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寒有清欢

杂谈日记 2018-01-12 1,700 次浏览 0 条评论

飘雪的日子,翻到林徽因的一首诗,正应景:

冬有冬的来意,

寒冷像花,

花有花香,冬有回忆一把。

一条枯枝影,青烟色的瘦细,

在午后的窗前拖过一笔画;

寒里日光淡了,渐斜……

就是那样地

像待客人说话

我在静沉中默啜着茶。

有人说冬天过于简单,一条枯枝影,一片雪花白,寒里日光淡淡,简单得甚至有些苍白。

其实,生命的底色又何尝不是如此?褪去繁华喧嚣,越简单,越丰盈。

岁寒有清欢

岁寒有清欢

就如这冬日里,万物都回归本色:山不再繁茂,重归深沉静默;水躲在冰下,重归细水长流;人也放慢脚步,去体味生命最深处,不动声色的美丽......这些就是生命里最美的境界——清欢。

岁寒,有清欢

岁寒有清欢

岁寒有清欢

静听雪声,清欢自喜

张潮说:“春听鸟声,夏听蝉声,秋听虫声,冬听雪声,白昼听棋声,月下听箫声,山中听松声,水际听欸乃声,方不虚此生耳。”

冬天最妙的,大概就是听雪吧。

茫茫大千世界里,听雪细细地下着,可以听出天地清明的澄澈,也可听出内心的小千世界的寂静欢喜。

岁寒有清欢

岁寒有清欢

宋人朱继芳听雪,他写道:“瓦沟初瑟瑟,隐几坐虚白。良久却无声,门前深几尺。”

听雪更宜一个人,静静地,听那雪扑簌簌地下,落在瓦楞上。虚室生白,天地大美,唤起心底里最简单的欢喜。

岁寒有清欢

岁寒有清欢

晚明文人高濂说:“飞雪有声,惟在竹间最雅。山窗寒夜,时听雪洒竹林,淅沥萧萧,连翩瑟瑟,声韵悠然,逸我清听。”

雪打竹叶,有种清响,脆生生,一片玉碎的声音,尤为清雅,是山河岁月里最艳寂的刹那。

当我们舍去欲望的捆绑,安静地听内心的声音,听天地的声音,听雪落下的声音,生出最简单的欢喜,便是生命里最有滋味的“清欢”

岁寒有清欢

岁寒有清欢

听风看雪,自寻清欢

在喧阗的闹市,争斗的名利场,很难体会到人间清欢的滋味。其实,清欢无所不在,跳出名利的困囿,只要有心,定能找到清淡的欢愉

此时,我们不妨踏着雪,去寻找一场不期而遇的清欢。

张岱喜欢踏着雪去寻生命中的诗意。有一次,大雪连下了三日,天地一白,长堤一横,山水皆静,人迹俱无。

唯有张岱拥毳衣炉火,划着一叶小舟,慢悠悠摇到湖心去赏雪。

岁寒有清欢

岁寒有清欢

到了湖心亭,已有两人铺毡对坐,有小童煮酒,炉中正沸。一见张岱,两人大喜,拉住张岱同饮。虽是初次见面,亦能引为知己,妙哉!

云山苍苍,大雪茫茫,世俗的烦恼忧愁都不在此间。一壶酒,一炉火,再遇志同道合的两三人,数句言语,相顾一笑,莫逆于心,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清欢在生命里无处不在,只要我们用心细细去寻,细细去体味身边的点点滴滴,总有美好与我们不期而遇

岁寒有清欢

岁寒有清欢

围炉闲话,淡品清欢

清欢,无关物质,只关乎心灵,能够在柴米油盐的琐细生活里寻找到欢愉,便得“清欢”

寒冷的冬日里,最温暖的清欢莫过于燃上一炉火,邀上旧日好友围炉话家常,道一句:“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岁寒有清欢

宋人杜耒的冬日又别有一番趣味,他写道:“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

朔风寒夜,拥被正眠,突然故人来访。没有可口的菜肴,也没有香醇的美酒,掬一捧白雪,生火煮茶,也有滋有味。

屋外月色清冷,几株梅花悄然绽放;屋内竹炉里炭火正红,茶越冲越淡,不知不觉间竟与好友谈了一夜。

清欢之味,是品一壶清淡的茶胜过山珍海味,与一二好友清谈胜过一群人的狂欢。

岁寒有清欢

岁寒有清欢

清欢,来自我们对平静简淡生活的热爱和追求

岁寒,清欢足以暖心。听雪赏雪,煮酒烹茶,围炉闲话......生命的美好,就在这清淡的欢愉里

岁寒有清欢

岁寒有清欢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岁寒有清欢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