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未必是人好,你只是没机会放荡

这一个月发生了三件类似的事。

第一件:女孩拒绝男同学示爱,被对方从19楼扔下身亡。

女孩死亡后,很多人评价:

“你不放荡,人家怎么会找你。”

“肯定是绿茶婊,到处撩男人。”

第二件:还没等到审判嫌犯,章莹颖及家人就被网友审判了。

这两天,因为捐款时间,

留学生章莹颖又火了,很多人评价:

“你要穿得正经,人家会找上你吗?”

“章莹颖小姨在美国代购奶粉。”

“全家人想蹭美国绿卡,死了活该。”

第三件:九寨沟地震,吴京被逼捐1亿。

九寨沟地震后,吴京捐款100万。

但很多网友觉得他捐得太少了:

“赚这么多,捐这么点,太自私了。”

“还说爱国,就凭这一点就不爱国。”

在中国,吃瓜群众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当一件事情发生后,就拿起放大镜盯住当事人,寻找人家生活及行为的瑕疵,从而把对真相的追究转变为对当事人的道德审判。

在中国,几乎所有热点事件,

最后都会演变成为道德之争。

02

作为吃瓜群众的我们,

为什么这么热衷于搞道德审判呢?

我先来讲一个心理学上的“道德执照效应”。

这个效应是心理学家莫林和米勒提出的。

莫林和米勒曾经做过一个实验:

让两组学生分别接受两个命题。

第一组学生接受的命题是:大多数女人都不聪明,更适合在家看孩子,而不是出来工作。

学生立马提出抗议:“这是性别歧视。”

第二组学生接受的命题是:有些女人真的不聪明,更适合在家看孩子。

接受命题的学生态度都比较缓和。

接下来,莫林和米勒让这两组人去当招聘考官——判断应聘者是否适合某高层职位。

这几份工作所处行业一直是男性主导的,

比如建筑业和金融业。

实验结果让人大吃一惊:

刚刚强烈反对性别歧视的第一组学生,

反而更倾向于选择男性来担任这些职务。

而刚刚态度缓和的第二组学生,

对男女应聘者反而做到了公平公正。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莫林和米勒说:“那些明确反对过性别歧视的学生,便认为自己不是一个有性别歧视的人了,所以便获得了一种道德许可——做什么都不带性别歧视,于是便为所欲为的任性发挥。”

这就是著名的“道德执照效应”:

当一个人觉得自己做了好事之后,

他就会获得一种道德优越感,

仿佛取得了一种“道德许可证”:

我便可以心安理得的评价别人。

03

中国人为什么爱吃瓜?

因为吃瓜常常可以获得道德优越感。

一个人做了一点好事之后,

他就取得了“道德许可执照”——我可以心安理得的评价别人,从而获得一种道德优越感。

“我收入这么低,都捐了100元,

吴京你赚了十几亿,为什么捐这么少?

赚这么多,捐这么点,太自私了。

还说爱国,就凭这一点就不爱国。”

当我们说出这一番话后,

就获得了一种无形的道德优越感:

“我是不自私的”,“我是很爱国的”。

“我不是绿茶”,“我人品很端正”。

这种“道德执照效应”还有一个极其诡异的特征——那就是即便我没有做好事,仅仅是意淫一下,大脑也会真的认为自己做了,从而产生道德许可。

很多一分钱没捐的人,

不就是靠着意淫获得了“道德高潮”吗?

“我相信自己的道德比吴京高尚。”

“我若赚了十几亿,肯定捐1亿。”

04

作为吃瓜群众的我们,

真的就比那些当事人更高尚吗?

