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过不重要,爱对才重要。

潇然坐在我面前,可乐里的一支吸管已经咬得扁平。恰逢我们都没加班,才终于赶上了一起吃个正常时间的晚饭。

但我一坐下就看到了她眼影也没遮盖得了的红肿双眼,依着一贯的心照不宣只好同样什么话都不说。窗外的大太阳下,晚高峰的时段,车辆异常拥挤,每个人都在急匆匆地赶路。

她蹙眉看菜单,我只好顾左右而言他:“怎么越长大越觉得天气炎热?”只听她恹恹地回了句:“也许越长大感官越灵敏吧。”

我大约是猜到发生了什么。因为我还记得上次见面时,她溢于言表的欢喜。

她给我看他的朋友圈,脸上居然回到了少女时的羞涩。我还没来得及调侃和打趣她,便看到了照片里他无懈可击的侧脸,忍不住也为她欢喜了起来。

我知道两个人所在的公司是业务伙伴,所以他们才在洽谈会上遇见,又在之后的业务往来中频频见面。

她说:“我觉得他是一个特别好的人,像彩虹一样绚烂。”

我笑了:“为何说像彩虹一样绚烂?”

她露出一副“怎么连你也不懂我”的表情,气急败坏地提起我们都喜欢看的电影《怦然心动》,我才想起了那段话:“有些人浅薄浮夸,有些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但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如彩虹般绚烂的人。于是,一切路过的人群都黯然失色。”

一段时间未见,我没料到,如今她黯然失色的容颜也全然是因为这个人。

吃过这段食不知味的晚饭,我们去附近的公园里小坐。夏季的深夜,嘈杂的人声都退去了,她终于没能忍住眼泪,哽咽着说:“太累了,我不想再继续了。”我拥着她因为啜泣而抖动的肩膀,不知该如何致以安慰。

这不是个复杂的故事。那个像彩虹一般绚烂的他,吸引到的女孩里,当然不止有潇然一个。她一步一个脚印地向他走去,小心翼翼,满带微笑,走到近处才见他身边花团锦簇。而他的目光,左顾右盼,四处游离,从未像她看他一样专注。

她不想要那样含混不清的暧昧,又不知道该如何试探他的心意。放弃了觉得舍不得,不放弃又觉得委屈,所以只剩夜色下数行泪滴。

有句话说,当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有了软肋,也有了盔甲。可当你小心翼翼地爱着一个可能不会爱上你的人时,你失去了盔甲,处处都是软肋。

谁都有过,爱一个人爱地小心翼翼的那段时光吧。

你不知道怎样是对他好的最好的方式。话说多了怕他烦,话说少了担心他忘记你。

在表白之前,你隐藏地不露痕迹。你千方百计地制造一场又一场偶遇,偶遇的那一秒钟被无限拉长,之后捶胸顿足,像过电影的慢镜头一样回忆他额前的碎发、他侧脸的弧度、他嘴角的笑意,和他一个简短至极微不足道的招呼。

你还要瞒过朋友的猜疑和大张旗鼓的混乱。在无意中聊到这个人时,你掩饰住心慌意乱,淡漠地说一句:“我觉得他还好啊。”实际上全身的细胞都已集合完毕,呈紧急待命状态,竖着耳朵从人群里探测别人对他的评价和哪怕一分一毫的消息。

发短信前你假装无意,等回复时你无限焦虑。你精心编织笑话,为求他一抹笑意。得知他生病的消息时,你心急如焚却也只是像最普通的朋友那样对他说:“按时吃药,早日康复。”

后来,就在纠结要不要表白这一件事情上,你耗费了不知多少时间。告诉他怕连朋友都做不成,不告诉他怕眼睁睁地看着他牵起别人的手,过去空付东流。

小心翼翼地爱一个人的时光里,你是失去了自己的。因为你的悲喜全部来自于他。他的嬉笑是你的庆典,他的怒骂是你的阴天。他的举手投足、微笑叹息都成为你脑海里一帧一帧展映的胶片。

可小心翼翼爱着的这个人,或许并不是Mr.Right。因为若你在他面前,需要如此辛苦地掩饰一个真实的自己,需要处处迎合以求他欢心,这样的爱情,注定不是健康和美好的。

年少时,无论是恋爱还是单恋还是暗恋,我们选的都是恰到好处地能满足我们完美想象的那个人。

若感情是方程,那个人定是“最优解”。

但是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最合适的伴侣以及最终的归宿往往不是“最优解”而是“次优解”。

他不是最高的那个,不是最帅的那个,不是最有才华的那个,甚至不是脾气最好的那个。但他是和你最匹配的那一个,匹配才能平衡。

你看到他的时候会有那么一丝丝说不出的遗憾在里面。但,反而是那么一丝丝遗憾成就了恋爱关系中的和谐。就是因为有那么一丝丝遗憾,所以我们才不需要小心翼翼地爱,才能在爱里做自己,也才能让爱情融入细水长流的生活。

若你还在小心翼翼地爱着,不必慌张也不必犹疑。因为爱一个人的时光,总是最柔软的时光,总能让你学会温和与良善,总能让你被爱的不近人情刺伤,也能让你被爱的慈悲至极感动。

只是,我们都要走到很远很远的后来,才知道被年轻时那些任意妄为的付出耗费了多少气力,慢待了多少曼妙的春阳和铺陈的秋叶。可总是要成长,总是要痊愈,无论那是一场肺炎,还是只是一个喷嚏。

在夏夜安静的风声里,我轻拍着潇然的背脊,等着她停止哭泣。

盛夏之夜再长,我们都还是要各自回家,在一个稀里糊涂的梦里醒来之后,重新面对这个声色犬马的世界。

可我多么希望在这段成长和痊愈的过程中,你能善待自己,在一马平川之前,在游刃有余之前,在有一个声音跟你说“会好起来”之前。

即便被人群裹挟着目光空洞倦怠至极,即便遇见错的人欲罢不能不知所终,即便看向云朵和天空时内心惶惶空余辜负,仍然希望你能善待自己。

爱上一个人从不是错的事情,就算爱上错的人也不可悲,所以你要原谅自己此刻的泪水。它原不是脆弱的墓志铭,而是柔软的赞美诗。更要珍视你此时的徘徊,它若不踟蹰返顾,遑论意重而情深。

那天告别,我看着她终于擦干了眼泪,给了我一个倔强的笑脸才坐进出租车,心里有些温柔的感动,就像看到《飘》里的郝思嘉凝望着前方,说出“Tomorrow is another day”一样。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虽然你的心痛还不能那么快便痊愈,但亲爱的潇然啊,最最紧要的是,千万别因为这段无疾而终的故事而忘记了过去的自己,我一直记着呢,你在九月雨后初晴的阳光下,侧目轻笑的样子,同样和彩虹一样绚烂。

也一定有另一个绚烂的人,他看向你的目光同样专注,他在路上等着和你深情相拥。

点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