前夕,约翰·肯尼迪他爸约瑟夫·肯尼迪清空了所有股票,他教导他儿子说:如果擦皮鞋的男孩都在讨论股票,崩盘就不远了。

回到2007年,很可能我确实面对着一次史无前例的大牛市,但因为我不懂股市,所以如果我纵身跳进去,十有八九我不会是那个在牛市中赚到钱的,而是被挂在世界屋脊上高处不胜寒的那个。是的,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至少比最傻的人要聪明那么一点,不会成为最后那个接盘侠,只有我,坚信我就是那个最傻的,只要玩这个游戏,就将责无旁贷地成为接盘侠。你不懂,不专业,你就是最傻的。

我不懂区块链,不懂代币,不懂ICO,那我只能用最简单的方式做判断。一件专业的事,如果去掉了对专业性的要求,让人人都可参与,人人都能受益,那么这件事一定会变成赌博。

但是,你是劝不住赌徒的,赌性也是人性。真想赌,买几手彩票试试运气,挺好。

点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