其实未必。

于建嵘教授讲过一件事:

一次,他去邻居家玩,

正好碰到老大爷看病回来,

一进门,老大爷就对医院破口大骂:

“检查个骨质增生就要几百块,医生都是黑心烂肝的狗东西。”

一会,于建嵘和他儿子谈到高考,

老大爷听到了,斩钉截铁地说:

“一定要考医学院,要当医生,工资一分不要都行,单拿红包和提成就几辈子吃不完。”

拾遗君为什么要讲这个例子,

我就是想说——当我们站在道德高地批判众生的时候,我们常常会忘记自己也是众生的一员。

我们痛恨贪官,又拼命报考公务员。

我们咒骂垄断,又削减脑袋往垄断行业钻。

我们讥讽不正之风,却一办事就忙着找关系。

我们愤怒,不是因为觉得不公平,

而是觉得自己处在不公平中的不利位置,

我们憎恨的不是特权,而是自己没有特权。

人都是善恶同体的兽,

我们未见得比人家高尚多少。

05

非常喜欢作家杨奇函的一段话:

“维持我们节俭的,可能是我们的贫穷。

维持我们检点的,可能是我们的丑陋。

维持我们低调的,可能是我们的平庸。

维持我们钻研的,可能是我们的笨拙。

促成我们义无反顾的,可能是我们的走投无路。

激发我们看淡一切的,可能是我们的一无所有。

我们心无旁骛,可能只是因为我们没有能力去从容。

我们刚正不阿,可能只是因为我们没有资格被诱惑。”

很多时候,我们的言行之所以合乎道德规范,

并不是因为我们的道德情操高人一等,

而是因为我们把自己的短板变成了高尚。

正如杨奇函所说:我们未必是人好,我们只是没有机会去放荡。

06

意识到“我们未必比人家更高尚”后,

我们该如何正确地当一名吃瓜群众呢?

著名哲学家罗尔斯在《正义论》中,

提出了一个重要理论——无知之幕。

无知之幕,就是当人类呈现无知状态时,看待问题时才能不附带任何偏见,才能公平公正地去对待其他人事物。

这句话,有点不好懂。

学者刘瑜举了一个例子来解释:

所谓“无知之幕”,

就是一个人对自己的社会处境暂时失明的情形。

一个站在“无知之幕”后面的人,

既可能是比尔·盖茨,也可能是非洲饥民。

如果你觉得正义就是杀光富人瓜分他的财产,

万一“无知之幕”拉开,

你发现自己是比尔·盖茨,

恐怕就会脑壳撞墙、吐血身亡。

如果你觉得正义就是Windows系统卖5000美元一套,

万一“无知之幕”拉开,

你发现自己是非洲饥民,

估计也会捶胸顿足、痛哭流涕。

当我们把自己放在“无知之幕”后面之后,

我们对正义和道德便会有完全不同的认知和了解,

从而作出更加理性的评判和制定更加合理的规则。

07

所以,当一名正确的吃瓜群众其实很简单,

当我们目睹一件事情发生后,

一定要学会“且慢下手”:

1、不要轻易妄下结论

2、不要轻易急于站队

3、不要轻易评价别人

4、不要轻易被别人的评论左右

5、不要轻易说什么感同身受

因为我们并没有对他们的经历进行还原,

我们并不知道人家经历了和正在经历着什么。

且慢下手与且慢下口之后,

我们再暂时忘掉自己的身份,

把自己放在“无知之幕”后面,

让自己成为当事人A、当事人B、当事人C,

去理解当事人的行为、处境与成长经历。

只有真正地理解与了解各种“真相”之后,

我们才有资格作出较为公正的陈述与评判。

遇到事情,拾遗君最喜欢做的,

就是躲在“无知之幕”后面热眼旁观。

并在旁观中渐渐学会了两件事。

一件是:先以衡量别人的标准检视自己。

越检视自己就越懂得闭嘴不去评判他人。

一件是:学会了一丢丢宽容,所以能容不同。

柴静在《看见》中有一句话:

“人怎么才能宽容呢?

宽容的基础是理解,你理解吗?

宽容不是道德,而是认识。

唯有深刻地认识事物,

才能对人和世界的复杂性有了解和体谅,

才有不轻易责难和赞美的思维习惯。”

站在“无知之幕”之后,我们才能真正的“有知”。

点赞

发表评论